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大家離開香港是因為感到恐懼(文:鄭立) (09:00)

人口流失並不是單純的數字問題,並不是我們流失了5萬人,再找5萬個新移民進來,問題就可以解決。比方說,移出了青少年,移入了中老年,就會導致人口老化;移出了像醫生護士工程師這些專業人才,則會削弱社會機能。

流失的恐怕是人口的精華

有些客觀的現象已經浮現,例如學生數量出現有感的下降,醫護也出現缺口。可見香港不僅是流失了人口,而且是流失了社會需要的專家以及兒童人口,恐怕我們流失的並不僅是數字,也是我們人口的精華。

本地官僚們的反應,有掩耳盜鈴式的說人口沒流失;有人在歌頌大灣區未來的美好;有人則在說外國的情况有多差,多不適合香港人生活。軟硬兼施,都只是反映一個目標,那就是他們想阻止人口繼續流失。

因不再信任政府官員才離開

然而,大量人口流失,是源自恐懼。大灣區就算成為全宇宙最富裕的地方,會被捕、受審、坐牢的人應該也不會是受益者。外國的生活可能艱苦,但是活在害怕失去自由的恐懼中,會較舒適嗎?這些人害怕的正是香港的體制、法律、司法與行政程序,會剝奪他們僅有的自由、尊嚴以及財富。

政府官員放話其實徒然,別人就是因為「不再信任他們」才離開的。百姓看到的現實很簡單:不時就有人被捕,其中不乏醫生、消防員、護士、教授、公務員、銀行家;大量認識的親朋好友正在受審,不少人受行政程序與法律開支折磨;大量家庭陷入地獄,法律快速的改變,每天都在變嚴苛。百姓們恐懼應該是很正常的反應。

我在這裏留下一句,給有緣人看的:認真看這篇文章去到這裏的朋友,我不知道你在哪裏,或者你在官場中,或者你在監獄裏,或者你根本不在香港,那不重要。我給你的忠告只有一個:能拯救香港的人,不是現在任何一個在大聲力陳自己如何良知、如何正義,自己沒錯的人,那只是卑微的小人物;而會是反省自己過去的所有錯誤,說得出自己的錯誤,願意對大眾認錯,重新出發的人。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