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美國為什麼更需要「拜習會」?(文:歐陽五) (09:00)

「老朋友」見面的「習拜會」結束,誰是最大贏家?雙方又各自得到什麼?——這是會後亟待搞清楚的兩大問題。

「老朋友」是「習拜會」開場中國主席對美國總統的善意稱呼,後者避開「老朋友」一詞,美國原助理國務卿拉塞爾(Daniel Russel)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解讀說「拜登今年夏天已公開否認兩人(習拜)是『朋友』,(故而)拜登則微笑着提醒習,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都必須遵守相同的規則』」。這在一開始就成功營造了一種近似一方(中國)示好而另一方(美國)要求「你先進步」的印象。拉塞爾說:「雙方元首都在開場白中設法佔據『話語高點』。」

對華「軟刀割頭不覺死」

美中元首會是美國提出的,美國更需要它,雖然中國也有需要,但兩種「需要」有着本質不同。近4年來,美國無端挑起對中國的全面遏制,這種全球最強國對世界次強國的挑釁是單方面(美對華)、全方位、無理由(含虛構理由)、赤裸裸乃至無所不用其極的,其「於理不合」世界都在看,美國必須弱化自身的「西部牛仔」刁蠻,盡可能營造對華「軟刀割頭不覺死」之效果。而改善形象效果之極致莫若舉辦元首會。這就決定了美國之於「拜習會」要的只是形式,是假象,而中方於「習拜會」要的是內容,要「重歸正軌」,而這注定會落空。

由是,媒體報道「中美元首在會晤開始時都帶着燦爛的笑容,並熱情地在視頻中向彼此招手」、「拜登在會晤數小時前簽署基礎設施建設法案時,戴的是一條帶有白色條紋的酒紅色領帶。到了視頻會晤會場,他卻換上接近『中國紅』的純紅色領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戴上了藍色領帶,拜登所屬的美國民主黨代表顏色即是藍色」、「但拜登在點名(中國)人權、經濟以及印太的關切課題時收起了笑容,並緊握手邊的熒光筆,在看似友好的氛圍中,突顯出緊張的底色」。

更耐人尋味的是,會後在中美各自向世界給出首腦會「總結」時,中方洋洋灑灑「一二三四」條;白宮聲明「突出重點」,其中大談台灣,指出「美國持續奉行基於《台灣關係法》、美中三個聯合公報及『六項保證』的一中政策,美方也強烈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或削弱穩定和平的行為」,注意:《台灣關係法》置於美中三個聯合公報之前,而所謂「六項保證」正是近4年美國向中國發難端出來的極端惡劣之「武器」。還有,連西方媒體都特別指出「白宮聲明裏沒有『不支持台獨』這句話」,而拜登信誓旦旦的「這5個字」被視為此次「習拜會」中方最大的「實質性收穫」。會前媒體推測的「習將在元首會邀請拜出席北京冬奧會」不見蹤影,反而是閉會後,拜登稱考慮「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可知,一切都在預定計劃中,「拜習會」與抵制北京冬奧會皆是拜登政府對華戰車的部件,部件服務於戰車,戰車服務於拜登對華戰略。

「退一步進兩步」

同是對華出手,特朗普都在明面,無所顧忌,不加掩飾,其國務卿蓬佩奧衝在第一線。拜登不會這樣,他有着愛爾蘭裔中產階級的優雅、特拉華州律師素養乃至兩屆副總統歷練,身段放低與手勢柔軟,更能制敵於無形。同為遏制中國,拜登為特朗普所不及處:一、找準「七寸」,瞄準「科技戰」,推出「芯片聯盟」之類手段,從根上打擊;二、整體抗擊,從點到面,推出斥資超過40萬億美元的「重建美好世界」全球基礎設施計劃,妄圖以此壓倒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三、改特朗普單打獨鬥為「群毆」,重點拉住歐盟,英國航母、德法戰艦到南海,即被美國視為「聯合抗中」成功例證;四、利用領土糾紛攪亂中國「大國外交」,中日、中印尤甚。拜登政府對華手段更隱蔽,進攻性更強,以「台灣牌」為例,軍機接踵上島、美軍駐台公開化等,皆已事實上觸碰中國紅線。也由是,拜登政府才需要包裝,需要所謂對華「緩和」,以「退一步進兩步」,於是較中國更需要「拜習會」。

中國如何反握敵腕

中國當然認清拜登所為,反握敵腕而制之,在針鋒相對美國同時,將歐盟、日本、印度等區別對待,分而治之,盡可能化為友軍,該硬則硬,宜軟則軟,讓「乒乓外交」之類傑作再現,此其時矣!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