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北京環球影城入場者愛國嗎?(文:陳帆川) (09:00)

北京環球影城開幕成為中國熱話,門票炒賣至人民幣數千元一張仍有價有市,成功入場打卡的幸運兒在社交媒體上羨煞旁人。不過,民眾在美國破天荒幫助澳洲建造核動力潛艇、中美關係勢成水火之際,仍然對西洋主題公園趨之若鶩,這是愛國的表現嗎?

很多人認為中國大陸民眾說一套做一套,之前還因為新疆棉花事件而激動地抵制外國品牌,亦因為新冠病毒溯源問題而痛批美國抹黑,甚至連最近恒大爆雷、較早前的鄭州水災,都狠批到場採訪的外國記者。為什麼來到環球影城開幕,明明門票價格高企,喝一杯奶昔都要近百元,中國人卻吃美國的這一套呢?

愛國門檻隨時勢漂移

雖然愛國已經成為判定一個人政治權利甚至刑責的標準,但它其實沒有標準。愛國的門檻,隨着時勢而漂移。有時候狂熱地反美親共才算愛國,有時候卻不用分那麼細,大家都是地球人,就如《環球時報》的社評所言:「影城開幕的盛况呈現的卻是中美民間交往的熱情和仍在擴大的交往能量。」

既然愛國的標準因時制宜,民眾的愛國熱情如果鐵板一塊,無疑自討苦吃。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杜海濱導演2015年出品的紀錄片《少年小趙》,裏頭的主角就讀高中時,撐着中國國旗滿街走,喊反日口號,後來更立志反美帝,再後來便無以為繼,信仰崩潰,心態上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愛國要愛得聰明,很多人學會見風使舵。雖然每年搶購iPhone新型號,但當華為有難,還是得支持;雖然嘴裏說中國比美國優越,卻跑到美國留學感受牆外的大千世界,必要時又會在異鄉維護國家尊嚴。這種隨機應變的愛國模式,令人民隨時隨地皆可愛國,省卻自圓其說的煩惱。

香港老泛民愛國手法「過時」

今天遊歷影城跟愛國並存不悖,他朝遊園如果被批崇洋媚外,只要把舊照片撕爛,再將過程拍下發帖,便又是一門愛國的舉動。雖然香港老泛民強調自己愛國,甚至在面對國家與年輕本土派左右夾攻、腹背受敵之際,仍然從一而終、寸步不讓,但這種過時的愛國手法,得不到祝福也是理所當然的。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