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以仇恨養大的香港孩子(文:曾志豪) (09:00)

以父母之名,我真心替香港的下一代痛心,特別看到那些同樣以父母之名,卻只替政權背書和聲的人,「就係要你驚」。我同意這位姓屈的講法,播放南京大屠殺幾個「鬆郁朦」畫面不是最可怕,這種戰狼發言,才最令人害怕。如果說南京大屠殺是殘害了上一代的中國人,那麼藉「歷史悲劇」去播下仇恨種子,便是殘害我們下一代中國人。

輿論反對小一學童看「真實戰爭畫面」,並不是要反對「愛國教育」,而是很簡單的常識題:一個兒童可以接受何種程度的刺激?

如果一個只有6到7歲的小學生,可以看真實的屠殺畫面,那麼電影分級制還有什麼必要?只要舉出某些「高大上」又正確的理由,便可以在本應是一級的影片放入三級的畫面嗎?那老師可以在課堂播放《魷魚遊戲》,讓小學生看射爆頭,教導大家「社會競爭很殘酷」嗎?

香港已進入愛國戰狼年代

本來在正常社會的結論,便是「今次播放影片有欠周到,下次會播放適合學童年紀的素材」,已經完事。

但香港已經進入愛國戰狼年代,政權及其附從,視這次為愛國教育重要戰役,一旦「退讓」,便等於又一次「國民教育」的失利,於是內外夾攻,高歌猛進。

《人民日報》帳號「俠客島」發文,認定「學生被嚇哭應屬個例」,又說「去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還曾出現美化日寇侵華的題目,現在讓學生了解南京大屠殺的恐怖、日軍的殘暴和中國人民承受的苦難,不失為亡羊補牢」。這種「亡羊補牢」的精神便是官方口徑,果然香港的政權附從便和應「就係要你驚」。

香港的愛國教育理所當然要緊跟中央的一套,而幾十年來大陸的愛國教育培育出什麼樣的愛國成果?國家公祭日有市民在街上穿著和服,被人檢舉;日本發生天災,網絡便會出現「震的太好了」的仇恨言論;國民以破壞日本汽車、櫻花樹,一切和日本挨上邊的東西,表達愛國情懷。

最後要問,為何公開悼念南京大屠殺的死難同胞便是歷史責任,但公開悼念1989年六四天安門慘劇的行為,便要背負「煽惑」之名、承擔無妄的牢獄之災?死難的,難道不都是中國人嗎?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