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後9.11二十年」:美國能否避開第四個「時刻」?(文:歐陽五) (09:00)

本月11日「9.11」事件20周年,事發國美國以「喀布爾時刻」相迎,以國恥迎接國殤。

「喀布爾時刻」——美國「阿富汗大潰逃」——來自一則誤判:6月23日美媒報道,美國情報界判斷阿富汗政府「最快將在美軍撤離後6個月倒台」。基於此,拜登政府自認「還有至少6個月可以慢慢撤離,安全期直到12月末的聖誕節」。然而塔利班8月發起「閃電攻勢」,10天佔領約30個省會城市;當月15日,塔利班即攻佔首都喀布爾總統府,美國倉皇出逃已勢所必然。西方媒體稱「喀布爾機場恍如人間地獄」、「一架自喀布爾國際機場撤離的C-17戰略運輸機起落架上發現人體殘骸」、「至少3人從半空墮下死亡」,包括多架「黑鷹」直升機在內的軍用重型裝備被遺棄,有指「該價值數十億美元裝備都可以武裝一個小國的全部軍隊,而且還用不完」。

開城、西貢、喀布爾 美國3次失敗

報界稱「『喀布爾時刻』還原『西貢時刻』」,1975年4月的越戰美國潰敗,時任美國國務卿基辛格甚至向宿敵蘇聯求救,希冀給出美國「西貢撤離」時間。未果,敗逃大戲上演,主司撤離的美國艦隊甚至將46架艦載機推入大海以騰出艦上空間,淒慘無以復加。美國中央情報局西貢站站長湯姆.波爾加(Tom Polgar)向白宮發出撤退「最後電文」寫道:「這場持久而困難的戰爭,以我們的失敗而告終。在美國歷史上,這是獨一無二的經歷……不從歷史中汲取教訓,則必然重蹈覆轍。願我們不會再有第二次越南般的經歷,希望我們已經從中汲取了教訓。」

波爾加希冀以「西貢時刻」來避免「喀布爾時刻」,美國可以卻沒有做到,有論者給出答案:「美國是一個靠戰爭、掠奪、屠殺、奴役起家的野蠻國家」,為進入和控制亞歐大陸而發動或參與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敘利亞戰爭等等戰爭,「美國信奉的是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以這種文化征服世界的國家最終必然以失敗告終」。

論者重提「朝鮮戰爭」,世人憶起「開城時刻」。1953年7月,朝鮮半島停戰協議在開城達成。有說「聯合國軍」總司令、美國上將克拉克(Mark Wayne Clark)曾哀嘆:「我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在沒有取得勝利的停戰協議上簽字的將軍。」他沒好意思供認其人為敗軍之將。

在台灣問題冒進 置美於前所未有險境

歷史以3個「時刻」給美國3次迷途知返機會,美國卻不自知,向第四「時刻」冒進,惟這一回有了毁滅自身可能!美國《紐約時報》本月7日有文章〈從反恐戰爭轉向對華戰爭?〉,美國總統拜登也毫不掩飾稱,美國從阿富汗脫身是為了全力對抗中國,拜登甚至將台灣歸類「盟國」,暗示將「保衛台灣」,這就第一次將美國置於前所未有之險境。

內地媒體評論指出:「台灣問題不可能長期這樣拖下去,除了統一是中國復興的應有題中之義,還因為這個問題是以嚴重損害中國國家利益、消耗中國外交資源的方式持續存在的。台灣當局如果不主動降低台海現狀對中華民族利益的損害,他們就要準備迎接風暴。那一天什麼時候到來,只是時間問題。」這就意味着,有朝一日,當中國不得不動用非和平手段解決台灣問題,美國帶同其所謂盟國如敢軍事介入,等待他們的必是「台灣時刻」,屆時,射向台灣土地上中國軍隊的第一發子彈就無異於對中國宣戰,而將自身全境置於中國武力對等還擊的地步。而鑑於核力量在內的中國軍力,軍事介入台灣的域外國家無一可以全身而退。

「寧靜遏制」不如對華合作

上述4個「時刻」唯一全都有染的當事國是美國,其中已經發生的3個「時刻」,美國充當了3次失敗者,尚待發生的「時刻」,美國亦為潛在失敗者。60多年前,朝鮮戰事,美軍握有海空軍壓倒優勢,卻難奈中國軍隊何。今天,即使美軍自家推演,在台海「有事」時對華開戰仍是一個「輸」字。設若美國汲取「開城時刻」教訓,則可免除「西貢時刻」;以開城、西貢為前車之鑑,則可免除「喀布爾時刻」;以此3個時刻為殷鑑,在「後9.11」時期可以趨避「台灣時刻」。拜登或許一定程度意識到這一點,本月10日(北京時間),他主動與中國主席習近平通話,白宮事後發表聲明稱,此次通話旨在確保中美關係不會演變成衝突。美國意在確保自身安全下對華的「寧靜遏制」與「安全加害」,卻不知乾脆轉為對華合作更合理,因為美國財長剛剛警告「美國政府可能會在10月某個時候『關門大吉』(無錢可用)」,自顧尚不暇,何再對外惹事!?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