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港人的種族歧視盲點(文:任建峰) (09:00)

無綫電視劇集《金宵大廈2》其中一個單元,涉及一名本地華人演員化妝「塗黑」(Blackface)皮膚,扮演一名在劇情內皮膚逐漸變白的菲傭,惹來風波。代表外傭和少數族裔的人士、團體紛紛聲稱情况反映種族歧視;無綫高層對此否認,稱事件只是劇情需要,亦問是否有外星人角色就要找外星人才能演。對於劇集與角色的具體對與錯,很多比我更有資格、更有身分的人都已就此評論。誰對誰錯,就讓大家判斷吧。令我更關注的,是香港華人就這事件在社交媒體的討論所反映的一些現象。

首先,看來在族裔歧視、族裔平等問題上,港人的普遍態度是不分「藍」與「黃」。典型「藍絲」偏向看得較純粹,他們就是看不到用華人「塗黑」扮演一名用巫術的菲傭,為何會令一眾外傭感到受傷害。至於「黃絲」,縱使有小部分對無綫這樣做發表反對言論,但更多的都是認為這個角色與其選角、造型沒有問題,甚至嘲諷一群批評者為「左膠」,受他們不太喜歡的「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等運動影響致「壞上腦」。

第二,在討論這議題時,不少港人都好像堅信,只要演出者、製作者主觀上認為自己沒有種族歧視之意,就已經足夠;如果有社會人士(包括少數族裔)就算知道演出者、製作者是無意,都還感到被冒犯,就一定是他們太敏感、太小器,或對港人不夠了解。老實說,港人普遍對種族歧視問題有這種態度,並不止於他們就《金宵大廈2》事件的看法。從多年來身邊認識、來自不同社會背景的港人身上看到,不少港人就算是用了種族歧視用詞而令少數族裔受傷害,都只會認為是少數族裔的反應有問題。

第三,有不少社交媒體言論提到,以前香港有不少電視節目、電影都有類似情况,但又不見得有人會投訴。其實,說這些話的人有沒有想過,以前的這些情况,都會令少數族裔感到受傷害,只是當年社會氣氛令他們不太敢公開表達意見?而就算以前真的是無人投訴,難道本地與國際社會對各種問題的看法,不能隨時代變遷而改變嗎?如果只執著「以前大家都覺得無問題」,難道古代接受世上有奴隸,現在我們仍應接受嗎?

角色、造型、故事有「隨意種族歧視」之嫌

第四,不少為《金宵大廈2》事件開脫的論述都會聲稱,基於劇集帶有疑幻成分,有巫術環節很正常;而因有關角色要由黑變白,所以選角、造型亦沒有什麼問題。我偏向相信,無論是劇集製作團隊,或以這些言論為其護航的港人,未必是有意歧視任何人。但當劇集透過一個菲傭角色去演出這些情節時,大家又有否想到,社會已不停有各種「外傭落僱主降頭」的無稽說法?而在各範疇上,又總會把較白皮膚視為比較黑皮膚優勝?換句話說,有關角色、造型、故事,正正有意無意地鞏固了一些對外傭的負面刻板形象(stereotype),而帶着「隨意種族歧視」(casual racism)之嫌。

整體來說,《金宵大廈2》事件中本地民間輿論所帶出的,就是港人普遍對各層面種族歧視問題的盲點。若港人仍有意把我們的家園打造成一個國際城市,就必須正視、反思這些盲點。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