即時文摘

問君能有幾多謀?香江春水向東流! ——台灣賴清德上台與港駐英經貿辦「情報案」(文:劉銳紹) (09:00)

時局在變乃千古規律,關鍵是怎樣變?變好還是變壞?前日,在台北的總統府裏舉行「中華民國第16任總統副總統宣誓就職典禮」。大陸官方絕口不提「總統」和「副總統」稱謂,同時批評賴清德「倚外謀獨」和「逆流而動」等危險信號。在此之前,英國爆出香港駐倫敦經貿辦事處僱員的「情報案」,中國認為英方「胡亂炒作」、「污衊香港」。

這些事件反映兩岸和中外關係不斷惡化,各方嘗試自己的方法,均難奏膚功,無助緩和局勢。忽然又有消息傳出,港府已物色新聞統籌專員的合適人選,盼有助港府施政和形象。凡此種種,都是頭緒紛繁的事,必須策略處理。這不能不令我想起李後主《虞美人》:「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撫今思昔,香港還能保持兩岸與中外的迴旋和避震角色嗎?看來難了!故化為今天標題。

(1)從稱謂和善意看實效問題

──大陸從來不承認台灣領導人(即使民選)的正統和正式地位,雖曾用「總統」稱謂,但都加上引號,如今連引號的「總統」兩字也不提。擴而觀之,建制和受北京影響的傳媒似乎也收到「打招呼」的信號,修正行文,顯示北京的姿態更趨強硬。

──當然,有些名實的堅持是需要的,但也要講處理技巧,更不要淪為虛化的名實和意氣之爭。觀乎眼前大局,大陸對台的宣傳戰、輿論戰不能不打,批評賴清德、蕭美琴也會持續,但無法改變現狀,也是事實。台灣人繼續叫他們「總統」和「副總統」,甚至對大陸的姿態產生反感,也是島內民情;因為賴蕭兩人雖只得四成選票,但畢竟是民選的。儘管台灣人也批評民進黨的施政,但卻維護民選最高領導人的現有制度。這種感情的兩面性和連帶關係,是大陸不會理解的。

──大陸批評台灣「缺乏善意」、「充滿對抗」,但表示大陸仍會釋出善意。這是大陸的角度,但從台灣角度看,大陸的善意在哪裏呢?是真的「相逢一見泯恩仇」?還是誘逼而終殺?雙方都不可能說服對方,甚或拉近距離,背後其實各有盲點和自我利益的考慮,這才是最真確的事實。

所以,善意必須實現三大元素,才能有效。其一,善意是雙向的,而且程度力求均等。這不一定顯示在對等的經濟和利益實惠之上,有時可以顯示在「抓大放小」的環節上。溫家寶說過,他大事不糊塗,但不拘泥於小節。這才不會被小節的摩擦而掩蓋了大方向。

其二,善意須持久釋放,而不是間歇或選擇性釋放;遇到矛盾時,更適宜努力管控和減少矛盾,並繼續釋放善意。有人說這不是被對方搶佔主動、乘機擺脫嗎?這就要講求有沒有諸葛亮七擒七縱孟獲的氣魄了。只要不是政策方向和致命性的錯誤,欲擒先縱,不怕走遠,堅信走遠仍可拉回,這才是對自己有信心的表現。

其三,善意不是說了就有效果,也不是做了一些事情就等於有善意,而是必須讓對方及人民真切感受到善意的存在和效用。台灣執政者(無論國民黨或民進黨)都不能讓大陸官民感到統一的善意,而大陸也不能讓台灣官民感到政治、意識形態和理念的分歧正在收窄,經濟實惠難以代替真正善意,這也是事實。

──所以事到如今,較實際的做法是兩岸均冷靜下來,台灣勿利用兩岸關係緊張而加快銜枚疾走;而大陸則在維持台灣不會也不能「獨立」之下,努力通過平衡和自身改革,改善兩岸和中美關係(這才是關鍵的現實難題)。同時,兩岸均應反思過去由交流到交惡的每一個環節。大陸一直強調和批評美國從中作梗、民進黨「台獨」危險仍在。容或這些都是現實問題,必須警惕,但大陸是否也要檢視一下自己有沒有什麼錯誤?

我與內地曾有較深入交流,問過這個問題,但對方(算是較開明的一群)也不能公開討論,因上級認為承認小錯也會破壞「一貫正確」和「絕對正確」。久而久之,諱疾忌醫之弊由此形成,良謀付東流也變成家常便飯。

(2)「情報案」為何「爆響口」?

──英國控告香港駐倫敦經貿辦行政經理袁松彪等3人涉嫌觸犯「情報罪」。圈中人普遍感到,這類指控在國際中經常發生,但一般都會根據實際情况解決,而不會「爆響口」。這次英國為何高調行事?這問題才是關鍵。

這新聞出來後,外交界自然傳聞四出,各自輿論造勢。涉案一方自然認為不能「傳謠」,但基於知己知彼,對一些傳聞也要多點了解,才能引為回應策略的思考。西方世界感到,英國可能擔心出現「孫中山被清廷拘禁事件」翻版,所以先有行動。在中國眼中,這是天方夜譚、牽強附會。可是西方世界近期還不斷引述近年的類似事件:香港銅鑼灣書店的桂民海(有瑞典籍)、民運人士王炳章等,都是在第三國失蹤,其後在大陸出現和入獄。這也許是有關方面對外界的「故意提醒」,與今次袁松彪案無關。但西方世界認為只要不斷造勢,「有人相信有關就行了」,正是同一樣的國家安全宣傳戰思維。

──駐倫敦經貿辦派人聽審,並會提供「可行協助」,但聘請律師則是當事人自理。外界一般感到,這是彈性「劃清界線」策略,像李家超表示對於袁松彪僅是一張合照的認知。但這樣也有利有弊:利者是官方進可攻退可守;但聘用單位理應盡力保護受僱者,「半冷不熱」的姿態也許會令局中人或同路人「心冷半截」,日後的忠誠度會否打折扣?不得而知。

──當然,經貿辦可以解說:香港駐外機構確有需要加強保安,外聘保安公司是常情。惟圈中人明白,解決這類事件不純粹是法律問題,而是背後的外交角力。中國會否彼此彼此,同樣揭發「英國間諜」?還有,香港駐美3個經貿辦正受美國政客挑戰,命運有待分曉。無論如何,都需要高明的處理手法。

(3)新聞專員能發揮什麼作用

──這個位置懸空7年,其實不是有沒有合適人選的問題,也不純粹是專員的能力問題,而是上級怎樣設計他們的角色、職能、權限和制度問題。一切視乎權力來源的支配、決定和接納程度。且看,過去有些新聞專員只扮演政治化妝師角色,有些則由交流變成「(反)駁鬥(爭)」角色,親和力被戰鬥力取代,非專員個人能夠決定。

──而且形勢已變,專員除了應付上級的需要,在思考上還要考慮上級的上級,自不待言。那麼他/她是否有意,或怎樣在服務(香港和市民)、服侍、服從或服膺(權力來源)之間取得平衡呢?

說來說去,我也是廢話連篇。「問君能有幾多謀」?我一點也沒有!昔日所提的都與「香江春水向東流」,皆因「理」(情理、道理和理論)敵不過「利」,只能等待高明了。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