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

從桌球明星挑戰賽 看盛事的公共政策面向(文:林緻茵) (09:00)

一連3日的香港國際桌球明星挑戰賽(桌球明星挑戰賽),由首日起已爭議不斷,被指票價昂貴、安排混亂、延遲開場等。就算是最貴的3380元門票,也有部分座位與球枱呈水平線,視線欠佳。主辦單位事後也不諱言:最好的角度是回家看電視。

據說主辦單位並沒有辦桌球賽事的經驗,過去的業務主要是推廣非主流運動。有人將這次爭議與「美斯風波」比較,指兩次活動都被宣傳為「盛事」,球迷高價購入門票後卻大失所望。

政府並無以「M品牌」加持這活動,有辦大賽經驗的中國香港桌球總會(桌總)也沒有「落水」,整件事可說是私人活動、商業行為。雖有網媒發現活動出現在政府的「Brand HK」盛事列表中,但比起兩個月前的足球友誼賽,因為「盛事列表」而購票支持「桌球明星挑戰賽」的人應該相當有限(而賽事整體入座率也只有兩三成)。正因如此,爭議未直接波及政府。活動雖不涉任何公帑的投入,政府亦未明言支持,但事件卻帶出了盛事背後的公共政策面向。

「盛事氛圍」的影響

以盛事重振香港的國際地位和旅遊業,是恢復通關以來的頭號大事之一。本年初政府宣布香港今年將舉辦逾150項盛事,可見盛事「數目」是政府宣傳重點,甚至是它的KPI(關鍵績效指標)。數目以外,政府以公帑支持盛事亦不遺餘力:M品牌活動資助加碼、由盛事基金贊助的「Chubby Hearts」和康文署贊助的「teamLab:光漣」等,背後投放的公帑也是數百萬甚至數千萬元計。

這種氛圍下,必會有更多機構渴望成為盛事「搞手」,哪怕是沒有太多相關經驗的機構,都會有這樣的雄心壯志。不過有心歸有心,機構的表現如何,卻成疑問。除質素外,在這個「盛事周期」中,一些主辦單位到底是抱着怎樣的心態和目的籌辦盛事?

桌球明星挑戰賽的安排釀成風波後,主辦單位發言人提到賽事欠M品牌和桌總支援,難免有「混亂」。該活動門票最平也要880元,最高要3380元,主辦方明言是參考「美斯價」(值得一提的是,兩年前的香港世界桌球大師賽門票只需100元到580元,同樣有奧蘇利雲登場)。這些回應,或多或少反映了主辦方對政府政策的理解:現在有人主動「搭台」,而香港需要更多盛事,政府應冠名贊助。

商業活動安排不周  影響形象

雖然某些盛事屬私人活動,但並不代表這些活動能夠舉辦的條件及其影響,與整個社會無關。國際知名的運動員或明星是否願意來港,出場費固然重要,惟香港本身的聲譽、成功經驗和觀眾質素,也是其吸引力來源。正因兩年前桌總舉辦的香港世界桌球大師賽取得空前成功,打破桌球史上最高入場人數的世界紀錄,香港如要再次舉辦大型桌球盛事,吸引海外和本地觀眾入場、邀請球星的難度必然大減。

同樣道理,雖說這次風波的矛頭不是指向政府,但盛事被指安排混亂,必會影響香港的國際形象。貨不對辦的情况再次發生,市民以後是否仍有信心購買高價門票支持盛事?假如再有同類事件出現,香港舉辦盛事的能力亦難免會受質疑。

體育盛事與體育發展的關係

盛事帶出的另一公共議題,就是體育盛事與本地體育發展的聯繫。記得兩個月前美斯臨時缺陣,那一星期的社交媒體都被這單新聞「洗版」。筆者身邊就有球迷坦言:作為一個球迷,與其花精神「食花生」,倒不如關心港隊在省港盃的表現,因為那是實力相若,而港隊又真正有機會捧的盃。

筆者帶出這一點,並非因為看不到盛事的好處(事實上,盛事也有助培養觀眾群),而是希望指出:在邀請國際體育巨星到港表演時,關心本地體壇的市民,也希望看到香港年輕運動員能夠同場獻技。正如筆者在上兩次專欄所及,發展深度旅遊與本地文化保育,必有正面關係,前提是政府政策不純粹是為了吸引旅客來「打卡」,而是有心長期經營,讓文化資源累積。唯有這樣,為吸引外來人而發起的一連串活動和措施,才不會與社會發展割裂。

提及過去成功的盛事時,局長提到香港世界桌球大師賽;而在兩年前大師賽盛况的背後,香港桌球代表隊正面對一個難題:2022年政府修訂A級精英運動資格,運動項目需在2010至2030年內,曾參加或有機會參加3屆亞運或奧運,才可能入選A級項目,否則會降至B級;降級後,運動員將失去五至六成的訓練補助。桌球自2014年起連續3屆未納入亞運項目,消息亦指2026年名古屋亞運也不設桌球。即使桌球將於2030年重返多哈亞運,在現行制度下,項目還是可能被降至B級。桌球在香港有特殊地位,人才輩出,無緣參加亞運實乃非戰之罪,應酌情處理。

為推動桌球發展,政府去年建議修例放寬青少年進入桌球館的限制,讓他們能夠從小就得到訓練機會。這些努力是值得肯定的,惟精英運動資格框架,卻對體育項目發展產生決定性的影響。本地桌球運動員如因喪失大筆資助而無法長遠發展,那即使政府未來肯投放資源舉辦桌球盛事,也無法彌補資助斷層所導致的損失。體育盛事要辦得成功,並非只靠大灑金錢,亦視乎這地方對該項目是否抱有熱情。觀眾和運動員要有熱情,才能創造真正的盛事氛圍。

盛事綜合症

盛事的規劃及其影響,向來都是公共政策研究與城市研究的題材。學術上有「盛事綜合症」(Mega events syndrome)一詞,指的是大型盛事(如奧運會、世博、世界盃等)不會只有好的一面。盛事除了對主辦國或主辦城市的日常生活、物價產生影響,對於該地的公共財政、城市基建、大型場地使用率等,更會帶來延後的效應。

香港的盛事規模,當然不是奧運級數,籌劃過程也不涉重要基建,但我們同樣可借鑑「盛事綜合症」反映的問題:太過強調盛事的效益、低估當中涉及的成本,同時又高估受益的人數等,都是一些地方過度追捧盛事時容易出現的盲點。香港能否靠盛事走下去、如何確保盛事有質素而非盲目追求利潤、如何令盛事真正帶動本地文化和體育發展、把大量活動都冠以「盛事」之名又會否導致失焦等,都是由桌球明星挑戰賽風波所帶出,而又值得檢視的公共政策議題。

作者是公共政策顧問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