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凝聚力量 修補社會撕裂(文:張鳳儀、葉兆輝) (09:00)

據9月21日《信報》時事評論〈反修例涉案青年須重新融入社會〉,文中提及的「蛻變計劃」,旨在為參與反修例運動並25歲以下的涉案青年提供全面的社會心理輔導服務,及幫助他們獲得適切的司法處理,以便他們能夠重新投入社會作貢獻。這是一項值得支持的活動。

2019年起的反修例風波,毋庸置疑顯露出社會上有不同程度的撕裂,年輕人和其家庭就首當其衝最受影響。截至2021年6月30日,警方就示威活動拘捕了一萬多人,據估計約有6000多名25歲以下的年輕人被捕,有4000人是學生,其中2200人是大專生,當中包括不少本地大學的研究生。

反修例被捕入獄年輕人 過往行為良好

根據筆者所理解,對於案情較輕的年輕人,他們首先會被判入更生中心數個月,行為良好的會被轉送到懲教署轄下的中途宿舍,在此階段,香港善導會為他們提供在職培訓及輔導服務,其間可容許在指定時段外出上學或工作。如順利的話,他們會獲釋,再接受約一年的監管令,其間他們能回家居住,如常上學或上班,不過仍然要守宵禁令,懲教人員會隨時突擊面見他們。若他們不遵從監管條件,便可能會被再次送入更生中心。

過往被拘捕的年輕人一般都是非在學的人,涉及的案件大部分是與三合會相關罪案、毒品罪行、傷人及嚴重毆打、行劫、盜竊或其他嚴重的刑事案。然而,近年因反修例運動被捕入獄的,卻是過往行為良好、無犯罪紀錄者,正如有很多法官判刑時都形容這群年輕人本性不壞,只是受到當時的社會氛圍影響,一時衝動、鹵莽和愚蠢下犯案。就因為囚犯的背景有着南轅北轍的差別,實在需要探討一個更適時適切的方法,去幫助這批年輕人更生重投社會。

給年輕人機會 他們會給我們驚喜

在暑假期間,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本中心)回應香港善導會的邀請,為幾個因反修例判囚的年輕更生人士提供學徒職位。在起初,我們也有擔心他們會否對社會還充斥着仇恨、對內地的同事存有偏見,更甚是他們的性格會否火爆、容易作出挑釁性行為、能否跟其他同事合作得來等等。當我們給予年輕人一個機會時,他們往往會給我們一個驚喜,並帶出修補社會撕裂的很多反思。

出人意料的是,這幾個男生都彬彬有禮,談吐溫文,虛心學習,與其他年輕同事別無他樣,對於交託他們的工作都能一一辦妥。同時,他們亦毫不忌諱地道出自己在囚的經歷、他們的反省覺悟,以及他們面對現今的困難和對前景的盼望。如果沒有事故發生,他們應是大學的新鮮人,充滿憧憬的展開人生新一頁。他們在被捕時正是文憑試的應屆學生,在等候受審期間,承受着隨時入獄的壓力去應考;然而,他們卻堅忍地完成了考試,並獲得大學的錄取。他們被判囚的時候,就在大學一年級的上學期。

懲教人員都明白這批更生青年正面對的挑戰,為了給予他們有意義的學習機遇,不斷尋找不同類型的僱主,免得局限在快餐店當學徒。因為我們中心跟他們是首次合作,他們都前來探訪,並分享了教導這班年輕人的體會和理念。他們用心設法幫助這些更生年輕人重投社會,是十分值得嘉許的,大家都意識到,只要每人多走一步,就能為修補社會撕裂多行一步。

奈何,要修補社會的撕裂,不能單只靠懲教人員,或寥寥可數的僱主的幫忙,社會需要各階層人士去伸出援手,以實際行動給予年輕人重生的機會——這樣不單止是幫助一個年輕人、幫助一個被影響的家庭,而是幫助整個社會在新常態中重建,用接納和信任去消除仇恨和矛盾。如在政府的政策上,都可以給予這些年輕人有人生第二次機會,深信社會上的深層矛盾,也會因接納和關懷而有所化解。

「回家」對更生青年意義非常重大

在8月尾,這幾個小伙子因為行為良好,獲得懲教人員的獎勵,能夠提前離開中途宿舍,返回家中與父母同住。「回家」,看似是平常不過的事,又或是理所當然的事;然而,對於這些年輕人的意義,卻非常重大,因為他們就是靠着家人無條件的愛,來抵禦牢獄之苦和不安感。有更生的青年表示,自己最後悔的事情就是「對不起」家人,不但錯過了父母的生日,而且要他們為自己不辭勞苦和舟車勞頓地奔波,每天憂心。家人的愛,往往就是這些年輕人更生的原動力。

退學通知書如二次傷害

好景不常,其中一個年輕人滿以為自己的前景有一絲希望之際,就收到其大學的退學通知書,原因好簡單,就只是因為他干犯了罪行,令學校聲譽受損,在沒有機會解釋和辯護底下,直接被大學開除學籍。這張退學通知書就等同給年輕人二次的傷害,再次被判刑責,因為他另一年的青春又被褫奪去了,遺留下一片失落和徬徨。他們為自己所犯的事賠上了一年時間,失學卻剝奪了他們另一年的時間,甚至改變一生的遭遇。

筆者理解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所做的事情受到懲罰,這些年輕人都有為自己一時的鹵莽、愚蠢及罔顧後果的行為負責,已被判囚數月,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差不多一年的青春,更甚的是他們已留有案底。他們被「懲」治了,認真認錯了,亦悔恨當初,他們盼望的是可以重新裝備自己,將來能為社會作出貢獻。現今竟被已取錄的大學開除,就連被「教」的機會也失去了!

從前教育標榜「有教無類」,有「蠱惑仔」或「黑社會」洗心革面後,都能夠重返校園,有些甚至學成歸來,立志為同路人服務,盡己之力回饋社會,這些更生人士的故事絕不稀有。一些人以「殺一儆百」的態度去對待反修例的更生年輕人,但是否對整個社會發展造成太大的機會成本,得不償失?因為並非所有犯案的年輕人都是處心積慮、屢勸不改的嚴重罪犯。為什麼要製造那麼多障礙,令到他們感到氣餒和身處被遺棄的處境?

今天,如果我們未能夠提供有效的方法,幫助他們回轉,豈不是只會重燃原本已經消失心中的怨恨,延續社會的撕裂?智者常常提醒我們,要完全殲滅敵人,最有效的是將他們變成我們的朋友。在香港新常態之下,需要突破敵友二元的內耗思維,建立彼此互信和共贏的新平台,重新再出發!需要採取有效的措施,剛柔兼重,才可以長治久安,贏取社會不同持份者的支持。

真心悔改者 難道不應給予第二次機會?

最後,就如政務司長李家超在立法會上表示,政府會從不同方面着手去修補社會撕裂,凝聚民心,努力與市民溝通共建正確價值觀及思維,更會進一步聽取年輕人意見,匯聚共同力量,為他們提供安全的學習環境;因此,請容許我們再次呼籲,要重建和諧的社會,絕對不是一小撮人的責任,而是我們各界共同的責任。年輕人是我們的未來,犯法是需要得到懲治,同樣地,真心悔改的人,難道就不應該給予第二次的機會嗎?盼望大家都多一點同理心支持那些更生年輕人和他們的父母!

作者張鳳儀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培訓顧問,葉兆輝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