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向「新界北都會區」說10個「不」(下)(文:潘焯鴻) (09:00)

繼續「新界北都會區」的討論,香港生活和經營成本高昂,極度需要謀劃一個提供發展機遇和有利於維持生活水平的發展方案,政府總不能拋出一句「大市場、小政府」或「積極不干預」,就將發展責任拋諸腦後。

(7)黃金機會引入競爭 向港鐵壟斷說不

港鐵,廣義上是由地下鐵路和九廣鐵路合併而成、一個屬於香港的集體運輸系統。無論由昔日政府補貼土地藉以支持鐵路發展,到近年的服務委託協議,政府全資興建鐵路,再委託港鐵管理建築工程及營運鐵路,港鐵成長的方程式其實離不開政府政策扶持和公帑或土地的補助,嚴格來說港鐵是香港人用公帑養出來的一個企業。

記得東九龍線嗎?由2014年的《鐵路發展策略》聲稱這條由鑽石山站途經彩雲、秀茂坪及安達臣道接駁寶琳站的新鐵路支線,將會在2019至2025年落實,到現在仍然無影無蹤。運房局長陳帆在2020年11月諉過於難以克服山勢造成的困難,2021年5月又說需要優化方案,2021年10月推說涉及龐大資本,需要深度研究。這種謀劃時天花龍鳳、部署時東拉西扯,而執行時軟弱無力,就正正反映政府根本沒有能力平衡港鐵意願與市民期望,原因之一就是港鐵一直壟斷香港鐵路發展。

香港人不但需要忍受港鐵每一條鐵路建設的延誤,而且論成本,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每公里造價34億元、沙中線57億元,西港島線更加達到62億元水平。看看英國最新的高鐵二線,穿山過水的高鐵系統,最新造價亦只是每公里約20億港元。關鍵在於港鐵的壟斷身分,以及服務委託協議,變相令政府無法抗拒港鐵不斷超支而造成的世界最貴水平鐵路造價。日本和韓國有些高鐵造價每公里更少於3億港元。

「新界北都會區」發展,涉及多個鐵路項目。香港實在需要為鐵路發展引入競爭,絕對不能繼續容忍港鐵不斷壟斷和推高造價。

(8)不容許囤積土地及房屋單位

香港由來已久的發展模式,講求公共土地收益的公義,先由政府收回土地,統一規劃並且以公帑興建基礎建設,將土地增值後,以拍賣或投標形式推出市場。這樣一來,投資在土地建設的公帑就能夠合理地從土地價格中收回,公共財政結構亦因此變得穩健。

但近年,政府愈加縱容地容許發展商囤積土地。更甚者,囤積土地的區域甚至覆蓋政府規劃的新發展區和新市鎮區域。政府不但吝嗇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更容許以私人參與模式發展,結果就折損庫房收益,並且令本來的結構性赤字更加嚴重。

2019至2020年,無論在政府政策醞釀上,或者在公眾共識和支持上,根本沒有任何理由放棄三讀通過空置稅。利用對空置單位徵收稅項,迫使它們被釋放出市場,這樣不但能夠迅速增加市場供應,更可以利用市場原則讓租金和樓價獲得紓緩。

(9)發展不能造成財政重擔 挪威經驗值得參考

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後,先評估「新北都」發展年期需要20年,最近進一步說爭取壓縮到15年。建設和發展的速度就是財政開支的承擔規模,是最現實而尖銳的難題。筆者嘗試以新近政府關於規劃發展文件的數據,評估「新北都」的財政投入規模。

按照政府慣常的財政規劃預算,新發展區的財政投入可以大致分為基建開支、運輸網絡開支和土地成本。根據發展局於2019年3月呈交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的文件顯示,佔地分別1000和300公頃的「明日大嶼交椅洲填海」和「欣澳和龍鼓灘填海」,基建開支為1770億元,即平均每公頃基建開支約1.36億元。另外政府特別為兩個總共1300公頃填海區具體地計算包括道路和鐵路的運輸網絡成本,需要2730億元,即平均每公頃運輸網絡開支2.1億元。另外以「新界土地特惠補償制度」計算,就算以比較廉價的農地乙級基準賠償收地,按照2021年10月的刊憲價格,每方呎需要賠償1110元的75%,即每公頃開支大約8960萬元。筆者因此估計「新北都」每公頃財政投入為4.36億元。亦即是說整個3萬公頃「新北都」可能需要投入約13萬億元。如果林鄭月娥成功爭取在15年內建成,估計每年須投入8700億元,亦即是說「新北都」平均一年支出已經耗用香港公共財政儲備於2020/21年度結餘(9278億元)的約94%。

錢從何來?挪威政府養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 of Norway)或許可以為香港帶來一點啟示。該基金源於1969年挪威發現北海油田後構思,挪威政府目光如炬,為了善理這筆得來不易但終有一天會耗盡的「自然財富」,該國遂於1990年代創立該主權基金,轉化石油天然氣收益投資於73個國家的股票、債券、房地產及基建等,讓世代永享「自然財富」產生的永續紅利。執筆之時,基金市值規模達到約11萬億港元,財務上挪威約24年來累計投入了約2.7萬億港元投資,分別產生了約6.9萬億港元和約1.3萬億港元利潤和匯率衍生增值。

換句話說,我們本來就毋須急於在15年內建成「新北都」,如果我們複製挪威那24年經驗,並且將發展規模縮減三分之一,容許發展年期延長至24年、甚至更長,10萬億元的總財政投入理論上我們一樣可以利用成立「新北都發展收益共享基金」解決,毋須為公共財政帶來附加壓力,甚至可以協助政府解決結構性財政赤字問題。容許香港人人做老闆,組建規模達到2.7萬億元的基金,哪怕是270萬港人參與人均投資100萬元(或更多人投資平均較小的金額),抑或容許機構投資者參與,利用海外投資所產生的紅利投入「新北都」的發展,由於我們發展的本質就是製造具有增值價值的土地,我們因此可以將土地有序拍賣和發展,並將產生的收益以分紅形式讓參與投資的香港人世代永享。

(10)不能放棄制度優勢和國際接軌機能

香港的法律和專業制度,承襲了英式標準,並且能夠與國際自然接軌。在大灣區與國際接軌的機能上,香港不但能夠扮演一個積極獨特角色,更加能藉以增加整個區域的競爭優勢。「新北都」的產業規劃上,我們應該無時無刻強化和發揮上述優勢,不斷增強香港與國際接軌的機能,讓「新北都」成為一個能夠好好謀劃將來的百合匙——不但可以解決纏繞良久的房屋問題,更可以尋求經濟領域突破的機會,讓香港更宜居和再度發光發熱。與此同時,面對大灣區的互聯互通,思考上我們需要一些胸襟和突破,如果做不到遐邇一體地規劃、群居和一地建設、笙磬同音地發展,一切將會變成空談。

(三之三.完)

作者是「香港方略」首席研究員、「中科監察」主席、英國Chatham House會員、國際戰略研究所會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