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實現《巴黎協定》目標 須適應與減緩並重前行(文:許吟隆) (09:00)

在英國格拉斯哥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大會落下帷幕。會議期間,與會各方就實施《巴黎協定》的核心問題展開實質性的談判。其中,適應氣候變化的議題,在本次氣候大會上受到更多的關注。

在本次會議上,「適應」與「減緩」平衡,希望更多資金流向適應領域,是廣大發展中國家和國際社會各界一致的強烈呼籲與熱切期待。其間,中美在聯合發布的《中美關於在21世紀20年代強化氣候行動的格拉斯哥聯合宣言》中,明確提出「認識到適應對於應對氣候危機的重要性,包括進一步討論全球適應目標並促進其有效實施,以及擴大對發展中國家適應行動的資金和能力建設支持」。但要真正實現適應和減緩並重絕非易事,目前發達國家承諾的資金大部分流向了減緩領域。

2015年達成的《巴黎協定》,目標是把全球平均氣溫較工業化前水平升幅控制在2攝氏度之內,爭取控制在1.5攝氏度之內,本次氣候大會突出為實現1.5攝氏度全球溫控目標需要採取的行動努力。然而,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剛剛發布的《2021排放差距報告》,按照當前各國承諾的2030減排目標,本世紀末至少還要升溫2.7度。因此,需要採取強有力的減排措施,盡早實現全球「淨零」排放(碳中和),才能遏制地球進一步變暖的趨勢,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這是毋庸置疑的。

但在另一方面,氣候變化帶來的災難性後果日益突顯。僅在2021年內,北美大陸發生1200年以來最嚴重的超級旱災、異乎尋常的熱穹頂現象,導致超歷史紀錄的高溫。歐洲也發生了特大洪澇災害。在中國,發生在河南、山西的洪澇災害造成慘重損失,內蒙古呼倫貝爾因暴雨導致水庫垮壩,沙漠深處的新疆和田也在一天降下了兩年的雨量。這些災難性的後果時刻在提醒人們,氣候變化已經嚴重危及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是時候需要採取全方位的綜合應對行動了。如何採取有效適應措施、開展廣泛的適應行動,以盡最大可能減輕氣候變化帶來的災難性影響,已成為應對氣候變化必須正視的問題。

適應與減緩並重不可偏頗

在2007年發布的《中國應對氣候變化國家方案》中,中國提出了應對氣候變化須適應與減緩並重的原則。但從應對氣候變化的實踐來看,適應工作的力度還遠遠不夠。

其實,在《巴黎協定》中,有關適應的議題涵蓋甚廣,如預警系統、應急準備、緩發事件、不可逆轉和永久性損失和損害的事件、綜合性風險評估和管理、風險保險設施、氣候風險分擔安排、其他保險方案、非經濟損失、社區的抗禦力、生計和生態系統,以及適應的新技術開發、推廣和部署,還有氣候資金的獲取、教育、培訓和公共宣傳等。適應規劃的制定與實施、能力建設等,也是《巴黎協定》高度關注的事項。

可以這樣說,《巴黎協定》所涵蓋的適應事項,涉及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能夠全面落實,會對保障人類社會的生命財產安全、保障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起到巨大的積極促進作用。

鑑於適應的重要意義,中國於2013年曾發布《國家適應氣候變化戰略》,目前正在制訂新的國家適應戰略,其目的是採取更加積極和有效的適應氣候變化行動,充分發揮適應與減緩的協同效應,達到有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目的。

應該指出的是,在適應方面,有不少前車之鑑。例如,由於氣候乾燥,2019至2020年澳洲的森林大火,向大氣中釋放了足足4億噸的二氧化碳,相當於全球116個二氧化碳排放量最低的國家一年排放量的總和。究其原因,防火物資不足、滅火行動開展不力是重要因素,這也暴露出當局在適應氣候變化方面的短板,在全球範圍內為適應不足導致的災難性後果敲響警鐘。

同時,適應氣候變化蘊含着巨大的減排潛力。試想,今年中國鄭州因水災大批車輛受損,僅維護和報廢這一項,要多排放多少溫室氣體?倘若做好增強氣候適應性方面的工作,這些損失可以大量減少,甚至避免。

科技創新增強適應能力

依靠科技進步和科技創新應對氣候變化,是2007年中國國家方案中提出的另一個原則。適應氣候變化的科技創新,意味着自然資源的高效利用、能耗強度的降低,顛覆性創新技術甚至可以實現能耗的大幅度減少。

資料顯示,1992年由於氣候變暖,中國華北棉鈴蟲大爆發,給華北棉花種植帶來毁滅性的影響,大劑量的農藥使用不僅效果不彰,也帶來一系列的生態環境問題,華北棉花生產成本劇增,從經濟、環境各方面來講都已經得不償失。但與此同時,氣候變暖帶來的潛在熱量資源增加,使新疆棉花的大面積種植成為可能,棉花種植「矮-密-早」技術體系的創建,保障了新疆棉花的優質高產,是適應氣候變化的農業氣候資源高效開發利用的典型案例。

中國的適應實踐涵蓋領域相當廣泛,尤其是在農業領域,有着世界上最豐富的生產實踐,像新疆棉花種植這樣鮮活的適應案例比比皆是。藉此次全球氣候大會召開之際,系統梳理,凝練昇華,可以為當前需要緊迫開展的適應行動提供方法學的指導,實現由原來的被動適應到有計劃的自覺行動的轉變。

筆者認為,當前各國需要大力加強適應氣候變化的宣傳,提高公眾適應意識,加強國際合作,發達國家切實履行《巴黎協定》中有關對發展中國家資金和技術支持的條款。我們欣喜地看到,本次大會達成的《格拉斯哥決議》,承諾2025年適應基金倍增,但筆者認為這還遠遠不夠,需要全球一起努力加大適應行動力度,最大限度地減輕和避免氣候變化的危害。同時,加強適應科技創新,探索高效的、可操作性強的適應路徑,以切實的適應行動保障公眾的生命財產安全,促進「雙碳」目標的實現(中國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促進全球可持續發展。

作者是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