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後疫時代當前要務:理順施政、兼聽則明(文:齊嘉治) (09:00)

新冠疫情在世界多國因病毒變種再次加劇,近日澳門疫情反覆;港府以「清零」為目標,總算在疫情猖獗之際勉強守住。特首林鄭月娥在最新一份《施政報告》中,繼續強調「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策略,並表明在眾多鴻圖大計之前,頭等大事仍是穩控疫情,目前香港唯一希望,是隨着疫苗接種率穩步上升,短期內能夠再度放寬社交距離措施,讓市民漸漸回復正常生活。

政府要兼顧歸納各方專長 互補不足

新冠病毒雖然令世界各國措手不及,但經過今次洗禮,亦提醒我們,公共衛生政策不是藥到病除那麼簡單。不論是接種疫苗,抑或其他措施,只有全民建立正面共識,才有可能順利推展。其實任何政策都必然涉及多範疇之知識,包括公共行政、經濟、城市環境等,沒有任何單一界別,可以代表絕對權威。政府之功能角色,在於兼顧歸納各方專長,互補不足,取長補短。特區政府行政主導架構,實為制度優勢;政策制訂過程中,可以參考能輔助有效施政、實證為本之專業意見,同時又可以透過協商,理順社會不同階層,關顧不同處境人士之憂慮。

但將制度優勢充分發揮,政府必須讓專業團體明白,所謂專業自主,並不代表該團體意見凌駕政策考慮。例如移民潮引發醫護人員流失,公共醫療首當其衝,容許海外合資格醫生在港執業,乃短中期內最合理之選項。醫學專業執意反對,表面上理由是要確保服務水平,但潛台詞卻是香港兩間醫學院之畢業生,比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培訓出來的醫生都更優秀。醫學專業幾乎完全沒有考慮社會整體情况以及利益,是意料之中,但在情理之外。

制訂加熱煙政策 應看什麼理據?

另外,據《明報》早前「聞風筆動」消息指,支持禁新型煙草產品之團體,約見食衛局官員以及立法會議員進行游說,更有反煙團體代表暗示,議員若非支持全禁,將有可能失去若干選委票。早前新制度之下首次選委會選舉已舉行,沒有人知道新常態下最終的平衡點;但觀乎反煙團體之氣焰,似乎有個別專業,仍然以為自己的意見,比其他人更有分量。

同樣是處理新型煙草產品政策之制定,今年第一季,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發表文件,表示傾向採取有效監管,央廣網也發表〈電子煙監管謹防一刀切〉文章,指出電子煙比傳統香煙有減害作用。但該文章亦務實地提出,政府應從禁網絡銷售電子煙,一邊「導正」新型煙草行業的運作,另一邊保護未成年人不能接觸有關產品,平衡各持份者利益。

事實上,世衛文件清楚表明加熱煙應被視為煙草製品,建議各個國家政府將其納入現行控煙規定,並無要求全面禁止,從事實反映,大部分已發展國家都遵從世衛建議。全球已有約70國接納加熱煙草產品,而中國更是世衛煙草控制框架公約(WHO FCTC)成員國之一。上月初,一群知名的亞太區醫學及科學界專家去信特首,說「如果香港要成功減低吸煙率,政府就應該容許煙民合法地選用更安全的香煙替代品」,「我們期望香港政府能參考科學數據作出決定」。這些專家引用日本數據:自2014年首次推出加熱型煙草製品以來,日本吸煙率下降了30%以上。由此可見,日本將加熱煙草產品納入規管的控煙方案,取得成功。

施政報告點出兼聽的重要

常言道,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這句話,除了意味成功爭取一件事,必須有所交換,從另一個層次去理解,也代表從政者,每個決定都在理想和現實的平衡之中。在施政報告中,特首再次提出「與青年同行」,並決定將「青年委員自薦計劃」轉為恒常項目,皆因特首明白政府之功能角色,故願意建立有效渠道,兼聽年輕人的意見,實為市民樂見。

聆聽意見,互補不足,取長補短,甚為重要。香港的抗疫歷程走到今天,為世界所稱許,正是由於政府在危機時刻,恰如其分發揮一定功能,在聽取專家團隊意見之餘,拉攏民心,讓廣大市民全力配合,才有如此佳績。如果只是偏聽一方意見,沒有可能達到如此佳績。

兼聽則明,特區政府必須擺脫過去由既得利益行業團體壟斷控制之局面,讓香港人在走出疫境後,更上一層樓。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