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賽馬場上被犧牲的生命(文:梁美寶) (09:00)

每逢周三、周六或周日,有不少馬迷均期待連場的賽馬上演,當有像剛剛於2021年12月12日舉行的國際賽事「香港短途錦標」上演,投注的人數會更大,馬迷及相關人士更緊張興奮。但當日第五場的1200米賽事發生嚴重意外,導致4名騎師墮馬,還有4匹馬受傷,牠們分別是「君達星」、「錶之未來」、「肥仔叻叻」及「妙發靈機」,馬會其後宣布,「君達星」及「肥仔叻叻」傷勢嚴重,需要人道毁滅。

這類賽事途中導致馬匹受傷死亡的事故只是冰山一角。筆者根據報章搜索引擎統計有關馬匹死亡的傳媒報道,單是由2011年至今10年間,至少已有89匹參與香港比賽的馬死亡,當中絕大部分馬匹在比賽或日常操練中斷腳,因而要被即場槍殺或人道毁滅,亦有部分馬匹是心臟病發和因不明原因暴斃。

對於馬匹而言,賽場並非唯一危險的地方,日常的試閘操練、平日用作舒展筋骨的行馬機,都有機會成為馬匹死亡陷阱。2017年9月5日便發生9匹馬在行馬機連環跌倒受傷,當中「超強奇兵」更因傷重而人道毁滅。

其實,在營運賽馬活動的背後,每年均有很多馬匹死亡,只是許多畫面沒有如連環墮馬的畫面般在直播中播出及令大眾關注,馬匹受傷及致死的,許多是在操練時斷腳而被終結生命,這些悲慘故事只會隱沒出現在馬經中數百字的報道內,只會被輕輕一句帶過,一般人難以得知牠們的慘况。

死亡馬匹被形容為退役

令人更難過的是,馬兒努力為人類的賽事而犧牲生命,因這些賽事而來的獎金,是以馬兒的血和生命所換來的;可是,賽馬會和馬經卻常將馬匹的死亡,形容為「退役」。在2015年4月9日某報章一篇馬經報道,標題為「金禧環球跛腳退役」,這或會讓人誤以為馬匹因跛腳,所以要退役,不能再作賽,但原來內文卻寫着「金禧環球」因腳傷太嚴重,被迫人道毁滅,實情是該馬匹已經死亡了。

翻查香港賽馬會的網頁,雖然馬匹是它的財政來源,但在網上卻沒有記錄馬匹死亡的數字,亦沒有在死亡馬匹的資料中交代死亡原因,只會在馬匹名字後加上「已取消登記」的註腳,這些不再賽馬的馬匹留下來的資料,只有牠們的戰績、總獎金、父母系的馬匹名字等。賽馬會的年報中,大家亦不會搜尋到「人道毁滅」、「死亡」等字眼,年報顯示每年約400至500多匹馬退役,卻沒披露當中多少匹馬是因死亡而退役。

馬會列明:退役馬或被人道毁滅

更讓人心寒的是,每年四五百匹退役馬中,到底有多少匹馬退休後會被殺死?根據賽馬會提供給馬主的「馬匹退役安排」表格(註1),寫明如果馬主將退役馬交賽馬會處理,「馬會或會將馬匹送往/贈予馬會認可的本港/內地/海外策騎機構。假如證明馬匹不適宜作馬術用途或出口,馬會或會將之人道毁滅」。

馬匹的傷病問題十分常見,除了關節問題和骨折外,另一項常見的病患是肺部和氣管內出血,因為馬匹肺部和氣管內血管都比較薄弱,容易在劇烈比賽下出現撕裂。根據筆者2021年12月16日查閱香港賽馬會網頁資料,馬匹的傷患紀錄資料庫在過去12個月,已有800多個紀錄,當中包括腳部受傷、發燒等等。2021年12月18日的賽事,馬會宣布出賽的馬匹傷患紀錄,包括賽後內窺鏡檢查發現氣管內有大量血液、韌帶受傷、食慾不振、左前蹄球節受傷等。

然而,這類傷病很大機會是人為造成,因為早在1700年代左右,人類已開始以種馬繁殖較適合競賽的馬匹,馬匹並非天生腳幼,是人類專門為賽馬而配種製造出來。

馬匹非天生幼腳

有外國文章引述研究指,現時賽馬博彩的馬匹,都是近親繁殖而來的純種馬,因此更容易出現基因問題。現代的純種馬比1750年代的初代純種馬更高,身上肌肉更發達,但腿更細、蹄更小,令牠們頭重腳輕,腳骨更易在高速奔跑中折斷。該文章引述美國加州純種馬農場駐場獸醫Jeanne Bowers指,純種馬很容易出現骨折,跑步時會出現肺部出血,有些幼馬更在出生時患上呼吸系統疾病,近親繁殖問題還引起馬匹不育和幼馬早死的問題(註2)。

一代馬王退役慘况

人類在賽馬活動所得的金錢及娛樂,是以殘酷地犧牲馬匹的生命所換來的。即使是一代馬王,退役後能否過好的生活,也要視乎馬主的安排,有些馬王可能要過悲慘生活,不但不能安享晚年,還要繼續被當作搖錢樹。

位於大棠生態園的大棠騎術學校,過去多年購入多隻一代馬王,牠們慘被賤待,吃的拉的混在同一馬廄內。筆者在2014年曾到訪該騎術學校,發現馬廄中養了約10匹馬,場地介紹多匹馬曾拍攝電影及在賽馬中獲獎,如1987年出生的多利,牠曾於影視作品《和平飯店》、《洪武三十二》、《秀才遇着兵》等演出,可算是馬王、明星馬;又如馬匹聚寶駒,1999年出生,介紹指牠是「跑馬地百萬狀元」,為馬主賺取了不少獎金。

這些馬兒曾經讓人類風光一時,但牠們退役後卻被賣到騎術學校,繼續供人騎、作搖錢樹。現場所見,有關馬匹所住的環境頗差,馬廄食住的地方均於同一處,有馬匹背部更有明顯傷痕(註3)。

馬匹是有血有肉的生命

馬匹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不是工具,任何一個文明社會對於工作動物,無論是日常生活、操練安排、比賽安全、退役生活等,都應該確保牠們得到善待,而不應只將為人類賣命賺錢的動物視作工具,當沒有利用價值時棄如敝屣。希望大眾每逢周三、周六或周日看賽馬的同時,也會反思這類以動物作為競賽的活動,是否值得存在?馬兒是生命,應值得被尊重及善待。

註1:bit.ly/3yD4lPB

註2:Liz Hardin: Are Thoroughbred Racehorses Being "(in)bred to Death?", 3 March 2021 (bit.ly/3E0gI9z)

註3:Nicole Chu:〈一代馬王的下場〉,《香港動物報》,2014年12月29日 (bit.ly/3F3yxFQ)

作者是《香港動物報》創辦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