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官喜出爾反爾 民怎安心出行?(文:劉進圖) (09:00)

政府上周四公布,下月起所有政府員工和市民須用「安心出行」智能手機應用程式,方可進入政府大樓及辦公處所,包括圖書館、泳池、體育館等,醫管局也計劃跟從政府做法,市民進入公立醫院範圍,不影響緊急服務下都必須用「安心出行」。有政黨批評政府出爾反爾,過去一直強調自願使用,沒計劃強制,如今卻要強制。也有關注基層的民間組織批評,強制使用對無法負擔智能手機的基層市民不公平,變相剝奪他們使用公共服務的權利。

官員未能提出具說服力解釋

政府聲稱要求市民使用「安心出行」是為了加強防疫,方便追蹤確診者行蹤,了解有什麼人曾近距離接觸確診者,但好些市民不願意使用,主要是擔心私隱缺乏保障,光顧餐廳等指定處所時,寧願填紙條留下行蹤,不想讓一個智能手機程式不斷記錄自己的足迹。政府自去年11月推動「安心出行」以來,一直尊重市民的意願,讓市民自行選擇,是填紙條或是用手機程式掃描「安心出行」碼,如今政府廢除自願選擇,要求市民進入政府管轄處所必須使用「安心出行」程式,向公眾交代的理據並不充分,而且豁免安排並不合理,許多需要豁免的人不獲豁免,一些不需要豁免的人卻自動豁免。

如果政府認為自願申報安排不可接受,就要解釋為何不可接受。不論在香港或海外,許多地方的防疫檢測和申報,都是採取自願填資料的做法,懂電腦的可以在網上填,不懂的可以在紙上填,政府要確保市民認真申報,可以立法規範和抽查跟進,很少政府會認為,必須使用某一特定手機程式來記錄資料,才能達成防疫要求。香港市民為何必須使用「安心出行」程式?填表格為何不可以?政府官員一直未能提出具說服力的解釋。

「替引入通關程式鋪路」說不通

如果說掃描「安心出行」碼像警察查市民身分證一樣,必須強制劃一執行,那麼,為何所有65歲或以上的市民可以豁免?有智能手機及安裝了「安心出行」程式的長者全部獲得豁免,但無法負擔智能手機的基層人士、露宿者等,卻不獲豁免,公平嗎?政府既然容許全港約130萬長者獲得豁免,接受他們用填表格留下詳細個人資料,來代替使用「安心出行」程式,就等於宣布填表格也能有效追蹤防疫,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能讓沒有智能手機或擔憂私隱的市民,以填表格代替掃安心碼?

如果說強制掃描「安心出行」是為了替引入通關程式鋪路,加快香港與內地通關,那在道理上就更說不通,因為通關碼要求的應該是旅客入境前14天或21天的詳細行程,不會只限於政府處所或某些商業場所,這只能透過旅客自願下載及貼身使用,不可能要求以百萬計沒有出入境需要的人「陪太子讀書」,每天被強制掃安心碼來成全少數需要通關人士。

連串出爾反爾 市民難以信任政府

更令市民擔憂的是,政府官員出爾反爾,拿不出合理解釋,並不是孤立事例,近日連串事件,一而再重複着這個令人遺憾的行為模式,像修例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原先承諾只限香港居民,最後通過時卻廢棄承諾;又如立例禁電子煙,原先向業界透露的信息並非全面禁止,最後立法時卻一刀切全禁;又如渣打馬拉松,大會在賽前一周公開說穿著印有「香港加油」字樣衣服沒問題,相關保安官員沒提出異議,比賽當日卻安排大批警員截查參賽人士,阻止穿了「香港加油」衣服的跑手進場。這連串出爾反爾的事情,令市民感到難以信任政府,無法安心出行。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