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防止自殺 由家出發(文:楊卓叡、門妤、葉兆輝) (09:00)

家和萬事興,在中國的文化中,家庭一直佔有一個很重要的地位,也是一個社會組成的基本單位。家庭本應是每個人的「避風港」,在外遇到工作或學業上的困難,回到家裏即使得不到幫助,也可以感受到背後有人支持自己,得到動力去衝破難關。然而,本地也有很多不能正常運作(malfunction)的家庭,存在着不同的困難和挑戰,例如家庭成員不和,或者因為成員的疾病和財產問題產生的困擾,以致家庭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香港每年約60%自殺個案發生在家中

家庭悲劇在香港並不罕見。根據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本中心)在國際期刊Injury Prevention上發表的最新研究,香港每年約有60%的自殺個案發生在家中(註1),按照每年有大約900人死於自殺計算,一年有約500宗的自殺個案在家中發生。相較其他地方,例如韓國的約30%,香港在家自殺的比例較高,與美國、加拿大等地相若(註2)。

在自殺者當中,我們發現女性、獨居以及孤寡者在家自殺的機會較高。研究結果亦顯示,不同年齡的自殺者,在家中自殺的風險不一。約30歲前,年輕人更傾向於在家自殺;而在約30歲以上,老年人較中年人在家中自殺的機會更高。

在香港,無償家庭工作者(unpaid family workers)以女性為主,她們獨自在家的機會或因此較高;而老年人因為行動不便,自殺者更傾向於在家中了結生命;獨居、孤寡者則因為家中並無其他人而更便於行動。相反,我們相信中年人或許考慮到若然在家中自殺,會讓房子變為「凶宅」,從而會在其他地方結束自己的生命。

在個人層面的風險因素之外,我們的研究進一步發現,香港的西北地區在家自殺的情况較其他地方顯著。社區層面的分析結果,佐證了個人層面的風險因素。香港的西北地區,如元朗、天水圍一帶,較遠離傳統的市中心,家庭貧窮情况相對嚴重。其次,長者如獨自居住在當區,其他親人未必能經常探視,容易產生疏離甚至被遺棄的感覺,因而增加了悲劇發生的機會。

軟件硬件配合 做出有效干預

大部分的自殺個案是可以防止的。既然家庭作為每個人的歸宿,同時應該是防止自殺的起點。我們應重新建造家庭作為防止自殺的屏障,無論在軟件和硬件上都可以配合,做出有效的干預。

我們分析了一些死因庭的數據,發現一些自殺者遇到問題,因不知道從哪裏尋找協助而感到無望。

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及其他非政府機構,先及早識別各區中有需要的長者,利用地區的資源,定時探訪,尤其是隱蔽和獨居的長者及弱勢家庭,了解他們的需要及審視他們的心理健康狀况。

同時,各方亦要幫助獨居長者、新移民等群組融入社區,並讓他們了解社會上現存的資源,若他們有任何身心健康上的需求,可以隨時尋求協助。

長遠而言,我們要提高社會整體對於心理健康的認知,並減低對精神健康問題的標籤與歧視,鼓勵有需要的人士主動求助。

同時,我們亦要善於運用公共資源,提供有利於身心健康的生活空間,以彌補香港私人空間不足的問題,包括使用地區的圖書館、學校、社區中心等,讓它們成為區中的「聚腳點」,建立社區互助和睦鄰的關係。

限制獲取自殺手法的機會

針對不同的自殺方式,我們亦有不同的建議。在防止燒炭自殺方面,本中心曾經在屯門及元朗區進行一次為期12個月的社區實驗。在大型連鎖超級市場的配合下,在其中一區的超市,把燒烤炭置於上鎖的貨架中。若顧客需要購買,可以讓店員幫忙取炭。實驗結果顯示,「鎖炭」的一區燒炭自殺率相較另一區顯著降低(註3)。

在家庭層面上,我們建議住戶,尤其獨居長者,在住所中安裝「窗花」,並長期保持上鎖,除了可以減少不必要的意外發生,亦有助阻止自殺悲劇上演。

這些措施成本不高,亦易於實行,讓衝動而有自殺傾向的人士「停一停,諗一諗」。限制獲取自殺手法的機會,是國際認可有效的防止自殺方法,可以為他們爭取更多時間,提供及時的干預和支援,或許就可以挽救一條生命。

現在本港正面對青少年及長者自殺增加的問題。我們相信防止自殺需要從家出發,讓每個家庭都參與其中,發揮其應有作用。防止措施不僅針對高危群組,還要於家庭和社區推廣。大家多行一步,結合社會上各持份者的共同努力和配合,多管齊下,從而降低家中發生悲劇的機會,讓家真正成為每個人的「避風港」和得到支援及關愛的地方。

註1:Yeung, C. Y., Men, Y., Chen, Y.-C., & Yip, P. S. F. (2021). Home as the first site for suicide prevention: a Hong Kong experience. Injury Prevention. doi.org/10.1136/injuryprev-2021-044396

註2:Rhee, Y. J., Houttekier, D., MacLeod, R., Wilson, D. M., Cardenas-Turanzas, M., Loucka, M., Aubry, R., Teno, J., Roh, S., Reinecke, M. A., Deliens, L., & Cohen, J. (2016).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of death place for suicide; a population-level eight country death certificate study. Social Psychiatry and Psychiatric Epidemiology, 51(1), 101-106. doi.org/10.1007/s00127-015-1148-5

註3:Yip, P. S. F., Law, C. K., Fu, K. W., Law, Y. W., Wong, P. W. C., & Xu, Y. (2010). Restricting the means of suicide by charcoal burning.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96(3), 241-242. doi.org/10.1192/bjp.bp.109.065185

作者楊卓叡、門妤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博士生,葉兆輝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