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炫富顯擺可以休矣?(文:譚經洋) (09:00)

近日香港蔚為奇觀的,乃是富三代鍾培生與富二代林作的拳擊戰,賽事籌備過程裏卻處處展現扭曲的價值觀,以炫富為樂事,平素的公眾形象也渲染美女豪車美食的奢華生活。但這一年內,不論是中國內地,還是香港,都着重處理嚴重的階級矛盾、土地問題。中國內地近來打出「共同富裕」、「第三次分配」的旗號,意指富豪在積累財富的時候,依然要不忘取之社會、用之社會,更要注意品德,避免社會觀感反彈,才能使社會持盈保泰,相關觀念並非中國獨有,美國富豪、社會賢達同樣以注重社會責任,以謙虛踏實,方能成為受各方尊重的人物。

散播「有錢大晒」的拳賽

香港具有一國兩制的特殊優勢,不在「共同富裕」的政策範圍之列,但香港士紳精英素來都有捐助社會、改善社會的願景。從英國殖民年代的東華三院、「保赤安良」的保良局說起,就有維持良好社會和諧的默契、造福人群之己任。鍾培生先生素有「香港王思聰」的渾名,但內地的王姓二代早已聲名狼藉,生意失敗,其人及其公司被法院多次列為「被執行人」、「失信人」,更涉及與網紅曖昧的「孫一寧事件」,如今也如同過街老鼠。鍾先生及林先生已到三十而立之齡、學歷過人;兩人長期更以能力、學識自矜,應當有識見注意到「共同富裕」的國策。過分出格的行為,不止代表個人、影響家族名聲,更會在當下香港加深社會大眾對商人後代的失望。當國內正在果斷扭轉歪風邪氣,「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即使內地部門觸手不及,但絕不會對香港無甚影響。

作為商賈之後,除了享受現成祖蔭的福氣、社會發展的成果,還應當有更多社會精英的責任、知識分子的承擔;動輒在公眾場合發言,流於酒色財氣,委實是教人惋惜,更是教內地同齡人側目。兩位已是公眾人物,對社會大眾有社教化作用。整個賽事準備過程中一直在散播「有錢大晒」、扭曲的金錢觀念;與教人定個小目標是「一億」的狂言狂語幾近無異。不僅不利於社會的良善風氣,即使視之為一般大眾娛樂,同樣與國家對娛樂事業的整頓方針背道而馳。曾經有內地文化界朋友對香港持續半年討論這場「盛事」大惑不解;筆者試圖為籌辦方對活動的用心之處作解說。但當該晚賽事,某個環節用之展現「龍的傳人」的形象及氣魄,結果實在讓人尷尬。

別在傷口上撒鹽

早在兩位富二代的炫富拳賽前,有一樁新聞與之相映成趣。近千名當然選委、自動當選的選委在全港各區設置超過1000個街站,向公眾宣傳理念、傾聽市民意見,這更包括了新鴻基地產主席兼董事總經理郭炳聯,亦有政協常委唐英年,堂堂香港的頂級富豪,仍然像民選議員一樣站立街頭,派發單張,接地氣與市民聊天、溝通,與市民同呼吸、共步伐,急民所急。

就在唐英年、郭炳聯落區後僅約一個星期,卻出現了鍾培生、林作的炫富拳賽,這教人情何以堪?究竟香港社會的階級問題還不夠深重,需要富三代來提醒年輕人,一輩子永遠都追趕不到富豪們財富繼承的速度嗎?

鍾先生祖父是人稱「工廈大王」的鍾江海,以祖輩餘蔭,人生得以順風順遂,家族生意基本上是靠租金為生,也就是全球聞名的「超級地租」,本質上沒有為社會創造更多財富,只享用別人的勞動成果。近來香港各大地產商都盛傳被約談,要求承擔更多建房、增加社會房屋供應的社會責任。香港的望族後人,大概不可能對上述幾項視若無睹、置若罔聞;自顧自的搞低俗娛樂事業,拉開財閥與寒門的生活距離,讓人更感到社會階級的分化,證明「有錢萬能」的扭曲價值。

當身處的社會,窮人居所漏雨透風,富人所住的廣宅華廈也不會安然無礙,歷史上已無數次證明這不變道理。因此不論在任何社會,受尊重的社會賢達,必然有更高的道德要求,克己復禮;不論是英國紳士或中國的士大夫,作為道德、文化先鋒,為社會帶來正氣;有起着帶頭作用、敢為天下先的正本清源精神。

「一國兩制」非「超級地租」保護傘

《經濟學人》在2014年的統計,香港的裙帶資本主義指數穩居世界第一位,一騎絕塵,大幅領先榜單裏次席的俄羅斯。這意味着香港本身已經是靠關係、識人勝於識字的「裙帶社會」,代際分配不光沒有財富的公正分配,甚至連發展機會的均等,都付之闕如。在這個社會情境下,繼續以炫富為樂,若在內地,恐怕早已被有關部門約談、訓話,甚至寫下悔過書。「一國兩制」並非「超級地租」的保護傘,而是確保兩種生活方式的並行不悖,更是要有利於國家發展大局的初心教條。

任何人執意要破壞社會風俗、扼殺「機會平等」、消滅青年的未來盼望,破壞香港200年來「濟弱扶傾」、「保赤安良」的精英商賈關懷社會的良好印象,最終天理循環,必然自食其果。香港傳媒及大眾應當鼓勵高貴的精神追求,拒絕及遏止吸引眼球、娛樂八卦雜誌的曝光;鼓勵香港望族後代承擔更多社會責任,立己立人,用好手上的福蔭,讓香港社會變得更公平、謙遜和友愛。

作者是旅居香港的內地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