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屆政府可以與選委共生雙贏嗎?(文:葉健民) (09:00)

完善選舉辦法後的3場選舉,第一場曲終人散,勝利完成。

投票率有多高?代表性有多強?競爭是否激烈?這些都是按舊有制度邏輯去考慮的問題,在新常態下都變得無關宏旨。在中央眼中,最重要的是要透過這場選舉,顯現出君臨天下全面控制的架勢。「愛國者」取得選委會絕對的控制權,反對派全面出局,DQ鄭松泰示範中央有絕對生殺之權,再來一個狄志遠勉強入圍添加點綴,整個過程鉅細無遺分毫不差跟足原來劇本,堪稱完美。

但中央去年不惜粉墨登場直接出手去整治香港局面,始終堅持要維持選舉制度,就是仍然覺得這個包裝還有多少剩餘價值,對繼續把一國兩制這台戲演下去還是有幫助。那麼這些受中央委以重任出任選委的愛國者,又是否真的不負所託,不辱使命?

有否令公眾有持份者感覺?

常識理解的選舉,最基本要有被代表者對代議士透過投票過程的授權認證,背後包含一種問責關係。這些元素,在完善後的選舉制度還剩下多少,大家自行判斷。但既然中央決意要保持選舉形式,那麼這群被委以重任的愛國者是否也應該花點工夫,去把這場預知賽果的選舉做得妥妥當當?至低限度,既然自己號稱自己代表全港市民,是否起碼要為令公眾有一點半分持份者的感覺,不要一而再勾起大家那份被摒諸門外的沮喪?

但過去數周,整個選舉過程固然不見有大型動員造勢大會,各界候選人普遍沒有興趣辦任何選舉論壇,絕大多數市民選舉單張電郵沒有收過一份,因為不少候選人連政綱也懶得公開發表。我份屬教育界,但就連代表我的選委面容長相也未見過,居所範圍宣示地區代表候選人的街板一塊也沒有。當年政府宣傳政改方案,說服大家要「袋住先」,其中一句口號是,市民手中有票總比只能看電視看選委投票好。但殊不知如今竟然連看電視也難找到半點關於選委候選人的資訊,何其諷刺。但從唐英年陳智思這些大人物在選舉前夕擺街站、辦家訪來看,中央也似乎還在意選委要做好令市民仍然感覺整場選舉與自己利益攸關的門面工夫。這1500名選委(有部分名額出缺)坐享特權,但真的沒有令中央失望嗎?

特權在手 選委如何運用?

選委會的選舉工程固然令人尷尬,但更大的挑戰,是在新的政治秩序下,這批人還會被賦予更大的政治角色。在未來半年多,他們既要提名立法會和特首候選人、直接選出部分立法會議員,也要決定特首寶座誰屬。在國家安全考慮下,他們大概只要緊跟中央,這些工作理應沒有半點難度。問題是,與以往不同,選委似乎還會被視為「公職人員」、「公僕」、「治港團隊」等等,言下之意,他們在公共事務的角色不會在3場選舉結束後消失,在明年政府換屆後依然會有所作為。是怎樣的角色、要發揮何種作用,此刻沒有人可以說清楚。中央當然可以從一個積極角度去想像,多了這批政治忠誠的隊伍去配合對港策略,不單有助壯大愛國者聲勢,可以提高輿論影響力,既能襄助特區政府施政,長遠來說甚至能擴充治港政治人才庫,絕對是一件好事。

但錢幣總有兩面,選委固然可以配合中央,但這個組合也代表不同利益,各有考慮,特權在手如何運用又是另一個問題。他們在關鍵時刻緊貼中央服從指示絕無懸念,但完成這些基本任務後會否順便為自己的個別利益略作爭取、利用自己的位置去試圖改變公共政策以配合自身發展,存在問號。存在便是合理,特權階層自有其生命力,試圖擴大影響是自然現象。

政府處理與選委關係 說易行難

特區政府要處理好與這個利益紛亂、各有地盤的特權組合的關係,說易行難。這些選委人多口雜,不見得一定會有小心整合充分協調的主流意見,當中各個組合的意見甚至可能會互相矛盾,政府對此如何回應,難度甚高。以往對付反對派,政府尚可利用爭取輿論新聞操作去周旋牽制,因為政黨始終有選票考慮,大部分互動也在陽光之下議會當中運作,不能過分偏離民意。但這些因素,並不適用於公眾無從問責的選委。而相對於傳統愛國政黨建制力量,這個選委團隊山頭眾多利益星散,要與他們討價還價的交易成本只會更高。對特區官僚來說,對這當中不少團體可能從來未接觸,甚至一無所知,對方是龍是蟲大概也搞不清。更何况,選委會召集人將由位高權重地位顯赫的重量級人物擔當,他打算如何做好工作發光發熱,將會直接影響下屆政府能否與選委們共生雙贏、施政可否順暢無阻。

下任特首要充分認識國內官場文化

倘若不幸地個別選委要求無理,又或者出於善意卻胡亂出招,特區政府的選擇除了是配合就範外,還只能求助中央。向負責特區事務的部門申冤投訴,要求他們直接出手幫忙,用組織紀律去壓住個別選委,這是一種辦法。困難之處,在於選委本身是中央視之為協助管治、監督政府的公僕。箇中分寸如何拿揑,取決於特首的個人政治水平。故此,下一任特首,除了要了解國家政治風向,更要充分認識國內官場文化了,了解黨政制度運作邏輯,必須要具備與各部委有長期互動實戰經驗,更要有廣泛而深入的內地官場人脈關係,方能處理局面。這些政治修為,不是單靠背誦文件領導講話、不斷重複自己愛國愛港便可以修成正果。特首選戰開跑在即,現屆政府中固然人人都是愛國者,但誰人有這些政治歷練?公務員出身、在殖民地管治下成長的高官,又有多少人經後天努力成功補課?情况令人不太樂觀。

完善選舉制度後,香港「安全」了,但新制度也為特區管治帶來新挑戰。愛國者治港新秩序全面確立,但特區有效管治仍是前路漫漫。

作者是政治學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