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本屆政府民生改善力度 令市民失望(文:周永新) (09:00)

今年《施政報告》的封面雖以「齊心同行 開創未來」為題,宣傳方面卻用上「新局面、新氣象、新未來」,可能特首真正想告訴市民的,是香港正面臨一個新的局面:這局面從香港回到「一國兩制」的正確軌道開始,這樣才能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才能迎來新氣象、才能開創新未來。

「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好」

但市民理解特首所指的新局面嗎?市民認識特首所形容的新氣象嗎?市民能夠回應特首的呼籲、齊心同行的開創未來嗎?特首所說的3個「新」,當然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但香港過去3年出現的改變,相信市民普遍感受到的,是香港的政局真的不一樣了!至於改變能否迎來新氣象和新未來,市民多不大了了。市民知道的,是「北部都會區」將成為香港未來的發展重心,香港的經濟也必須融入國家經濟的發展策略,這樣才能走上光明的未來。總的一句,市民所能理解的,正如前特首董建華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

說了這麼多題外話,現在要返回施政報告中一些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改善建議。合併長生津和取消強積金對冲,上次講了,其他最為市民關注的,是歷屆行政長官都視為政策「重中之重」的住屋問題,及香港常為人詬病的貧窮問題。

施政報告發表前,市民都期望特首能提出一些具體解決住屋問題的辦法;這方面,特首在施政報告中說了些什麼?「我說要較徹底地解決香港市民『住』的問題,我們需要的不是因時制宜的短期『招數』,而是持之以恆供應土地的決心」(《施政報告》段81);為免市民失望,特首補充說:在未來10年,政府已覓得350公頃土地,足夠興建33萬個公營房屋單位。

解決住屋問題建議 傷透公屋申請者的心

聽了特首以上一番話,市民會感到興奮嗎?市民會覺得長久以來困擾市民的住屋問題得到解決嗎?特首要徹底解決市民「住」的問題,市民不會有異議;對於「北部都會區」能夠提供大量房屋單位的說法,市民就算有保留,也不會反對。但市民不明白的是:政府為什麼不可以同時提出因時制宜的短期「招數」?過渡性房屋不是因時制宜的短期「招數」嗎?其實,市民關心的,並不是什麼徹底或短期措施,最重要是他們的住屋困難能盡快得到解決。

對於那差不多30萬公屋申請者,他們唯一的盼望是盡快「上樓」(分配房屋單位),特首提出的「北部都會區」——這徹底解決住屋問題的方案,市民會覺得對自己面對的住屋困難有幫助嗎?特首說10年內有足夠土地興建33萬個公營房屋單位,但運房局長及後承認,輪候公屋的時間,在未來10年或20年,都未能達到不超過3年的承諾;特首和負責官員的說話,除了傷透公屋申請者的心,市民會覺得政府有解決住屋問題的決心嗎?

回歸後政府公營房屋政策拿揑不定

市民「住」的問題未能解決,追根究柢,還是政府的公營房屋政策拿揑不定:回歸初期,董建華大力增加公共房屋的供應,輪候公屋時間一度減至3年以下,但一場亞洲金融風暴,加上「沙士」病毒的衝擊,一切公營房屋計劃驟然停頓,建屋量大減。到曾蔭權年代,政府不再積極開發土地,公營房屋建設邊緣化。到梁振英年代,解決市民住屋困難成為政府政策「重中之重」,但累積下來的土地短缺,猶如擋在政府面前的一座大山,最後無功而還。林鄭月娥以置業為政府房屋政策的主導思想,結果:市民不知政府的房屋政策是協助他們置業,還是解決他們的住屋困難?

另一存在已久並為市民關心的問題,是香港的貧富懸殊變得愈來愈嚴重。對於「貧窮問題」,特首在施政報告有以下的話:「香港的貧富懸殊是大眾關心的議題。政府的責任是透過收入再分配,提供社會安全網,照顧有需要人士。去年底公布的2019年貧窮人口數字,計及所有現金和公屋福利後,成功把貧窮人口大幅由政策介入前的149萬減至64萬,可見安全網能有效發揮再分配功能,為不少基層市民提供實質援助,讓他們脫離貧困。」(《施政報告》段121)

以上一番話,看來特首是想市民相信,在她出任行政長官4年多以來,香港的貧窮問題因政府的扶貧措施而大幅得到紓緩,並且舉2019年為例:經過政府各項現金和公屋福利等措施的介入,貧窮人口從149萬減至64萬;因此,特首的結論是:政府設立的社會安全網能有效的發揮收入再分配功能,貧窮問題已得到改善。特首以上的說法,有事實根據嗎?

本屆政府扶貧力度令市民失望

特首所提貧窮人口的數字,是按照政府訂立的貧窮線得出來的。附表顯示:從有數字的2009到2019年間,貧窮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維持在20%間:最低是2011、2012、2014年的19.6%,最高是2019年的21.4%。經過政府恒常現金(如長生津)和非恒常現金(如出租公屋)的介入,貧窮人口在總人口比例下降至最低2011年的7.1%和最高2009年的9.9%。從附表可見,在過去這11年,貧窮人口的數字其實沒有太大變化,2011年及隨後兩年的數字略為減少,主要原因是2011年政府設立最低工資;同樣,政府引入長生津後,長者貧窮人口佔比減少了約一成。

總言之,香港貧窮人口的數目,過去10多年並沒有大幅的增加或減少;以收入來計算,香港5個人中,約有1個生活在貧窮線下,而政府提供的現金和非現金福利,大概可以把貧窮人口的數字減半或更多。這就是香港現今的貧窮情况!至於窮人數目的增減,主要看政府有沒有決心推行一些積極的扶貧措施,例如設立最低工資和長者生活津貼。以扶貧的力度而言,本屆政府的表現,應令不少市民感到失望。

回看施政報告中的扶貧建議,有以下4項:一、合併長生津;二、以在職家庭津貼協助低收入在職住戶;三、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的申請住戶提供現金津貼;四、落實取消強積金對冲。合併長生津和取消強積金對冲,這欄已有分析,不再重複。在職家庭津貼和輪候公屋申請住戶現金津貼,援助對象都是收入較低的家庭,特別是一些有兒童成員的家庭。政府對低收入家庭兒童的協助,現在分散在各項不同的政策和措施上,包括學童的書簿津貼、午膳津貼、課外活動津貼等,實在有整合和完善的必要。

施政報告還提到社會安全網和收入再分配的關係,下次再談。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