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通關之難(文:陳景祥) (09:00)

內地和香港何時可以通關,現在看來仍然遙遙無期。去年11月行政長官訪京,希望爭取中央支持重啟經濟、恢復兩地往來,得到的答覆是香港當時仍未完全控制疫情,中央很難恢復通關;結果由今年中開始,香港疫情開始穩定,持續錄得長時間「清零」,其間出現零星本地個案,但都是在機場或酒店工作、因接觸來港人士而受感染;整體而言,本地社區已有一段長時間沒有出現大型爆發。

正當大家以為香港的抗疫成績符合了跟內地通關之要求時,得到的答案卻是:兩地防疫標準仍然有差別,關鍵在於疫情的追蹤;內地「健康碼」除了是持有人的健康狀况證明,還可以有效追蹤個人的旅遊史、居住地,以及是否接觸過疑似或確診新冠病患者等;跟香港現在使用的「安心出行」手機程式比較,後者只記錄去過哪些地方,且資料只由機主保留,而使用「安心出行」與否也純屬自願。內地認為這跟大陸「健康碼」的追蹤功能相差太遠,無法為通關提供足夠條件。

香港內地「健康碼」差距 主要在於私隱

今年7月,特區政府官員表示「港版健康碼」系統已在去年中完成研發,可與廣東及澳門互認,待恢復通關時就可開放給市民申請使用;特區官員解釋,系統載有使用者的核酸檢測結果,以及疫苗接種紀錄;很明顯,這種版本的健康碼在內地看來,功能太過「簡陋」!其後創科局長薛永恒透露,已向內地提交港版健康碼更新方案,建議可由用家自報行蹤、系統列出高風險區清單,或「安心出行」App上傳行蹤資料到系統等。很明顯,這跟內地「健康碼」的追蹤功能比較,相差仍然太遠,不符內地要求。

兩地「健康碼」出現差距,主要不在於科技水平,而是涉及私隱及追蹤功能可以去到什麼程度,及收集到的資料會如何處理等敏感問題。毋庸諱言,港人對在內地被「緊貼追蹤」都會有戒心,港版健康碼如果有這些功能,相信很難得到公眾接受!

事實上,內地也不會接受港版健康碼,且態度非常明確。「文匯網」在10月18日的文章說得很清楚,「內地『健康碼』可以主動記錄使用者到過的地點,一旦出現病例可以通過大數據篩查出密切接觸者,從而迅速切斷病毒傳播鏈。本港既然要讓內地對香港的防疫措施放心,自然應該對接內地要求,從一開始就開發功能完善的『通關碼』」(註1)。

禁譚耀宗赴京 項莊舞劍

人大常委譚耀宗近日表示,特區政府若依賴市民報告自己的行蹤,與內地現行機制差異很大,內地恐難接受;他批評特區政府做法是「拖延耽誤」通關,「既想通關,又不想按內地標準行事,對港府成功爭取通關不樂觀」。

譚耀宗本人就經歷過內地「外防輸入」措施的「嚴格對待」——他原定10月18日啟程赴京參加全國人大常委會議,但突然收到國家防疫控制辦公室通知,不批准他與3名列席代表赴會,原因是香港近期出現一宗源頭不明的新冠病毒個案。其實,香港只有一宗源頭不明個案,並沒有引起任何群組爆發,本地清零紀錄仍然良好,反而內地近期接連出現源頭不明個案!現在因一宗個案就高調禁止一名港區人大常委赴京開會,只會令人覺得小題大做,目的是要發出內地「外防輸入」措施極嚴的信息,並強烈暗示在健康碼的標準上,內地不會讓步!

去年「兩會」推遲至5月舉行,港區人大政協代表合共200多人赴北京,大會安排了他們提早出發,先在深圳檢測。由此可見,人大和政協代表在疫情期間赴京開會有先例可援,也有一套應對措施,當時香港疫情控制並不比現在好,而且赴京有200多人,譚耀宗今年10月之行僅得4人,卻反而被拒入境!北京的決定,顯然是項莊舞劍,有強烈警示香港的意味,防控疫情只是藉口!

為何不能有「大灣區版」健康碼?

內地防疫政策仍然堅持清零,對於通關健康碼的要求,相信內地不會特別「遷就」香港。有人認為,入境問禁,香港人到外國,也要完全遵守當地的入境要求,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如此說法顯然站不住腳:港人到美、英是去另一個國家,返內地則是在自己國家出入;香港人在內地是中國人,在英、美則是外國人,入境安排有不同是很自然的事(英美不會特別「照顧」香港人,但內地會)。

北京對港澳行一國兩制,是為了體現尊重香港一制的「特殊性」,也是要照顧香港人的「特別要求」,而重視個人私隱正是香港社會的其中一種主要文明價值;這些都是老生常談的大道理,正如《基本法》內要落實全國性法律,北京也盡量容許香港本地立法,正是要照顧香港的特別情况。健康碼是公共衛生議題,「政治性」應該比較低,內地讓香港健康碼有別於大陸、在私隱保障上可保留較大空間,其實合情合理。

中央現在全力推動大灣區發展,希望盡量方便粵港澳的人流、物流、資金流暢通無阻,在通關問題上,健康碼的設計為何不能有一個「大灣區版」,既令香港人願意用,又可以符合內地(起碼在大灣區範圍內)要求?以現在的科技水平,難度應該不會太大吧?

港人自行申請內地版健康碼 更直截了當

現在看來,內地堅持清零、堅守外防輸入的做法短期內不會變,如此,香港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要配合國家要求,設計內地版的健康碼;二是乾脆讓港人直接向內地申請「內地版健康碼」,情形就如返內地要申請回鄉證一樣,日後入境內地時,就要同時持回鄉證和內地健康碼。

在內地做生意、工作、讀書,或家人在內地的人,可能願意申請內地健康碼,因為這是唯一「通關」方便往返內地方法,而且內地健康碼已在,需要的人就自行申請,專家小組也就毋須再花時間討論,反正內地要求很清楚,也沒有多大迴旋空間。港人自行申請內地版健康碼,反而更直截了當。

專家說清零:以後國際形勢變 中國肯定會變

對那些沒有需要經常往返兩地的人來說,如果他們不願意使用內地健康碼,往返內地就要隔離及接受多次檢測,如此情况等於兩地仍未完全通關。港人以外,如果外國人往大陸未來也需申請內地健康碼,他們的抗拒可能更大。到底內地健康碼是應對新冠疫情的臨時措施,還是長遠要進入內地的必須「證件」?如屬後者,影響就會大得多,因為這等於關上半道門,勢必令前往內地的人數大減,其對國家發展會造成什麼影響,北京應該仔細思量。

內地堅持清零,是擔心疫情大規模爆發會引起民眾恐慌、影響社會穩定,清零因而成了政治任務,故此凡不利清零的措施,北京都不願採納。

對中國內地清零政策的解說,我認為流行病學專家曾光講得最清楚:「因為世界周圍不穩,因為我們現在疫苗接種的還不夠,疫苗更新換代還沒完成,所以我們現在才需要清零。以後隨着形勢的變化,國際形勢變,中國肯定會變的……當清零的紅利不再存在的時候,我們就不會清零了」(註2)。

希望專家之言,也是內地防疫政策的思路。

註1:文匯網:〈防疫對接不要討價還價 「通關碼」應該一步到位〉,2021年10月18日

註2:鳳凰網:〈曾光:中國不會一直採取「清零」政策 不主張率先打開國門〉,2021年8月12日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