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香港前景不明源於中央政策(文:劉進圖) (09:00)

來到2021年的12月,本來是總結今年經濟、展望來年前景的時候,但現實上這樣做有很大困難,主要的原因是,香港有幾方面的發展取決於北京的政策,而這些政策目前尚不明朗。

(1)衛生防疫政策方面

香港市民已厭倦持續兩年的檢疫隔離,調查顯示大部分市民認同需與病毒長期共存,願意定期接種疫苗加強劑,應付不斷變種的新冠病毒,期盼政府早日恢復對外通關,但中央政府一直堅持以「清零」為防疫目標,而特區政府為爭取與內地通關,設法照搬內地防疫措施,入境隔離要求有增無減。內地經濟發展以生產製造為主,只要貨物如常進出境,嚴防境外人員入境的影響不算太大,但香港是國際金融商貿等服務業中心,長期嚴格限制國際旅客進出形同經濟自殺,中央若要求香港在衛生防疫上緊跟內地,香港經濟將會元氣大傷。

(2)企業上市方面

內地企業赴美國上市熱潮告終,因中美關係持續惡化,就連今年才赴美上市的滴滴出行也宣布籌備退市,計劃轉移至香港上市。本來這對於香港證券市場是好消息,但中央斥責內地企業赴境外上市時,提出了一系列的監管問題,例如內地消費者的交易數據有否充足保護,會否落入外國監管機構之手?內企若轉赴香港上市,這些監管問題還是否存在?香港與海外監管機構簽下的信息交換及監管合作協議,內企來港是否全盤接受?這些政策問題若不盡快釐清,內地科網企業來港上市便會困難重重。

(3)外國僱員簽證方面

香港過去本來是來者不拒,並積極提供國際學校學額,吸引更多外國人來港定居,把香港打造成國際大都會,但近兩年香港在處理境外人員的工作簽證上,有愈收愈緊的迹象,好些外籍教師無故被終止簽證,一些外國主流媒體的記者簽證突然不獲續期,本地大學的國際級科研人才被迫離開。這些消息令外資機構擔心,香港的旅客入境政策及外籍僱員工作簽證安排,正逐步與內地看齊,隨時受北京的外交政策影響,甚至被用作向某些西方國家施壓的工具。假如這方面的問題無法解決,香港在吸引國際人才匯聚上將會大不如前,這對經濟發展是很大的不明朗因素。

面對這些不明朗因素,單是強調香港盡快與內地通關、加速融入大灣區發展等,是不足夠的;內地市場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香港人對此知之甚詳,但香港之所以有別於內地城市,香港人之所以有別於內地居民,很大程度是因為香港是高度國際化的都市,香港人的國際視野、國際經驗和國際聯繫,遠遠高於內地,這是香港的核心軟實力,也是香港最有價值之處,這方面的實力若被削弱,香港就很容易被取代,變成華南沿海地區的一個普通城市。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