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新選制為泛民預留空間 提名譚香文何錯之有?(文:韓成科) (09:00)

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開始,多名泛民人士相繼取得提名並報名,包括新思維狄志遠、黃大仙區議員譚香文以及離島區議員方龍飛等。在譚香文的提名票中,其中一張來自第五界別、港區人大代表陳曼琪,一些網民隨即質疑為何陳曼琪要提名政見、立場都南轅北轍的譚香文。陳曼琪隨即在社交網站發帖解釋:「提名意義不在於提名某個人,亦不等於認同他(她)的政見,而是為力促『愛國者治港』新選舉制度多元性!」

陳曼琪提名譚香文顧全大局

其他泛民人士同樣獲得建制派選委的提名,但都不及「陳提譚」惹人關注,原因一方面在兩人曾同時擔任黃大仙區議員,分屬兩大陣營,過去在議會內有不少火併,現在卻突然「一票泯恩仇」,難免令人感到錯愕;另一方面陳曼琪身為人大代表,來自被稱為「國家隊」、體現中央意志的第五界別,現在卻將寶貴的提名票給予一名泛民區議員,自然引起各界熱議。

然而,陳曼琪已經表明,她提名譚香文並非因為認同其政見,而是希望令新選制更加多元。即是說,提名的不是譚香文個人,而是她背後所代表的聲音和民意。事實上,新選制不但無意搞「清一色」,更為符合愛國者要求的泛民人士預留了發展空間。一個最明顯例子就是地區直選由比例代表制改為「雙議席單票制」,如果像某些人所說是為了趕絕泛民,守住提名關已足以辦到,沒有必要對選舉制度動大手術。

「雙議席單票制」的設計,不但是為了遏止激進勢力的滋生和發展,更為泛民預留了一定的發展空間。在「雙議席單票制」之下,泛民憑藉自身的票源,很大機會取得一定比例的議席,從而讓泛民的聲音能夠在議會內彰顯。當然,前提是參選的泛民人士必須符合愛國者的資格和要求,之後更要通過「資審」一關,最終也要經過選民投票的洗禮,提名不過是第一步。

既然新選制從來沒有對泛民關上大門,而在現時的提名制度下,參選人必須獲得選委會每個界別不少於2名、不多於4名委員的提名,這意味着如果第五界別的選委都因為政治立場而拒絕提名所有泛民人士,將令到所有泛民都不能入閘,這顯然不符合選舉制度的原意,也不利於新選制體現最廣泛的代表性。所以,陳曼琪提名政見不合、理念不同,以至曾經的對手譚香文,出發點當然不是認同其政見,更不是支持其當選,而是為了更好地體現新選制的多元性,讓不同的聲音能夠在立法會上彰顯,這是顧全大局的表現,何來批評之理?

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在談到不搞「清一色」的問題時,是這樣說的:「我們強調『愛國者治港』,絕不是要搞『清一色』。香港絕大多數市民素有愛國愛港的傳統,『愛國者』的範圍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廣泛的。香港中西文化交融,社會多樣多元,一部分市民由於長期生活在香港這樣的資本主義社會,深受西方教育文化影響,對國家、對內地了解不多,甚至對國家、對內地存在各種成見和偏見。對這些人的取態,中央是理解和包容的,也堅信他們會繼續秉承愛國愛港立場,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限,積極參與香港治理。」

選舉良性競爭能者居之

這說明中央對於泛民是有所區分,最極端的反中亂港分子,必將完全出局,這是鐵的底線。但對於一些因為對國家對內地了解不足,因而存在成見和偏見的人,中央是理解和包容的。在這樣的劃分下,極端泛民以至對新選制採取杯葛、「軟對抗」的政黨,在香港政壇將再沒有出路;至於回到愛國者隊伍、符合愛國者要求、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線的溫和泛民人士,仍有機會參與香港治理,立法會的大門也依然為他們打開。如果選委在提名中,完全不給予溫和泛民出路和空間,不讓他們回到愛國者隊伍中,這等於是將他們推向激進泛民一翼,對香港政局穩定不是好事。

新選制下的立法會選舉,不論議席、選舉辦法、選民資格如何變,有兩點是不會變也不能變:一是選舉必定有良性競爭,競爭甚至較以往都激烈,想「躺平當選」、「自動當選」已是絕不可能。二是能者居之,既然能夠入閘的都屬於愛國者,參選人就必須以能力、政綱、表現爭取選票。這樣,有泛民人士參選不但是正常現象,更是體現新選制代表性的應有之義。

陳曼琪提名譚香文,當然不代表她是認同肯定譚香文,也不是認為譚香文比其他參選人優勝,而是為了令選舉更具競爭、更有代表性,出發點是為了新制度運作得更好,這樣的提名請問何錯之有?

(編者按:狄志遠已報名參選立法會功能界別社會福利界,朱麗玲亦已報名;譚香文已報名參選九龍中地方選區,李慧琼亦已報名;方龍飛已報名參選香港島西地方選區,陳學鋒亦已報名)

作者是香港文化協進智庫高級副總裁、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