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Netflix股價暴跌 訂閱制現危機?(文:陳帆川) (09:00)

Netflix股價暴跌令全球股民驚訝。這是新冠封鎖結束的結果,還是Netflix經營不善,抑或訂閱制本身已經過時?

Netflix擁有不少風靡全球的原創作品,但其電影的質素欠佳也是眾所周知,不但香港網民常常投訴該平台「冇嘢睇」,在Google以英文輸入「為何Netflix」(Why are Netflix),第一項搜尋建議即是「為何Netflix電影那麼爛」,可見Netflix多爛片是全球共識。

與此同時,它的競爭對手一邊搶客,一邊將影片撤出Netflix,令Netflix上的爛片比例更高,即使偶有佳作,也供不應求。

說訂閱制過時 言之尚早

有外國評論認為,訂閱制巨頭無法延續用戶增長的神話,顯示訂閱制不合時宜,甚至將之形容為消費陷阱,因為訂戶無論有沒有看片,都會在不知不覺間每月自動付費。評論認為消費者將傾向按喜好買片,不看就不付費。

不過,按喜好買片即是走回頭路,串流平台無法壓低價格,消費者不如直接入戲院。據彭博報道,連iPhone都可能在未來實行訂閱制,讓用戶長期課金用電話,軟件更沒有可能脫離訂閱制。

Netflix用戶數在新冠期間不正常地暴增,如今封鎖結束,用戶回跌其實可以理解,只不過Netflix不止是一家串流公司,還是美股龍頭FAANG(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Google)的一員,股民對它無限期增長的期望落空,才令它一下子跌落神壇。

亦有評論認為,Netflix其實不屬於科技公司,反而更貼近一家影視企業,因此股民對它的增長期望並不合理。不過即使Netflix的科技成分比起其餘4家巨擘弱,但它善用數據揀選和推薦內容,毫無疑問是一件科技產品。只可惜其獨家作品無法有效挽留新用戶,沒有建立起經濟護城河(economic moat),而用戶想從Netflix轉換至其他平台,也幾乎沒有成本可言。

為了挽回劣勢,Netflix計劃推出經濟套餐,但用戶需要看廣告。這或能在短期內催谷訂閱數,但終究沒在追加銷售(upsell)上下工夫,沒有從現有用戶的口袋賺更多的錢。如果它效法韓劇的吸金手法,在播放劇集之餘同時推銷演員的服飾,相信已能大幅提升從每用戶所得平均收入。試想像如果它當時在《魷魚遊戲》每集片尾出售相關服飾,收入有多驚人?

說訂閱制過時,肯定言之尚早,只好奇Netflix會否因危機而再次破舊立新,在串流平台大亂鬥之中脫穎而出?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