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遠水難救近火 基層困境未解(文:何喜華) (09:00)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公布本屆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一如早前預告,本年施政報告並未有如以往「點心紙」式回應各方訴求,而是用上不少篇幅介紹本港在新形勢下未來發展,以及香港在經濟上如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呼應《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及香港發展8個中心,以加強本港的國際競爭力。報告勾畫出社會發展願景,未來發展一片美好圖像,香港似乎形勢大好,並已從過去兩年的社會事件及新冠疫症中走出陰霾。然而,報告中提及不少政策均屬長遠發展,與現時每日處於水深火熱的市民生活相距甚遠,似乎未能適時回應市民需要。

鴻圖大計發展北部 創科就業難惠基層

報告開首較大部分討論在新氣象下未來社會發展,當中特別提到將香港北部建設成為宜居、宜業、宜遊的都會區的鴻圖大計。都會區面積多達300平方公里,以開拓更多可供居住和產業發展的土地。當局估計,目前在北部都會區已規劃或規劃中的發展項目已提供35萬個單位,新構想都會區可額外開拓約600公頃用地作住宅和產業用途,估計可提供額外16.5萬至18.6萬個單位。整個北部都會區發展後,預計可容納250萬人居住,足佔現時本港人口的三分之一。當局計劃在都會區內可成立現代服務業中心、加強深港協作、加強創科及生命健康科技發展等,然而,以上計劃從構思到落實,隨時動輒10至20餘年,加上涉及的就業職位大多屬高科技、高技術職位,究竟北部都會區在發展後能否惠及各階層勞工?如何創造工種照顧基層勞工?當局需要進一步向社會說明及仔細構思。再者,都會區有否足夠就業職位,避免重蹈當年發展天水圍新市鎮的覆轍——居民因該區缺乏就業職位而要每日跨區就業,實在值得留意。

土地供應具長策 能否落實難樂觀

房屋問題向來是本港社會一大深層問題,持續困擾多屆政府。近月連中央官員亦公開提出,希望在建國100年之時,本港房屋問題將大幅改善,甚至再沒有劏房及籠屋存在。為此,駐港中央官員亦主動落區探訪劏房住戶,顯示關注住屋困境。最令人失望的是,施政報告並未有訂立取締劏房及籠屋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回應基層市民迫在眉睫的住屋困境。

特首提出多項建議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並估算在持續推進的大型項目及策劃中的項目下,可於中、長期提供住宅約40萬至50萬個,並指出2031/32年後的下一個10至15年的供應可高達56.5萬至68.6萬個,似乎供應漸露曙光。當局大刀闊斧訂立發展土地目標固然值得肯定,惟涉及多項法定和行政程序,包括:技術研究和設計、城規改劃許可、收地及安置補償,以至土地平整和鋪設基建等,過程中更涉及眾多持份者的利益,既複雜且艱難,實際上各種困難會否延誤房屋及土地供應有待觀察,目前亦難樂觀。北部都會區若要落實,政府應成立專責的新界土地發展局,聯繫持份者以整合討論,以理順並加快發展新界土地。

房屋問題短期難解 增過渡性房屋解困

根據政府最樂觀的預算,未來房屋供應最快亦要在10年後才有較顯著增幅,惟「遠水難救近火」,各項政策並未有回應當前20多萬宗身處困境的公屋輪候冊住戶的住屋需要。

在短期措施方面,當局只承諾將過渡性房屋由原先目標的1.5萬個單位增加至2萬個,但一如特首所言,未來10年公屋落成量更出現「頭輕尾重」的現象,就算全數落成,恐也不足應付基層市民的住屋需求。為此,當局應增加過渡性房屋的供應量至不少於5萬間。

至於為公屋輪候冊住戶提供的現金津貼試行計劃方面,截至2021年8月底,只有約3萬個合資格住戶受惠,受惠住戶數目低,計劃更未有包括非長者單身人士的公屋申請人,當局應盡快放寬申請資格,讓更多人受惠。

面對劏房租金高昂,當局雖然決議立法規管劏房租金,惟至今仍未有規管起始租金,任由業主訂立天價租金,令基層市民生活百上加斤。當局應盡快參考差餉物業估價署的租值,規管劏房起始租金。

應對貧富兩極化被忽視 未納入施政理念

在貧窮問題方面,政府表示在政策介入後,貧窮人口已由149萬減少至64萬;當局更提出主要以四大扶貧策略應對貧窮問題,包括:增加現金福利協助、發展經濟、加建公屋及加強強積金的退休保障功能。然而,扶貧並不全然等同處理貧富差距的問題,因後者涉及財富一次及二次分配、社會階層流動、政府稅收稅率等,同時涉及處理低下階層乃至中下層勞工的改善收入的機會。惟當局未有正視以上問題,只透過扶貧措施為貧窮人口提供有限度協助。特區政府未能做到中央政府提出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更未有提出處理貧富兩極化的策略,令人失望。

無大力處理社福規劃 弱勢福祉被忽視

施政報告中強調,當局用於社會福利的經常開支由2017/18年度的653億元,大幅上升至2021/22年度的1057億元,4年間增幅達62%,已成為開支最龐大的政策範疇(約兩成),然而,當中絕大部分均用於現金福利(2021/22年度的現金福利總經常開支增至674億元),其他非現金福利的支援水平卻未有大幅提升。弱勢社群中最為弱勢的人士,包括:有認知障礙的長者、智障人士、需要照顧的精神復元者,只能苦苦等待援手,政府多年來未有完善規劃土地供應及人力資源配套,忽視他們的需要,令人難過。當局須全面規劃社會福利,特別是處理上述弱勢社群的住宿和支援服務方面的人手及土地供應。

社會衝突加疫症 重建互信欠良方

事實上,過去兩年市民受2019年的社會事件及2020年至今的新冠疫症肆虐,生活已大受影響,本港政治氣氛表面趨向平靜,但市民對政府施政不滿並未減少,加上原有公民社會中的組織均先後解散,重建官民互信長路遙遙,惟施政報告對此隻字不提。縱使有再好的政策,若缺乏互信關係,亦將影響施政成效,當局必須研究如何重建市民與政府關係,提出具體解決良方。

回顧過去5年,特首林鄭月娥任內,與香港共同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挑戰,難能可貴的是,特首仍能緊守崗位,在最後任期內為本港訂立未來發展藍圖;莫論下任特首是誰,希望下屆特首能接受市民諄諄囑咐,救基層於水深火熱,帶領香港再闖高峰。

作者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