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意外的台灣公投結果(文:關仲然) (09:00)

上星期台灣進行「四大公投」,就着4個議案(分別是重啟核四、禁止萊豬(即含有瘦肉精的豬肉)進口、公投綁大選,以及桃園天然氣接收站遷移)進行公民投票,公投結果是4個議案全部遭到否決,4個議案的不同意票都比同意票多,而同意票本身也未達通過的門檻(即合資格選民總數的四分之一),全部議案不通過。

「四個否決」給朱立倫當頭棒喝

今次公投,在野的國民黨是主攻的一方,呼籲民眾「四個同意」,即支持重啟核四、反對萊豬進口等等,推動通過幾個議案;自然地,執政的民進黨就是防守的一方,推動「四個不同意」,力求否決議案。今次公投的結果,多少令人意外,因為無論是國民黨的氣勢,以至是公投議題的本身,都令人相信今次公投結果會對國民黨有利,能夠全數通過議案,或至少有部分議案可以通過,孰料民進黨意外全身而退,國民黨的復興之路仍然艱巨漫長。

作為推動公投的一方,國民黨在新主席朱立倫的帶領之下,挾着月前在台中成功罷免台灣基進立法委員陳柏惟的氣勢,一直視今次公投為重要的踏腳石,連同即將舉行、明年1月初台中立委的補選,可以一鼓作氣,為2022年底的「九合一」選舉熱身造勢。自2016年以來,國民黨一直尋求翻身,之前韓國瑜短暫帶來一點曙光,但2020年的總統大選再次大敗,國民黨又要從頭出發;新世代江啟臣櫈未坐暖就要讓位、給朱立倫再做主席,但朱要帶領國民黨走出困境,似乎依然沒有說服力,今次公投結果就是給朱立倫的當頭棒喝。

公投在台灣政治的意義,一直受到質疑,議題往往會變成簡單的藍綠之爭;另一方面,在2017年修法之前,公投議案的通過門檻需要有過半的投票率,所以反對公投的一方,會呼籲支持者杯葛投票(亦即煽惑不投票),因此在2017年以前的幾次公投,從未試過達到通過的門檻。

政治人物立場倒轉

2017年修法以後,將通過公投的門檻大幅降低,只需要同意票比不同意票多,而同意票數達選民數目的四分之一即可。修法以後,2018年的台灣公投(當時連同「九合一選舉」同日投票),10個議案當中就有7個獲得通過。但問題也隨之出現,因為議案通過之後,除非是法律複決案(即通過之後,相關法律要在3日內失效),公投本身並無強制約束力。即使有規定政府「必要處置」,但什麼是必要、如何處置,既無清楚列明,也無相關罰則,導致議案即使能夠通過,也難有太大意義。

回到今次公投,4個議案之中,以重啟核四和禁止萊豬進口為最矚目的議題。

一個地方是否應該用核能發電,當中牽涉不同考慮。對國民黨來說,近年台灣幾次面對停電問題,令人質疑台灣的供電是否穩定,這包括在公投前約一星期所出現的台北、新北停電,對國民黨推動重啟核四、動員民眾支持公投議案,都是非常大的幫助。

另外,像禁止萊豬進口這類議題,爭拗的重點一直都是化學品萊克多巴胺對人體是否有害,但無論是否真正有害,可以肯定的是萊克多巴胺對人體並無益處,禁止進口實際上是非常自然的選項,對支持議案有利。

當然,萊豬議題實際上關乎美國和台灣之間的貿易關係,在野的政黨可以就着人民健康發聲,而執政的政黨就要顧及經濟貿易。實際上,國民黨在馬英九執政的年代,也同樣推動進口美國萊牛,而當時在野的民進黨則大力反對。屁股換了位置,大腦則同樣轉變過來。在萊豬問題上如此,在重啟核四問題也同樣如此。特別是朱立倫在第一次擔任國民黨主席的期間,就大力反核,推動「核電歸零」。時間過去,地球沒有倒轉,但政治人物的立場就可以倒轉。

選民對「凡事皆藍綠」感疲倦

今次公投結果,很大程度是對台灣政治人物的一個提醒,就是:選民其實一直都看在眼裏,並且在民主選舉中不斷學習不斷適應,從而作出決定。今次公投投票率偏低(約41%),其實反映着選民對這種「什麼都是藍綠」的疲倦。公投的議案,很多都是需要長時間討論的議題,而且每個議案本身都牽涉不同考慮,但就被簡化成為「四個同意」對決「四個不同意」的藍綠大戰,即使政黨大力谷票,都沒有成效。

國民黨積弱不團結 民進黨無對手

今次國民黨的敗陣,除了為朱立倫敲響警鐘,另一令人關注的,是黨內的不團結。國民黨的兩個大人物——新北市長侯友宜跟台中市長盧秀燕,都沒有公開表態支持公投,侯友宜早前更寫「千字文」談他對公投的看法,卻始終沒有說「四個同意」。有說侯友宜是為2024年選總統鋪路,如果真的是為此鋪路的話,今次侯友宜就是下了一步好棋。至於對民進黨來說,本來多少為公投結果打定輸數,但意外獲勝,也代表依然沒有真正的對手可以威脅到民進黨執政的地位。對民進黨來說,下一步就是處理黨內接班的問題,誰人可以接過蔡英文的棒,挑戰台灣總統位置。而對兩岸關係來說,國民黨積弱、民進黨無對手,緊張局勢,似乎難有改善空間。

作者是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