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要走就要走(文:任建峰) (09:00)

饒舌歌手MC $oHo & KidNey近月一首作品《係咁先啦》在香港流行起來。這首饒舌的歌詞表面上是在說離開一個派對的矛盾,但實在是帶着很多與港人移民有關的一些隱喻,當中這幾句令我印象特別深刻:

「來讓我一個走

Sayonara 各位親友

無謂要我找藉口

不如誠實吧 你我都玩夠」

的確,在近期的移民潮(我的定義會包括本身持外國護照而決定「回流」海外的港人),不少港人對於自己移民的決定都會有頗壯烈的說法。他們大多都會說到自己有那麼不願離開、有那麼不捨得香港、離開後會繼續為香港怎樣怎樣集氣。

思念家鄉、思念還會在香港的親友,都是很正常的。不過,事實就是,絕大部分決定移居海外的港人都是自己選擇的。這並不是說決定移民的人沒有「好」的理由去離開。眾所周知,近年決定移民的港人,都不外乎基於幾個大理由,包括因政治經濟大環境對香港前景欠缺信心、為了學業或就業機會、為了孩兒們的教育或思想空間(不要以為這只是一個「黃絲」想法,我認識不少「藍絲」因擔心孩兒在香港校園會被「黑暴」荼「黃」毒而移民!)等因素。

不需要把離港說到很不好意思

不過,就正如《係咁先啦》歌詞所說,這些說到底都是一些移民者認為與香港已「玩夠」的理由。既然這些又不是什麼不光彩的因素,就真的不太需要把離開香港說到好像是很不好意思的事。反觀,若把自己的離開說到那麼不願意、去到海外後又會為香港做什麼,這反而會傷害到決定留下來的人。

對於不少希望移民,但是因各種理由而不可離開的香港人,聽到移民者說這些東西,很容易會視為有資格、有能力離開的人的「風涼話」。而對於那些縱使可以離開,但決定在香港堅持下去的人,移民者說到自己離開是有那麼委屈,但又是那麼大義,在某程度上都是一種侮辱。再者,就算移民者是真心像《係咁先啦》歌詞中提到那樣「走嘅時候有 少少內疚」,老實說,那些原本不捨得移民者離開的港人,始終都要像在派對中「個個醉晒」那樣活下去,移民者那份一廂情願的依依不捨,或許只會是感到「冇人理我嘅」。

與其滿口悲情 不如好好建立新生活

這一切令我想起廣東人有句「賣仔唔好摸頭」的俗語。這句話意味着,當要與一些自己覺得有親切感的東西離別時,就不要讓自己有太多漣漪、有太多依依不捨,既然決定了,就不如堅定地向前看,無謂拖拖拉拉。所以,對於已決定要移民的人來說,與其諸多內心矛盾、不斷向身邊的人表達滿口悲情話語,倒不如毅然地好好離開,在海外好好建立新生活。這不是說要與香港「斷六親」,大家仍可有限度去堅持自己對香港的感情,但始終人在海外,就要融入當地生活,香港的人和事就算想關心、理會,都不輪到千里之外的人吧。

這,或許就是決定移民者對留下來的人可以提供到的最大尊重。與其「走先喇係咁先喇 下次再玩吖」,倒不如撇脫一點,堅定地「要走就要走 要夠膽講出口」,好讓移民者與留下者都能好好活下去。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