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烏克蘭危機促使芬蘭瑞典加入北約(文:楊達) (09:00)

俄羅斯、烏克蘭軍事衝突爆發後,北歐國家芬蘭和瑞典,在俄國悍然侵略鄰國陰影之下,民意在短時期內逆轉,從過去對於國家參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相對冷淡,變成渴望加入。據芬蘭廣播公司於今年3月進行的民意調查反映,62%被訪者表示支持國家加入北約,比2月份的數字增加9個百分點,而在2017年,只有21%被訪者表示贊同。

雖然芬、瑞兩國領導層強調,當局必須認真考慮相關議題,而且達至全民共識尤為重要,但是從種種迹象看來,它們加入北約很可能只是遲早問題,而且不擔心俄國的強烈反應:芬蘭外長哈維斯托評論俄方宣稱兩國會面臨「軍事和政治後果」時顯然不以為然,並表示「以前都聽過這樣的話」。

冷戰後兩國同北約合作30年

值得世人關注的是,芬蘭和瑞典在冷戰結束後30多年以來,其軍方已經在多方面同北約緊密合作,武器裝備也同西方主流看齊。如今主導兩國政壇的中左派政黨在民意推動下,終於考慮放棄不正式加入軍事同盟的國策,似乎只是多年來趨勢,順理成章的結果而已。

芬蘭在漫長的冷戰時代嚴守中立,是該國在二次大戰後遭遇的直接後果。1939年8月,納粹德國同蘇聯締結《德蘇互不侵犯條約》,兩國還簽訂一份秘密附加協議書,內容涉及瓜分勢力範圍,蘇聯得以掌握芬蘭、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並且在波蘭「發生領土和政治變動」之時,蘇聯可以併吞其東部區域。

歐戰爆發後,蘇聯強迫波羅的海三國接受其駐軍,又以保護列寧格勒安全為由,向芬蘭提出領土要求。在赫爾辛基拒絕涉及破壞領土完整的要求之後,蘇聯於1939年11月30日入侵該國,芬、蘇「冬季戰爭」爆發。這場看似實力懸殊的軍事衝突,因為芬軍有效抵抗,加上蘇軍深受1930年代「大清洗」運動打擊,雖然投入大量兵力,表現卻十分不濟而且損失慘重,結果蘇聯不能實現佔領芬蘭全境的企圖,而芬蘭得以保衛其獨立,但喪失超過3.5萬平方公里領土。

1941年6月,納粹德國發動「巴巴羅薩行動」,揮軍入侵蘇聯,芬蘭於是同德國合作,力圖奪回早前喪失土地:該國在1941至1944年間與蘇聯的軍事衝突,史稱「繼續戰爭」。二戰後期的蘇軍,無論在質和量都大為進步,在其反攻過程中,芬軍全力抵抗,最後還是不得不接受苛刻的停戰條件。

芬軍在戰場上的出色表現,的確為維持國家獨立,在二戰後不至於淪為蘇聯衛星國創造條件。然而,芬蘭畢竟在戰時同德國合作,英國亦因此對其宣戰,該國在戰後難逃被視為戰敗國的遭遇。在1947年《巴黎和平條約》規定中,芬蘭軍隊人數、空軍飛機持有數量等都有限制。而根據1948年《蘇芬友好合作互助條約》,雙方保證不會加入針對對方的同盟,意味着芬蘭成為中立國家。

芬蘭在冷戰時代刻意在東西方之間保持平衡,其軍隊武器裝備來自蘇聯、西方和國內工業,比如自行研製RK62制式步槍,以蘇聯卡拉什尼科夫設計為藍本,空軍在冷戰後期同時掌握瑞典紳寶J35「龍」式和蘇聯米格-21bis戰機。

隨着冷戰結束和蘇聯解體,強制芬蘭維持中立的外部環境消失,該國在1990年代起迅速加入西方主導機構:1994年與瑞典同時參加附屬北約的「和平伙伴關係計劃」;1995年加入歐盟,同年空軍開始裝備美製F/A-18C/D「黃蜂」式戰機(註)。

波羅的海或成北約「內湖」

瑞典在17和18世紀是獨佔一方的帝國,曾控制波羅的海一帶。該國於19世紀初拿破崙戰爭後成為中立國,此後200年間,得以避免捲入蹂躪歐洲的軍事衝突。

長期保持中立,不但造福瑞典國民,也在過去戰爭歲月,為包括猶太難民在內的外國人提供保護,亦方便該國調停國際糾紛。同時,瑞典奉行武裝中立政策,掌握龐大軍事工業和研發能力,為軍備貿易大國。

冷戰結束後,瑞典加入歐盟和北約附屬機構,踏入21世紀以來,更積極參與北約主導軍事行動,計有介入阿富汗的「國際安全援助部隊」和「堅定支援特派團」,還在2014年參與打擊「伊斯蘭國」行動。

斯德哥爾摩深感來自俄國的安全威脅,於2018年恢復只是在2010年才廢除的兵役制度,而且男女都要當兵。在俄、烏軍事衝突爆發後,瑞典一反不向戰區供應武器做法,為烏克蘭提供5000具「博福斯」AT-4單發無後座力反戰車武器、軍糧、頭盔和護具。

對於國家參與軍事同盟持審慎態度的瑞典社會民主黨人而言,首相安德松對於已有兩世紀歷史的中立政策「曾經帶來好處」評語,的確代表一個時代的終結。

在俄、烏衝突爆發之前,部分國際關係學者認為,北約東擴只會為莫斯科構成壓力,有損東西方關係。如今戰爭在歐洲門前爆發,導致芬蘭和瑞典為求自保,有意正式加入北約;加上已經是會員國的波羅的海三國、丹麥和挪威,波羅的海很可能會成為一個北約「內湖」。

就安全角度言 俄已被歐洲孤立

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最近表示,該國計劃引進12架法國「陣風」式戰機,另外會購買12架二手西方戰機。塞國軍購計劃,突顯這個向來同俄羅斯關係十分密切的國家,因為憂慮維持同莫斯科軍事合作可能引發制裁,於是放棄採購俄製蘇-30SM戰機計劃,改為與其巴爾幹半島鄰國希臘和克羅地亞一樣,裝備「陣風」式戰機。事實上,該國在較早前已訂購「空中巴士國防航天公司」C-295運輸機,還有從中國引進「紅旗-22」防空導彈。

雖然德國、奧地利和匈牙利等歐盟國家,主要因為擔心經濟後果,暫時不考慮全面禁止進口俄國石油,但歐盟最終實施禁運,恐怕事在必行。如今傳統中立國家芬蘭和瑞典有意加入北約,連塞爾維亞都逐漸疏遠俄國,俄、烏軍事衝突爆發後的歐洲,各國都向西方陣營靠攏,至少就安全角度而言,莫斯科已經完全被孤立。

俄國是大國,今後仍然可以就歐洲以外的安全議題,比如在阿富汗、伊朗、敘利亞,以至中非共和國發揮影響力。問題是,遭拒之門外的莫斯科,面對擴大的北約,以及比過去重視國防的歐洲各國,將如何應對?今後歐洲會變得更安全嗎?

註:今年初,芬蘭訂購64架美製F-35A「閃電II」戰機,作為F/A-18的後繼者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