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中港反壟斷政策 為民解困也為長治久安(文:葉秀亮) (09:00)

本文將指出,中國近期的反壟斷政策,其實是使中國邁向更好發展,和使中國人民能分享到發展成果的必要一步,否則中國政治和經濟將會被鎖死在我們不願看到的泥潭。文章亦會討論,中國政府要求香港地產商自我解決香港房屋問題的因由、意涵和影響。

人民應信任國家主席還是富豪?

隨着中國近期對科網企業的反壟斷政策,相信中國領導層已意識到,若一任富豪們(其實是枱面上的「白手套」和其背後金主),繼續不受節制地野蠻性增長,不單止會危害到國家的管治,也會使中國國民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當馬雲提出「996」時,是何等豪氣和自以為是,而許多人基於對富豪的「自然」崇拜,也似乎看不出問題。但試想想,若每一個科技工作者、繼而是各類大公司職員均是996,即早上9時上班,一直工作至晚上9時,每星期工作6天,那是多麼恐怖的人間煉獄:晚上9點下班,回到家和洗完澡後應已是10點或10點半,兒女或已入睡以準備明天早課。到星期天兒女又可能要補課,一星期能有多少時間見到兒女,遑論發展親子關係?更糟糕的是,辛勤工作後所掙的錢,主要還是用來供房和支付高昂的補習費及醫療開支。

這是我們想要的人生嗎?如果不是,那中國領導人肯主動去處理這些問題,我們是否求之不得?至此,筆者希望中國人民和香港市民放棄對富豪們的「自然」和「盲目」崇拜,認清富豪們的主要目的,始終是想方設法累積財富,較好的或會捐一些出來,和不自覺地透過累積財富行動貢獻經濟,較差的則會不惜透過違背道德、甚至違法行為累積財富。絕大部分則會在環境許可下,盡量透過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卡位」運作,建立其在政治和經濟上的「相互支援」,目的是確保家族的利益得以永續,而不是為人民謀幸福。

韓國的啟示

其中最近似的例子是韓國:韓國各大家族均會以其經濟能力培養其家族成員,成為議員、高官甚至內閣成員,以保護其家族的經濟利益,以致韓國的政治和經濟,均已被鎖死在此「家族式官商勾結」的惡性循環之中。即使出現一些有大志的政治人物,也難以將韓國政治經濟帶出此循環之外,韓國的經濟發展也只能看韓國各大家族企業的業務發展。而普通人的最大成就,可能就是透過好成績入職這些韓國大企業。

然而,此類壟斷式家族企業,始終限制了韓國經濟增長和對高低薪勞動力的需求,不但高薪職位「一職難求」,就連普通職位也是相對較少。更糟的是,由於內閣成員也受家族政治影響,選出來的財金官員也不一定是真懂財經,和真的是為國家、人民和經濟着想,從而使到韓國政府在控制房價方面也是表現不佳(註),以致韓國國民除了上流機會甚少和收入有限,更需面對高房價之苦。

因此,若中國不推出反壟斷政策,和清除過往累積下來的諸多政治經濟矛盾,中國最終極可能會走進、繼而被鎖死在,比現今韓國更糟的「政治經濟惡性循環」。

對香港的反壟斷政策和其啟示

另一個近似而略為不同的例子,是香港的房屋問題。在過往的文章中,筆者已多次指出,由於香港官場的避責心態,和被選出來的財金官員並非真懂經濟,房屋官員只會以各種理由推說沒地,或說增加建屋土地有多困難,以致公私營房屋供應長期落後於人口增長,造成「劏房」式的蝸居和惡劣居住環境,以及提供地產商持續推高房價的基本因素。與此同時,在財金官員的避責心態、不知香港房市的市場結構特性,和不知如何阻止房市泡沫的形成與擴大下,即使市民肯無聲忍受劏房及各種壓縮居住面積的無理剝削,亦只能抵消部分房價上升的影響。簡而言之,雖然市民已無奈忍受蝸居之苦,但「納米房」的房價,以及「劏房」的租金,仍遠超市民可忍受水平,成為大部分市民之痛。

另一方面,由於地產商對香港的經濟和政治的影響無遠弗屆,即使有個別官員肯着力增加「遠不夠數」的建屋土地供應、或推出壓抑房市泡沫措施,也會有一些議員或官員「有意無意地」以不同方法將其化解於無形。有見此難解死局,筆者和其他有識之士,近年持續透過報章和可上報中國領導人的渠道,批評上述高官的失職和地產商的「非正式卡特爾聯盟」(Informal Cartel)。怎知罵下、罵下,竟然「罵出一個春天來」。比如說,在筆者早前透過上報渠道的建議文章中,筆者便指出:由於香港地產商群能通過不同手段阻礙香港房屋問題的解決,中央可能須出手規勸或整治香港地產商。

值得慶幸的是,中國政府近期應已透過一些途徑,告知香港個別地產商,宜自我主動協助解決香港的房屋問題:雖然香港地產建設商會近日在個別大地產商代表缺席下,開記者會表達「未聽聞」路透社報道的消息,但從其語氣改至樂意主動協助解決香港房屋問題,並表示擔心香港政府未能「合理」配合,相信地產商已意識到中國領導層的期望。

對此,筆者奉勸香港各大地產商宜主動同香港政府定下大幅增加建屋土地供應、最終消除香港劏房蝸居,和解決香港高房價問題的規劃,切忌「陽奉陰違」,或以各種手段阻礙香港房屋問題的解決。只要真心實意按中國領導層的期望去做,應可保住其過往累積的巨大財富,相對於此巨大財富,往後的利潤下降將顯得微不足道。再者,財富的進一步累積只不過是一個數字遊戲,各家族成員即使花十世也花不完,倒不如真心實意解決房屋問題,在香港市民心中留下一個好名聲。至於投資者,宜準備好房價可能會由現在的極高位,進入長期性大幅調整。

宜在有需要時用反壟斷法

從韓國和香港的上述經歷來看,中國政府日後也宜在有需要時,以反壟斷法阻止私營企業大至足以影響政府施政,和可輕易在政界或政府插入自己家族的代理人:一有此勢,可如美國當年般以反壟斷法將電話業務公司AT&T、石油巨頭打散成數間公司。否則,輕則可讓國家被鎖死在上述的「政治經濟惡性循環」,容許超大私營企業透過壟斷或卡特爾聯盟進行無理剝奪,造成韓國式或香港式的民不聊生;重則可讓富豪們隨意顛覆政權。

註:詳情見Paul Yip, From the Global Financial Tsunami to the Property Bubbles in Asia, doi.org/10.1142/9323.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