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

中東新秩序的開始(文:Emil Avdaliani) (09:00)

中東正陷入混亂——那仍然是一個受控的混亂(a managed chaos),但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可能會失控。在一年多之前,此地區還被認為是一個不再關鍵的地理區域,那裏的地緣政治麻煩似已平息,而作為傳統大國的美國也將目光投向別處;不過,現在中東又回到全球地緣政治的前沿了。

重返強權議程上

現時於中東發生的許多事情,都被誇大了。整個地區在經濟上並不舉足輕重,也沒有能夠公開挑戰大國的強權。這區域仍然被遠方的俄羅斯、中國、印度和美國夾在中間,令中東變得脆弱和高度不穩定。

然而,在加沙的戰爭、逐漸顯露的紅海危機、以色列對黎巴嫩真主黨及身處敘利亞之伊朗軍官的攻擊,以至伊朗對中東各處的不同什葉派和遜尼派行為體(actors)的積極支持,使中東成為全球地緣政治變化的焦點。在此之上,還有伊朗與巴基斯坦的近期緊張關係,導致兩國互炸對方領土。

因此,中東重返主要強權的議程中。更準確地說,俄國、中國甚至印度都沒有停止過將該地區視為關鍵區域,惟美國的想法則有所改變——於過去幾年,它似乎將注意力轉向在烏克蘭的戰爭,以及在印太地區跟中國開展更激烈競爭。

美不能承受影響力下降

中東最近發生的事件顯示,華府不能承受其在該地區影響力的下降。事實上,美國現時堅信有需要加強其地位;對美國領導層來說,若非如此的話,則標誌着中東現行力量平衡的崩潰,以及引發有利於其他行為體的全新秩序。

不過,美國將如何維持其態勢(posture),仍然是未知數。美國威望的支柱,在於它宣稱有能力將以色列與主要阿拉伯國家帶到談判桌,並且有力量去維持航線安全。這兩個使命現時都岌岌可危,尤其是沙特阿拉伯與以色列的和好——因為對沙特來說,在加沙發生殘酷戰爭期間與猶太國家的任何重大和解,只會引起遍及阿拉伯世界的負面反應。

這意味着沙特將傾向採取觀望策略,並可能試圖從美國索取盡可能多的讓步;其中最突出的,會是進入美國軍工界的便捷途徑、潛在轉移某種民用核技術,以及可能牽涉華府安全保證的擴大軍事和安全合作。至少,兩國領導層的聲明是如此暗示。

從全球視角來看,中東的紛亂並非孤立事件,而是與世界秩序的變化交織一起。新興的體系將更混亂、殘酷,更少以多邊主義為基礎,並充斥挑戰和公然威脅。再加上氣候變化、供應鏈之不安全性及潛在的新流行病,這些變化確實是全方位的,且會隨着每一個新的不穩定性而變得更具威脅。

然而,變化中的中東秩序確實有利於部分行為體——更多的是對於所謂中等強權,而不是如美國、中國、俄國或歐盟等大國。伊朗、沙特、土耳其利用大國之間日益加劇的對立,恰當地選擇不站在任何大國一方。在一個愈來愈趨向多重結盟(multi-aligned)的世界中,過度依賴(overdependence)現時被視為會危及國家利益。

過度擁擠的地緣政治空間

在中東,已不再是美國與全球恐怖主義的角力,不再是美國對抗獨裁統治。在如此多樣的行為體於這片橫跨地中海、巴基斯坦以至中亞的地區競逐影響力之下,中東現時已變成「地緣政治上過度擁擠的空間」(geopolitically overcrowded space),情况是難以跟過去幾個世紀的任何其他時期類比。

(編者按:文章原文為英文,由本報翻譯成中文;原文可參閱「明報新聞網」觀點頁面)

作者是格魯吉亞歐洲大學國際關係教授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