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一方面批評平庸之惡 另一方面又助長它(文:鄭立) (09:00)

近年,不時都會看到有知識分子,或者是政客,談及所謂「平庸之惡」的理論。他們會說,社會會變成今天如此,是因為整個體制的平庸之惡。

所謂「平庸之惡」,就是在一個體制裏,被賦予一個職能後,人依照法律和上級的指揮去做事,放棄個人價值觀判斷,強調自己只是按章工作、依法辦事,因此,就算事情導致了傷害與惡果,這些實行者沒有任何良心問題,亦認為對於自己做的事情沒有責任。

而這世界上主要的暴政,都是經由這種平庸之惡實行的。實施暴政的,並不是如卡通片一樣惡形惡相的苛官酷吏,而是一大堆每天老老實實上班,平凡不過,對於政治與社會都不甚關心,只顧做好自己工作,養家活兒,放工後過自己生活,一生安分守己,服從法律與體制安排的所謂好人。

上面那一段實在不難理解,就是拾人牙慧而已。真正令人費解的是,不少批評平庸之惡的人,同時又會主張大愛包容,而對於某些人「他們只是執行他們的工作」、「他們只是按照規定去做事」、「制度這樣他們也沒辦法」這樣的辯解,予以認同與接受。一方面批評平庸之惡,另一方面卻又在助長平庸之惡,平庸之惡也有雙重標準?

正義與寬恕不可兼得

我們不能一方面批評平庸之惡,另一方面,又接受一個人在執行別人給予的工作時,可以去除道德責任。這兩者是衝突的,如果你反對平庸之惡,那麼人就要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不論是被迫的,或者是別人指揮的,都負上全責。如果你認同人為五斗米折腰或情勢職位所迫,就可以轉嫁自身的責任,認同人面對壓迫時屈服沒關係,那麼還反對什麼平庸之惡呢?

如果你在意平庸之惡所傷害的正義,大愛包容體諒這件事就不適合你,如果硬要去愛與體諒聽命行事去做壞事的人,那麼你同時也在助長平庸之惡。正義與寬恕,兩者是不可兼得的。空談道德,想兩者都要,既要包裝自己是正義之士,又要表現寬懷大量,得回的就只是自相矛盾的偽善。

良知道德之所以有價,是因為守住良心道德,真的有重大的風險與代價,在各方面都要作出困難痛苦的取捨,怕受傷怕犧牲的人,是沒資格大談良知道德的。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