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無邊落木蕭蕭下 不盡長江滾滾來——2022年中外大勢的觀察點(文:劉銳紹) (09:00)

2022年開筆,在此恭祝讀者諸君身心康泰、出入平安!祝香港穩定融和!祝中國富強而開明。

際此新年之際,不妨就今年的中外大勢進行觀察。先旨聲明,以下只是觀察的角度,既不是預測,更不是結論。我個人比較關心以下4個問題:

(1)疫情影響世情 也會影響棋局

就全球範圍而言,眼前的新冠疫情仍然未受控,尤其是西方國家,疫情仍在發展甚至惡化中。美國上周曾單日錄得超過58萬宗新個案。據哥倫比亞大學的預測模型,美國在本月內可能出現7天平均確診達250萬至500萬宗的紀錄。英國上周也有單日近19萬宗確診的新高紀錄;况且,英格蘭是該國唯一沒有限制跨年慶祝活動的地區,外界擔心確診個案近日還會增加。此外,法國累計的感染人數也突破1000萬。

發達國家尚且如此,某些貧窮落後的國家和地區也不樂觀,反映全球疫情遠遠未到受控的地步。這不單影響疫情肆虐的區域經濟,還會牽連全球經濟的復蘇速度,包括一些疫情受控的國家和地區。本來,多國專家已在研究,假如病毒不再變異,即使傳染但不會引致大量死亡的話,那就嘗試與病毒共存之法。但此法能否行得通?目前也增添變數。

中國的疫情雖然沒有西方國家那麼嚴重,但亦不能獨善其身,因為疫情長期延續下去,經濟萎縮帶來的惡果將更難承受。疫情如何發展,也會影響全球外交政治的變數。這裏有一個令人無奈之處——疫情曾是某些國家作為一種施壓的外交手段,但成效不大;如今「疫情政治」的因素少了,但又控制不了疫情。那麼,在2022年裏人類會否吸收經驗教訓,把打好「疫情仗」視為整體的策略呢?

(2)經濟復蘇戰 看誰最快走出低谷

東西方國家在過去的經濟和貿易戰中,得到的答案是互相吃不了對方,也征服不了對手。於是,2022年考驗的將是各國的復蘇能力,像1997至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之後,看看哪一個亞洲國家或地區早日脫穎而出。

值得關注的是本月1日正式生效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15個參與國的GDP(本地生產總值)達26萬億美元,出口總額達5.2萬億美元,佔全球總量約30%,估計到2030年,RCEP成員國出口有望淨增加5190億美元;中國與這些國家的貿易額比重,將佔全部貿易額35%左右,比現時的27%大幅提升。

但中國經濟能否順利過關?有待考驗。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強調「經濟雙循環」,即對外經貿活動的循環和國內經濟的循環。但這兩個循環圈必須有較大程度的交集,才能雙翼齊飛,否則兩者的交集不多,甚至朝反方向收窄,加上「內循環」的速度受到制約,將可能抵消了復蘇的速度。

中國要興利除弊,包括抗衡外國的抵制措施,不是沒有辦法的。例如美國制裁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集資,但到美國「場外交易市場」(OTC Markets,由美國場外交易平台營運商經營)的中資企業多達511家,比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不足250家)還要多。不過,國內的經濟循環能否暢順?將是更重要的觀察點。

(3)國際角力不變 力免擦槍走火

過去幾年的中外形勢,可說是不叫冷戰的冷戰,在某些層面(例如關稅、輿論)則是熱戰,預料2022年這些勢頭將會持續甚至加劇,因為西方世界認為已經佈好陣勢,今年可以較有規模甚或全面出擊。用西方傳媒的話,就是「過了2022年中國的局勢和實力將會更穩,總攻勢不宜遲」。不過,這個如意算盤能否打響?還要視乎兩個因素:一、西方國家也有利益衝突,行動會否一致?二、中國會否在外交策略上出現錯失,或者擴大了敵對面,被對手「食住上」?

眼前有北京冬奧,但估計中國不大重視冬奧的外交戰;只要外國運動員出席,外國政要來不來,都是次要,因為這對中國不會構成實質的傷害。至於互相制裁人員或企業,也是姿態多於實際。且看雙方一般都不會制裁對方的在位政要,也不會制裁他們的後代或利益伙伴。

還有一點對中國有利的,就是美國跟一些國家的關係正在繃緊,例如因烏克蘭局勢而與俄羅斯交纏。對中國來說,巴不得美俄關係惡化,產生「圍魏救趙」之效。

但中國也有軟肋,外界關注大陸如何處理兩岸問題。一般預料,2022年內不會武統台灣,但台灣會否趁機走得更遠(例如民進黨不斷擴大國際空間,近期也愈來愈少提「中華民國」)?則是未知之數。所以,北京避免急功近利、擦槍走火,至為重要,否則最高興將是外國。

(4)能否減少內耗 乃是重中之重

在某種意義上說,中國的主要敵人,不是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而是內耗。經驗證明,外國多在觀察中國的失策或弱點,甚至出現強大的內耗,然後乘虛而入。舉例說,中國需要「內外高度一致、官民合力抗拒外國霸凌」,但在實踐中往往打了折扣,而折扣率則視乎具體情况而定。官方努力減少折扣率,相信也可以達至穩定,但問題是達至穩定的代價是什麼?有多大?是否合乎管治的成本效益?假如官方採取「加持」權力的方法,藉以平衡另一端的重力,會否導致剛性斷裂?倒是更值得思考的問題。

今年下半年,中共將舉行「二十大」,內地已視為頭等大事。種種迹象顯示,事情將以中國特色的形態進行,外界可多觀察,但難以影響。

所以,2022年的整體中外格局就像杜甫的《登高》詩,一面是「無邊落木蕭蕭下」,一面是「不盡長江滾滾來」,阻擋不了。只有自己小心駕馭,以免翻舟。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本網發表的時事文章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