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從融入到反哺:中國給聯合國最好的50周年紀念(文:歐陽五) (09:00)

50年前,1971年10月25日,第26屆聯合國大會通過2758號決議,宣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

恢復合法席位50周年

50年後,中國為此舉辦了一場高規格的紀念活動,引發了國際輿論的高度關注,讓人們特別去思考中國與聯合國、歷史與現實的深刻互動——

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對中國和聯合國均有特殊意義。對中國而言,這50年是不斷融入世界體系、深度參與國際事務、參與全球治理、與世界各國深度合作的過程。這一過程加速了中國的改革開放進程,改變了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面貌,讓中國得以成為更好的自己。

聯合國因中國在其中 而變得更美好

對聯合國來說,世界上人口最多國家、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加入,讓聯合國大家庭更為完整,真正成為了世界性組織。中國對自身在其中角色的定位和踐行,包括「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公共產品的提供者」,也在深刻改變、影響着聯合國的格局和作用。在和平層面,中國堅持和平發展道路,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同各國開展友好合作,是聯合國維和行動的重要力量;在發展層面,中國7.7億農村貧困人口徹底擺脫貧困,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可持續議程中相關減貧目標,縮小了世界貧困人口版圖;在全球治理層面,中國堅定維護《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維護多邊主義,使全球治理體系趨向公正合理;在公共產品層面,從「一帶一路」到新冠疫苗,中國所提供的公共產品豐富且不設限、不築牆。簡言之,聯合國因為中國在其中而變得更加平衡、多元、富有活力和美好。

中國力挺聯合國 也對自身有期許

站在50年的節點,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深受新冠疫情困擾、經濟發展減速、全球化停滯、政治博弈加劇、極端思潮氾濫的世界。聯合國受制於多邊主義與單邊主義、民主與霸權、團結與分裂的對抗,治理效能和權威明顯下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本月憂心地表示,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面臨真正的失敗風險。

在此背景下,中國在50年的節點高規格紀念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既有支持、力挺聯合國在全球治理中核心地位的意涵,也有對自身作為的期許。

中國可有3點作為

聯合國成立至今,為維護世界和平與安全、引領全球發展議程、統籌解決發展領域關鍵問題、推動人類進步事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筆者以為,推動聯合國更好發揮作用、推進更好的全球治理,是對50年最好的紀念。為此,中國可有以下幾點作為:

第一,將東方文明中的合作觀、平等觀、包容觀進一步放大。東方文化強調相互尊重,國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強調求同存異,各方存在分歧是正常的;倡導和而不同,互學互鑑。這既與聯合國憲章的精神不謀而合,也是中國所倡導的命運共同體精神的內核。東方文化中的合作觀可以重建大國信任與合作共贏的國際關係,對聯合國作用的發揮十分關鍵。

第二,將協商文明融進全球治理過程。協商民主是中國經過長期探索建立起來的民主政治制度,在整合社會關係、提升決策效率等方面有獨特優勢。聯合國的集體行動陷入困境,協商式民主有助在各方訴求間找到共性與平衡點,既遵循聯合國框架下全球治理的基本規則,也保持一定的靈活性、彈性和開放度來達成全球共識,推動聯合國在應對新冠疫情、氣候變化等問題上更好協調各方集體行動。

第三,對自由主義價值觀的補充。世界範圍內,資本主義目前遇到的瓶頸,並非它所倚重的自由、民主、平等、人權等價值觀出現問題,而是在此之外,還需兼顧其他的價值觀,比如自律、團結、公正、集體意識、仁義禮智信的君子精神等。弱肉強食的強權文化、過度宣揚的個人主義與本國優先並沒有讓世界面臨的問題得到解決,更好的現代化須補充新的元素。這不僅僅是中國需要思考、探索的問題,也具有普世意義。中國外交部22日發布的《中國聯合國合作立場文件》,提出了「弘揚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推動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體現了這種互補和完善。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