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六四符號「社區清零」(文:梁美儀) (09:00)

政圈早前流傳一種說法,指只要立法會選舉一結束,新一輪政治清洗行動又會重新啟動。率先可見的,是港大、中大和嶺大不約而同在上周搬走校園內有關六四的雕塑,將六四事件的記憶符號,從香港抹得一乾二淨。

香港曾經是中國大陸國境之內,唯一可大規模公開紀念六四事件的地方;但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這個「唯一」地位早已不保。以疫情為由,不准辦六四燭光集會;以涉違國安法,拘支聯會領導、凍結戶口、拆六四紀念館展品。僅存在大學校園公開展示的展品,包括在港大的《國殤之柱》、中大的民主女神像,以及在嶺大的六四浮雕,全在一兩夜之間被消失。

拆走這些紀念六四事件的雕塑,是令人傷感的,因為這些都曾是香港仍擁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時代的產物。它們的存在,曾是香港一國兩制仍然存在的象徵。要移除它們,相信也非大學本身可完全掌握的事情,背後是否受到巨大壓力而不得不拆,大學高層心裏清楚。

某些歷史就是醜陋 但不代表要抹掉

反而最令人難堪的,是聽見如本身為港大校友的全國人大前常委范徐麗泰的一番話——她直指塑像「醜怪」,不管是否有政治理由,應該一早移除。她認為同學在校園應開開心心,日日看見它實無必要。

什麼是「醜怪」,什麼是美,這是很主觀的判斷;但很多歷史事件,本身就是「醜怪」、恐怖,甚至令人心寒。當年到瀋陽「九.一八」歷史博物館參觀,某些展品相當赤裸地將日本侵華期間一些令人髮指的行徑重現出來:館方以逼真的蠟像,展示當年日軍「731部隊」進行的殘忍人體實驗。看後縱感不安,但這就是歷史的一部分。

某些歷史就是醜陋,叫人慘不忍睹,但不代表要抹掉或隱藏。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