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立法會選舉:新選制下的新競爭(文:何俊志、林丹陽、霍偉東、黃偉棋) (09:00)

12月19日舉行的香港第七屆立法會選舉,是完善特區選舉制度後的首場立法會選舉。從候選人報名以來的選舉歷程中可以發現,除了大量的新面孔出現之外,新選制下的選舉競爭模式也發生了不少新的變化,立法會的選舉過程中初步形成了一種「愛國者治港」原則下的選舉競爭新態勢。

(1)首次全面消除自動當選

從11月12日立法會選舉提名期結束當日的信息就可以看出,10個地方選區、28個功能界別和選舉委員會界別,90個議席都形成了競爭格局。從而形成了「區區有得選,界界有得揀」的局面,尤其是在功能界別選舉方面,徹底終結了以往選舉中常見的自動當選現象。

在回歸後歷屆立法會選舉中,傳統功能界別的自動當選現象非常普遍並且廣受詬病,自動當選的界別比例均在30%以上,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自動當選比例甚至達到了50%。但是,在本屆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中,第一次實現了每一界別均有競爭的情况,形成了全面競爭的新態勢。其中,鄉議局、商界(第二)、工業界(第二)、進出口界這4個從回歸以來長期自動當選的界別也實現了突破,每位候選人都必須面對來自本界別的競爭,徹底告別了「躺贏」時代。此外,有些界別的競爭空前激烈,候選人超過兩位而只能爭一席的界別有4個,教育界和醫療衛生界更是出現了5位候選人競爭一個席位的情况,選舉的競爭性與以往相比大大提高。

從功能界別候選人的構成來看,本屆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湧現出大量新人。據筆者統計,在67名候選人中,有46人是首次參選,比例達到68.7%。具體到各個界別,有13個界別沒有本界別現任議員參選,有9個界別的全部候選人均為首次參選。由此表明,本屆選舉將必然為各功能界別輸送一定數量的新面孔,實現界別內的更新換代。

(2)競選議題回歸理性

在理想的選舉中,候選人應該基於選民的需求,提出明晰的選舉議題供選民選擇。選民則在充分了解候選人的議題主張後,做出自己的選擇。一段時間以來,在高度對抗式的選舉生態下,一些團體和候選人為了擴大席位和追求連任,經常提出脫離民生需求和香港實際、且高度政治化的議題。這些高度政治化的議題,不但讓選民無所適從,而且還引發大量的政治「抹黑」和劣質競爭,進而導致政治爭拗、政治極化和社會撕裂,同時也阻礙了香港在經濟民生方面的優化和進步。

新選制下的選舉競爭中的一個明顯轉向是,候選人之間極少出現相互「抹黑」和攻擊,政策論述以正面為主。通過分析候選人提出的重點關注議題,可以發現:在新選制下,候選人所關注的重點議題分別為經濟就業、土地房屋、專業議題、融入國家發展和人才發展五大方面。不難看出,三大板塊的候選人在議題上已經開始回歸專業和理性。絕大多數候選人都以經濟和民生議題為主軸,以提高香港人對生活的滿意度、獲得感和幸福感為目標。除了上述比較集中的五大議題外,還有不少候選人明確提出了關注人才培養和如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議題,為香港青年的向上流動、抓緊大灣區機遇構建了發展的藍圖。

(3)候選人競選途徑廣泛且充分

新選制下的絕大多數候選人都積極主動參加競選,盡量利用各種管道,結合傳統媒體、新興媒體和地面途徑,廣泛傳播自己的競選理念。從選舉管理委員會的公開數據可以發現,候選人除已充分利用傳統地面競選使用的海報、易拉架、傳單、街站、電話和影片之外,還通過facebook、WeChat、YouTube、WhatsApp、電郵、網站和Instagram等新興媒介展開競選。

根據初步統計,在整個競選過程中,使用新媒體的頻率明顯超過了傳統媒體。「選舉廣告中央平台」數據顯示,地區直選候選人有49.97%的選舉廣告採取新媒體形式,採用公開展示和派發式途徑廣告形式的有21.94%,採用電郵、網站等傳統形式的廣告只有3.19%。

將所有媒體類型分開以後發現,facebook依然是候選人採用最為頻繁的社交媒體途徑。特別的是,微信/WeChat在本次選舉中已經成為超過WhatsApp的媒體方式,說明候選人已經敏銳覺察到香港人口結構的變化與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後的媒體使用新常態。另外,傳統形式的宣傳方式中,公開展示或派發依然佔據絕對重要的地位,體現地區直選的候選人以地區服務為重的「扎根」特性。地區直選的候選人也認識到,必須通過在社區親身接觸選民、講解政綱,才能提升他們在選區的認知度。

這些數據都表明,一些前期預測認為可能出現的「躺贏」、「躺輸」等「躺平」現象並沒有出現,絕大多數候選人都在積極通過廣泛的途徑展開全方位競選,候選人的全方位競選格局貫穿於整個選舉過程之中。

作者何俊志是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林丹陽、霍偉東是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博士後,黃偉棋是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