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中國經濟怎樣做到「穩」字當頭?(文:張燕生) (09:00)

「穩字當頭」是中央確定的2022年經濟工作主題和主線。今年國際國內面對的經濟不穩定因素,引起決策層及社會各界高度重視,保持戰略定力和統籌精準施策、將經濟穩定在合理區間,是中國對世界經濟的最大貢獻。

世界經濟三大挑戰

2022年,全球經濟不穩定的一個重要因素是宏觀政策轉向。美國作為世界兩大增長引擎中的一個,去年實施了超大力度的經濟刺激舉措,金額達約3.1萬億美元。世界經濟走勢始終面對三重不穩定挑戰:新冠疫情繼續蔓延、通脹形勢不容樂觀、供給恢復舉步維艱。這三重挑戰至少將延續到2022年上半年。

首先,新冠疫情能否得到有效控制、病毒變異及長期共存的抗疫模式會發生什麼新變化、貿易和供給訂單轉移是否繼續等,仍是不確定性的風險點。

其次,美國等主要國家應對通脹形勢而收縮屬大概率事件。美國去年11月消費者價格指數同比上漲6.8%,是1982年6月以來最高;歐元區同月通脹率4.9%,創25年新高;德國該月的通脹率也見1992年以來新高。2022年,主要國家宏觀政策將轉向應對通脹,全球外需將趨於減速,調整責任壓力將激化大國之間的地緣矛盾衝突。從長期看,宏觀政策取向會更包容通脹和財赤,呈現整體擴張的長期態勢。其中,地緣政治經濟戰略競爭是核心驅動力,保持戰略定力是中國的重要應對之策。

再次,全球供給仍將滯後於需求恢復。環球供應鏈中斷,能源和大宗商品價格不穩定性上升,世界主要國家缺工、缺芯、缺櫃造成的供給短缺仍會持續。

全球經濟不穩定增長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一是外需收縮,將降低今年中國出口增長率及對國內增長的貢獻率;二是主要國家宏觀政策轉向,將增大資本外流壓力;三是價值觀衝突加劇,將加快供應鏈、產業鏈流出趨勢。

中國經濟三大挑戰

2022年,中國作為拉動世界經濟增長的另一個重要引擎,「穩字當頭」,將支撐世界經濟和國內經濟雙穩定。去年中國保持住戰略定力,經濟增長率預期在8%左右,但未來也存在三重不穩定挑戰:消費投資與生活服務業等受新冠疫情影響,恢復緩慢造成需求收縮;高質量轉型面對破易立難的局面,出現供給衝擊;重大理論實踐問題尚未理順,造成理性預期轉弱。

首先,需求收縮是經濟內生動力不足的表現。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對需求造成的損害,不亞於國際金融危機。發達國家在經濟刺激下迅速恢復外需,但供給短缺、物流中斷、「雙碳」(碳達峰及碳中和)目標和地緣政治,造成能源及大宗商品價格飈升。中國保持戰略定力,保證了宏觀槓桿率穩中有降,經濟恢復主要靠內生增長動力;但新冠疫情仍衝擊中國消費、投資、生活服務業、個體工商戶和中小微企業。

2022年中國經濟「穩字當頭」、精準施策,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發布七大政策協同發力,將加快中國消費、投資恢復增長。

其次,對於供給衝擊,需解決不同階段技術進步、社會公平與綠色發展三者之間的統籌協調發展問題。例如應對煤電矛盾,不僅要深化改革解決煤電生產意願問題,而且要回答中國現代化建設是否需要和需要什麼樣的高耗能產業、新能源產業,以及如何解決儲能、綠氫、生物質能源、碳交易等問題,更要推動政府改革形成有為政府、有效市場、有愛社會和諧發力的機制。

再次,預期轉弱是大變局時代必須從全局戰略入手加以解決的重要問題。如教培清理整頓的核心是基礎教育、公共醫療、保障住房、基本養老等要回歸非營利公益定位,而不是不要教培。但由於有關部門沒有做好與社會對話、與從業人員對話的預期管理工作,最後造成了社會預期惡化、社會秩序混亂、社會就業減少的結果。

做好三位一體統籌推進

2022年,「穩字當頭」要處理好短期穩定大局、中期結構改革、長期高質量轉型的三位一體統籌推進問題。

首先,暢通國內大循環,鞏固消費投資的基礎地位。國內大循環要形成統一市場,釋放市場潛力,築牢消費頭車,提升循環效率。其中,以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為根本出發點,做大做好蛋糕與切好分好相互協同,提高人均可支配收入與居民消費佔GDP(本地生產總值)比重,提升公共消費質量和效益。

其次,構建國際國內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新冠疫情後,全球經濟重心東移成為新趨勢,推動東亞生產網絡和生產方式轉型。全球商業信用保險巨頭Euler Hermes近期發布報告顯示,環球供應鏈中斷可能在2022年下半年緩解,2022、2023年全球貿易分別增長5.4%和4%。未來幾年,亞太區將仍是出口收益方面的主要贏家,能源、電子、機械和設備行業將繼續表現優異。本年初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正式生效,中國深耕東亞和東南亞、深耕「一帶一路」、深耕美歐等第三方市場合作,將是雙循環戰略重點。

再次,培育參與國際合作競爭新優勢。最近美國科企亞馬遜對中國賣家的「封號風波」,帶來合規、維權、共享的3點新啟示。一是合規屬基本要求,不僅要做高標準規則的合規者,而且要做「一帶一路」規則的合規者,更要做未來數碼經濟新規則的合規者。二是維權乃基本能力,目前中國精通國內法、跨境法、國際法的專業能力不足;對數碼經濟新業態、新平台、新模式的監管能力不足;精通全球、港澳和內地商業話語權、定價權、規則制定權的專業能力不足。三是共享屬基本理念,不搞贏者通吃、零和博弈、以大欺小,有飯大家吃,構建利益共同體、責任共同體、命運共同體。

作者是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