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

垃圾收費政策 需以「全政府方式」推展(文:卜約翰) (09:00)

1月19日香港政府宣布,固體廢物收費計劃實施日期將進一步延後至今年8月1日。固體廢物收費是一個減少運往堆填區垃圾量的重要政策,是香港致力達至環境可持續性的一部分。該政策已被討論或記錄在案多年,但似乎遭到無休止延期。政府聲稱公眾不理解此政策,故有必要開展更多教育和說服工作。不過這只是事情的一部分。

並非只是宣傳教育問題

首先,我們的領袖看來好像不明白這政策是影響全港居民。相比例如主要影響司機和車主的「易通行」政策,廢物收費對公眾的衝擊更為廣泛。由於其影響廣泛,該政策需要以「全政府方式」(a whole-of-government approach)來執行。

我們可以輕易看到涉及的多個界別和利益,包括社會福利署負責的安老院舍(後者的管理人員已就政策成本表達關注)、房屋署負責的公共屋邨、食環署負責的清潔承辦商、民政事務總署負責的區議會及關愛隊、私人物業管理公司、政府新聞處負責宣傳和教育,可能還有許多其他部門。

鑑於此政策的廣泛衝擊,及屢次失敗對政府聲譽造成的後果,政務司長可以領導一個工作小組,將這些界別和利益集中起來。若沒有「全政府方式」,我們是否有信心此政策可以在8月1日成功實施?也就是說,該政策並非只是宣傳和教育的事,也不是及不應該僅屬於環境及生態局的責任。惟我們的領袖似乎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動員區議會  需民青局站出來

第二,政府擁有一些迄今看來尚未善用的資源。我們有新面貌的區議會,當中有數百名據說跟其所服務社區有深厚聯繫的區議員。如果這是真的,他們在哪裏呢?他們在實施該政策當中有何角色?他們可以走訪每個公營或私人屋苑,了解每個屋苑是否有實施固體廢物收費計劃的方案;倘沒有,原因為何,並協助其準備。

我的意思不是要求民政處去打幾個電話;相反,區議員自己需要走入社區,開展這方面工作。每個屋苑,不論公營抑或私人,都有其自身問題;當中有些是普遍的,但許多會是各自屋苑獨有的,例如目前是如何收集垃圾(垃圾槽/清潔工人手收集/居民人手收集等);由食環署抑或私人承辦商收集垃圾;是否有業主立案法團,倘沒有,如何組織居民等等。

目前為止,我很少看到這些市民代表的參與。動員區議會,而不止是說說話和開會,需要民政及青年事務局站出來負起責任。於這一切事務中,民青局在哪裏呢?

因應各區情况  採針對鼓勵措施

第三,垃圾收費計劃需要每一名香港居民的積極參與。此政策由政府、商界、公民社會和公眾共同制定,而這要認真注意減廢的鼓勵措施。本港不同界別和個人遵從政策的能力,各不相同;需清楚地了解及減輕有關影響,方能有效實施。

這個政策要求改變香港的文化,從浪費轉向可持續性(from wastefulness to sustainability)。在香港,我們浪費了許多寶貴資源(水、食物、包裝等)。改變文化是一個艱難過程,需要對本港各個社區採取針對性的方法,集中於對可持續性的鼓勵措施(incentives for sustainability),而不止是「反覆解釋政策」。

當局必須處理此政策對社會不同界別及社會階層所帶來的不同影響。他們有這樣做嗎?同樣,這需要以「全政府方式」來推展。

倘要實踐可持續性  應與公民社會合作

第四,屢屢延後此政策,令人懷疑政府對環境可持續性的投入。在朝着「重建香港」(例如北部都會區、明日大嶼等)急速飛奔之下,政府要麼忽視了環保組織就可持續性的呼聲,要麼認為必須安撫他們。

倘政府是致力達至可持續性的話,當局就會與公民社會合作,以實現這個共同目標。固體廢物收費計劃目前的尷尬狀况顯示,政府高層並不明白此政策的重要性或其廣泛影響。

綜合有關問題,我們在這次事件看到以往政府工作中出現過的不足(deficiencies)——缺乏領導能力、混雜和無效的溝通,以及基本的協調問題,這些也是當局處理新冠疫苗接種計劃的不足之處,尤其是對於長者及居住安老院舍的人;結果是導致位居世界前列的新冠死亡率。

由此帶出「政府如何學習」的問題。儘管所涉及界別有所不同,但執行的問題是一樣的。若當局有汲取過往教訓,固體廢物收費政策也許現時就已準備好實施了。

(編者按:文章原文為英文,由本報翻譯成中文;標題為本報編輯所擬,原題為「Solid Waste Charging Scheme 」)

作者卜約翰(John P. Burns)是港大榮休教授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