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為何《魷魚遊戲》沒被韓國封殺?(文:陳帆川) (09:00)

《魷魚遊戲》在全球大熱,韓國再次憑文化產業征服世界,並再一次「報憂不報喜」地將當地社會問題帶上國際舞台。不知道韓國的愛國者何時會跑出來大聲疾呼,要求政府封殺相關演員、製作單位和境外勢力Netflix?

下文包含小量劇透,閱讀前請自行斟酌。《魷魚遊戲》製作精良,從演員演技、敘事技巧、美術設計和音樂上,都毫無疑問屬於國際級數,沒有同類型日劇《今際之國的有栖》上出現的日式說教場面,以及令人「出戲」的動漫式人物造型。

雖然《今際》在遊戲設計上更加別出心裁,亦在亞洲大受歡迎,但相信只有熟悉日系風格的觀眾會比較受落;反觀《魷魚遊戲》的故事結構嚴謹,內容豐富,而且時常特寫演員臉部表情,劇力萬鈞,不會因為文化差異而感覺老土、尷尬。

蘊含政治隱喻 揭露社會問題

《魷魚遊戲》也跟揚威奧斯卡的《上流寄生族》、曾打破韓國票房紀錄的《韓流怪嚇》、憑別樹一格的暗黑手法廣受好評的《末世列車》一樣,蘊含大量政治隱喻,揭露韓國社會問題,包括低下階層生活、老人工作問題、外勞剝削、脫北者遭遇等。其中猝不及防的一幕催淚彈煙霧瀰漫、防暴警察亂棍狂毆示威者,看得人百感交集,也是韓國電影常常出現的橋段。

防暴鎮壓、債台高築、活摘器官、奉承外國人、集中營秘密折磨……《魷魚遊戲》囊括了所有令人揑一把汗的元素,沒有說韓國半句好話,只集中說好一個扣人心弦的韓國故事。它不但沒有因為諷刺社會而遭到封殺,反而成為了當地今年最強大的文化輸出,將韓國演員、製作,甚至童年遊戲,介紹給全世界。

如何說好一個國家的故事,方法有很多。在中國國慶檔期上映、以抗美援朝為背景的《長津湖》,兩天票房破6億人民幣,聲稱破了十多項中國票房紀錄,另一套主旋律電影《我和我的父輩》亦大收旺場。它們將中國演員、愛國情懷,以及集體回憶,呈現給全中國,成為強大的文化內循環,一樣成績斐然。

只是,中國什麼時候會拍出一套如《魷魚遊戲》般風靡全球的作品?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