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超前部署失效 台灣陷疫情海嘯 (文:冼翰宇) (09:00)

台灣COVID-19疫情自4月28日迎來首次單日新增逾萬宗本土病例,到5月5日突破單日3萬例,只花了短短一周時間。而根據衛生福利部的模型推估,這波疫情海嘯的高峰恐怕還未到來。究竟這只是遲來的必然,還是政府在抗疫上犯了致命錯誤,也成為討論焦點。

這場疫病2019年末於中國大陸武漢發現首宗個案,隨後擴散全球超過兩年,台灣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宛如「世外桃源」,更屢屢被譽為「防疫模範生」、「民主防疫典範」。對比如今每日動輒以萬計的確診人數,也難怪百姓難以諒解並好奇:難道當局在得以「時間換取空間」的承平時期,無從其他地方的經驗中汲取教訓,落實「超前部署」嗎?

從近期疫情發展,不難看出中央制定的普遍性政策,不再能夠對疫情嚴重程度不一的各縣市一體適用。就以當下推行的「居家隔離」(適用於確診者之密切接觸者或同住者)和「居家照護」(適用於無症狀或輕症確診者)方案而言,中央規劃由各地衛生局將個案分派給責任醫院作通知,如此卻形成疫情相對嚴峻的縣市,其第一線防疫人員的龐大負荷,也使不少民眾隔離期滿還未收到隔離通知或關懷電話的窘境。

抗疫與政治掛鈎

一年前、一年後,綜觀所有變數,造就不同結果的核心因素,恐怕還是得歸於本年底將舉行的地方大選。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在執政的民進黨內被視為攻取台北市長寶座的潛在人選,以致其一舉一動都難逃被放大檢視,並與政治掛鈎。

根據民進黨內原本評估,陳時中最好的「退場」時機,應是在今年2月立法院休會期,屆時卸下重責備戰年底選舉,會是完美的一步。當時疫情和緩,陳時中亦已任滿5年的衛福部長,且擔任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滿兩年,在疫情控制得當、個人聲望居高不下的浪尖上急流勇退,似乎是對個人和黨的最好安排。

不過黨政高層當時仍瞻前顧後,疫情到了4月底死灰復燃,至此,最佳時機已經錯過而不再回頭。從這之後,中央與地方,特別是與他黨執政縣市首長的縱向溝通,不再如前兩年暢通。

地方首長的兩難在於:他們多數身兼年底選舉的當事人,轄下城市的疫情未得到控制,直接衝擊到的便是自身的連任或交棒;反之,若台灣持續處於國際疫情的「平行世界」,可能又拉抬潛在假想敵陳時中的士氣。

政府終究不是全能的上帝。染疫人數節節攀升,無辜性命被奪去,統籌資源抗疫的政府自然難辭其咎。但是,對於政府這個民選組織的局限若無法清晰劃下,在野黨和民眾的善意監督,很容易淪為「巨嬰」式的謾罵而偏離初衷。

台灣政府在時間尚充裕時,沒來得及仔細參酌其他地方面對疫情這道難題所率先交出的「答卷」;另一頭長期漠視國際社會的一般民眾,顯然亦沒有從中學到教訓。前一秒還訕笑着電視上有人不戴口罩、不打疫苗的亂象,回過頭來換自己作答時,竟又走上同樣的路。

從口罩、疫苗、居家常備藥品到近期的快篩劑,固然儲備量遠低於「超前部署」的標準,疫情升溫時造成百姓瘋搶,但在疫情相對平穩、未全面爆發的階段卻是乏人問津,放到過期不得已銷毁也是事實。

媒體陷黨派攻訐  無助於團結抗疫

在如此非常時期中,本應傳遞事實和資訊、作為疫情下為人民提供知識的新聞媒體,依舊只顧追逐收視率和點閱率,報道擺盪於渲染恐懼和過度輕忽兩個極端。媒體放棄尊重科學與保持冷靜,循着黨派化的視角,攻擊執政黨冷血或嘲諷在野黨扯後腿,這當然都無助於團結抗疫。

怎面對「不正常」未來  官民都應思考

當世界上許多地方仍陷入封城,台灣人很幸運,即使是今日,也還能與三五好友在外逛街、用餐。總統蔡英文揭示的「重症求清零、輕症可控管」,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出防疫「新台灣模式」,宣告台灣走向「與病毒共存」的不得不然。

疫情總有過去的一天,如何面對恐怕再也「不正常」的未來,上到政府、下到百姓都應該開始思考。作為少數真正封鎖的場域,「邊境」如何開放?深受重擊的勞動市場結構問題,如何盤整?

所有現在看似遙遠的題目,也到該超前部署的時候了。

作者是台灣新聞工作者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