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沒有YouTube 何不用抖音?(文:鄭立) (09:00)

最近有一名特首候選人,其YouTube頻道因被指違反「服務條款」而遭停權。聽到這消息時,我曾猜想,可能因為相關影片不慎用上了任天堂的音樂,但就我在網上看到很多有關《寵物小精靈》的影片,就算用上了,應該也不會導致頻道被禁。那麼,理由可能是過度的裸露、暴力?最後我才知道我都猜錯了,據說是因為當事人受到制裁。

轉危為機的表現機會

如果有「其他候選人」可以在YouTube宣傳,這多少對當事人不公平。這實在令人想起,當年美國總統特朗普被禁止在各社交媒體發言。面對社交媒體的霸道,筆者感同身受,感到荒謬、悲傷、痛心和無助,畢竟在寫這篇文章時,我自己也在臉書(facebook)被禁言30天。

不過,這也同時是當事人表現轉危為機的機會。窮則變,變則通,就像名君晉惠帝也說過,沒飯吃,何不食肉糜?沒有YouTube,何不用抖音?

這其實是很有理由的。

首先,YouTube是美國的出品,從這次事件看到,使用美國產品會有被粗暴干涉內政的問題;而抖音是中國的東西,自然比較能抵抗外國的粗暴干涉。

第二,抖音不僅在中國流行,於俄羅斯等地亦十分流行,可以有助候選人開拓接觸面到中國內地與盟邦的廣大群眾,有助香港提升國際形象。

第三,抖音比較年輕,使用者年齡層也比較低,有助取得年輕人歡心,拉近政客與年輕人的關係。

不過要注意的是,抖音流行的是很短的短片,特別是歌舞,所以不能放太沉悶的東西,娛樂性很重要。例如可以叫候選人戴上紅色帽子,先用手順時針扭90度,再大叫「出嚟啦,選委會」,之後變裝穿著黃色連帽外套,再讀出自己的競選口號。抖音上就有很多類似影片,可以好好參考,我甚至敢說這影片會爆紅。

當然,我知道有部分讀者覺得這很突兀,但最近流行的東西就是這樣。須知道,這個月最流行的片段之一,就是諸葛孔明穿著古裝跟日本女性一起參加熒光派對跳舞。穿著奇裝異服、用唱歌跳舞去推廣理念,這就是這時代的口味。我們要適應這時代,就必須接受。

如此,不僅可轉危為機,還可以讓全世界感到耳目一新,標誌着香港新時代的開始。

作者是專欄作家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