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野豬生存無罪 請漁護署收回格殺令——勿被人類的仇恨掩蓋雙眼(文:梁美寶) (09:00)

2021年11月9日晚上,北角天后廟道發生野豬與人類衝突事件。根據一段閉路電視拍攝到的片段所見,當時一名輔警手持電筒照向一隻躲避在私家車後的野豬,野豬隨即慌忙撞向人類,導致有人受傷,這隻本身已受傷的野豬更驚慌至跳落10米高的山坡,當場慘死。

漁護署隨即突然以人豬衝突為由,宣布會展開捕殺市區野豬行動,見一隻殺一隻。

香港野豬關注組、多個來自五湖四海的動物機構及許多愛護動物人士對這野豬格殺令感到嘩然及憤怒,並透過《香港動物報》的網上收集聯署,短短兩日,已有逾6萬名市民簽名反對,要求署方收回這殺豬令。但漁護署卻無視這些反對聲音,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於11月15日在電台節目中表明會採取果斷行動,每月進行5次獵殺行動,更不排除重發狩獵牌照,讓人持槍殺野豬。

野豬生命同樣應獲得尊重

野豬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野生動物,同樣是有意識、有思想、有感受的生命,同樣應獲得尊重。無奈野豬不懂人語,在這次意外中,卻無辜成為人類與野豬衝突的犧牲品。漁護署於11月12日公布於市區定期捕捉野豬並人道毁滅的措施,漠視野豬的生存權利,將牠們在市區存在視為死罪,這做法極不合理,亦與過去一貫的動物管理政策原則相悖。

許多研究野豬的組織均表示,野豬一般不會主動攻擊人,而且牠們天生非常細膽,當見到人類靠近時,會非常驚慌及逃走。隨着近年郊野愈來愈少,城市發展迅速,亦直接影響到野豬、牛、蛇及許多野生動物的棲息地,這些本來在郊外才能見到的本土動物因覓食或走錯路,才經常遇見人類。然而野豬是否真的如此可怕?相信許多人都未必會認同。

正當漁護署高調公布考慮重新發出狩獵隊牌照,我們可嘗試理性調查及判斷這些被人類指控危險傷人的野豬,究竟是否真的要一見就射殺?根據警方公共關係科的回覆資料,在11月12至14日,總共有24宗野豬發現,有關野豬均是全部自己回歸大自然,並無傷人的紀錄。同時,亦有不少市民提供過去拍攝到警察護送野豬離開的相片,另亦曾有不少野豬一家大細走到中環長江中心水池游水的新聞,最後野豬都是乖乖返回山上。

誰才是人豬衝突的受害者?

當然,野豬走進市區是不理想。有許多人覺得野豬很可愛,但卻不了解牠們的性格很害羞及膽小,受驚嚇後更會胡亂撞來撞去,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沒了,像今次的野豬跳落山坡而死,亦可能導致有人受傷。漁護署稱近年野豬傷人個案有上升趨勢,過去3年平均每年有10宗傷人個案,但人類惡意襲擊動物(包括野豬)的案件遠超每年10宗,包括捕獸器致殘、用刀將野豬肢解等恐怖案件也有出現,人豬衝突到底是野豬較恐怖,還是人類較恐怖?到底誰才是人豬衝突的受害者?

昔日香港,漁護署曾經向民間發槍牌,有一批稱為「野豬狩獵隊」具合法槍牌的人士,經常以保護村民為名去狩獵野豬。隨着社會愈來愈走向文明,多了人關注動物權益及人道問題,加上愛護動物人士與漁護署多番溝通,近年推出多項寬鬆措施,包括推行野豬絕育計劃等,並開始追蹤行蹤及統計野豬的數目,漁護署終於2019年宣告停止續發槍牌予野豬狩獵隊,亦獲得許多市民認同,期望香港變成一個更文明、更動物友善的城市。

漁署曾言「野豬一般不會主動襲擊人」

然而,漁護署今次突然開倒車,由動物友善政策,倒退為撲殺政策,這「殺野令」的做法實在令人非常失望及憤怒。野豬一般不會主動襲擊人類,這句話曾於2017年,漁護署回覆立法會議員書面質詢時寫道:「野豬一般不會主動襲擊人,但在受驚或被挑釁的情况下,可能會出現攻擊行為。」

很多市民都有曾與野豬近距離相見而和平共處的經歷,漁護署將野豬定罪前,有否調查每年平均10宗的傷人事件原因及具體經過?反觀過去人類襲擊野豬的行為並不少見,包括設置捕獸器,甚至出現肢解野豬事件等,野豬成為人豬衝突的受害者,數量只會比人類受害者更多。

這次漁護署緊急推出的新政策,並非針對野豬傷人或主動對人襲擊的事件,而是一刀切將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捕捉及人道毁滅,這做法等同將野豬視為生存即該死,而非針對野豬有否作出襲擊人類的行為。

應教育大眾與野生動物和平相處

當出現人豬衝突時,野豬其實是被動一方。因為人類城市化發展,野豬的棲息地減少,難免會有野豬走進市區範圍,而野豬走進市區根本不是罪。相反,人類可以有很多主動方法減少人豬衝突,包括以絕育減少野豬數量、以教育防止市民餵飼野豬等,這些都是尊重生命的方法,而不是通過殺戮來解決問題。

更重要的是,人類未必懂得如何與野生動物相處,這次意外,當然無人希望發生,但政府亦應藉此機會教育大眾野生動物的不同特性,當遇上牠們時,大家應如何和平相處及離開。愛護動物的人士和團體一直希望香港能朝動物友善政策方向發展,對於漁護署這次開倒車,深感痛心和不滿,盼望食衛局長陳肇始及漁護署諸位官員,可以聆聽我們的聲音,立即暫停有關殺豬的做法。

今日野豬行出市區要被殺,令人擔憂的還有其他動物如牛、蛇、馬騮等等,會否他日也慘遭殃?希望人類不要被仇恨掩蓋眼睛,而向無法言語的動物發泄,請放野豬一條生路。

作者是《香港動物報》創辦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