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如果立場是一種罪(文:曾志豪) (09:00)

2021年,香港沒有了《蘋果日報》,然後也失去了「立場新聞」。這次滅頂之災,影響更廣。

今次控告「立場」的罪名是「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企圖引起憎恨或藐視特區政府、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這條殖民年代的古舊罪名,和《港區國安法》有何不同呢?

港區國安法也有類似控罪,第29條之五,「通過各種非法方式引發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對中央人民政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憎恨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但門檻較高,要「各種非法方式」,而且大前提是「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

但「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則少了許多前設,只要證明企圖引起對香港政府及司法「憎恨」或「藐視」、引起香港居民「不滿」及唆使他人不遵守法律便可,即使手段是「合法」以及與境外勢力無關都可入罪。

而最關鍵是,如何證明文章具「煽動性」?如何區分新聞的評論、意見表達?國安處列舉的「證據」,包括「立場」刊登的文章寫道香港抗爭者「被失蹤、被侵犯」、「中共赤裸地濫用權力,用法庭來展示隻手遮天的威能」,警方認為這些都是毫無根據的指控,屬惡意指控、令人對司法產生憎恨。

問題是,為什麼表達不滿,或者對事情有不同看法,便等於「煽動」?

同樣在《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下,有以下豁免犯罪範圍,包括「指出依法成立的香港政府或香港憲制的錯誤或缺點,或法例或司法的錯誤或缺點,而目的在於矯正該等錯誤或缺點」。為什麼警方能看到涉案的文章不在豁免範圍?又能否公開兩者的準則分別,以免其他人誤踩紅線?筆桿子要請教槍桿子如何工作,也是香港社會的新常態了。

愛國媒體在反修例運動期間,亦曾刊登包括議員和民眾對司法的不滿,喊出「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口號,這算是惡意指控、引起大眾憎恨司法嗎?左派女作家多次批評特首林鄭月娥,甚至說她「小學雞」、「不識大體」,這算不算引起對特區政府的「憎恨」?

如果他們無罪,而「立場」有罪,或許有罪的其實就是立場。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