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克里訪華絕非「無功而返」(文:孫興杰) (09:00)

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克里結束了4天的訪華行程。對於此行的外交成果,媒體的評價似乎是「無功而返」。事實恰恰相反,克里今次訪華行程折射出中美「氣候外交」的豐富內涵,它至少包含了兩個層面的含義,一是基於氣候變化問題的外交活動;二是中美外交關係整體框架之下的氣候外交。在克里訪華行程中,他與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會談,雙方坦誠、深入、務實對話,在一系列重點問題上充分交換了意見;另外,克里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韓正、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舉行了視像會談,談及的問題遠遠超出了氣候變化問題,從而形成了以氣候變化議題為牽引的中美外交互動。可以說,克里不僅是氣候問題特使,在某種程度上,他亦扮演了中美關係「困難期」的外交特使。在中美關係回歸正軌之後,克里可能會回到作為氣候問題特使的「功能性」角色。

克里行程貫穿兩種氣候外交思路

克里作為拜登總統的氣候問題特使已兩度訪華,成為拜登政府訪華頻次最高的官員,也是中美外交關係中最受矚目的外交官。一方面,拜登上台之後,將應對氣候變化作為施政的重要議題,甚至上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中美作為全球主要的碳排放國,沒有中美合作,就不可能達到全球減排的目標。另一方面,拜登上台之後,美國對華政策一如特朗普政府,對華打壓和圍堵愈演愈烈,中美關係陷入了困難期。而氣候變化問題,是中美外交議題中能夠協商和合作的議題。也有人認為,氣候問題是中美關係可以破冰的突破口。

克里的4天行程中,貫穿着兩種氣候外交的思路:一是作為功能性議題,全球兩大碳排放國需要就減排問題技術性談判;二是中國政府和外交高官與克里視像會談,已經是「超規格」、超議題的會晤,氣候變化議題不能脫離中美關係的框架,且氣候變化議題與其他議題要綑綁。

中國生態環境部說,雙方認識到中美氣候變化對話合作對於氣候變化多邊進程的重要意義,並討論了下一步如何推動雙方氣候變化對話合作機制化、具體化、務實化,通過建立相關機制,在綠色低碳相關領域確定一些合作計劃與項目。雙方還將共同並與其他各方一道在《聯合國氣候公約》和《巴黎協定》下的多邊進程中,合作推動今年格拉斯哥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取得成功。可以說,中美兩國氣候變化特使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深入交流,不僅確定了雙方展開機制化合作的框架,還就具體合作議題磋商,釋放了合作推動今年格拉斯哥氣候變化大會取得勝利的意願。

氣候變化問題並非單一議題

氣候變化問題並非單一議題,其核心涉及到人與環境的互動,尤其是工業化時代獲取能量的方式問題。

人類自18世紀開啟工業化進程以來,碳構成了能源的主要基礎,從蒸汽到電力,構成了一個碳基社會,同時也對氣候系統構成了較大衝擊。比較明確的是,碳排放是全球暖化的重要因素,基於這樣的認識,減緩氣候暖化需要減少碳排放。減少碳排放需要建立在清潔能源發展的基礎之上,只有這樣才能支撐工業化、全球化的發展。氣候變化議題背後其實是技術、產業、社會的結構性轉型,比如說新能源的發展、能源消費結構的調整等等。筆者在旅行中觀察到,在中國西部有大量風電和光伏發電設施,這也是中國能源轉型的映照。

就氣候變化這一議題而言,中美之間可以合作的議題非常多,涉及到清潔能源技術的研發、轉讓,碳金融機制的設計等等。當然,這些議題與中美經濟社會的發展息息相關,也必然不可能只是單一的功能性議題。

氣候變化議題能否牽引中美關係發展?

中美氣候變化特使務實有效會談,既確定了雙邊的具體務實合作,又釋放了合作推動全球氣候變化合作的意願。就氣候變化議題本身而言,克里之行怎麼是「無功而返」呢?讓克里難堪其重的,是氣候變化議題是否能夠牽引中美關係的發展。在克里訪華期間,王毅應約與克里視像會談。王毅表示,中美曾在雙邊領域以及氣候變化等重要國際和地區問題上開展了富有成果的對話合作,給兩國和兩國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也帶來一個重要啟示,即雙方應相互尊重、求同存異、互利共贏。另外,中美氣候變化合作不可能脫離中美關係的大環境,美方應與中方相向而行,採取積極行動,推動中美關係重回正軌。這足以說明氣候變化問題在當下中美關係的突破口或者支點意義。同時,也能看到中美關係面臨的一系列「荒漠」。是將合作的「綠洲」連成一片,還是「綠洲」被沙漠包圍進而「荒漠化」,這是中美關係面臨的重大抉擇。

「各說各話」中 取得一定共識與默契

楊潔篪在視像會談時表示,希望美方從中美共同利益和美國自身長遠利益出發,切實糾正錯誤做法,客觀理性地看待中國和中美關係,尊重中國政治制度和發展道路,奉行理智務實的對華政策,同中方一道推動中美關係早日重返正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視像會談時表示,應對氣候變化是中美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以信任為前提。克里與中方政府、外交高官舉行視像會議,從外交層次和規格而言是超常規的。中方所釋放的信息則超出了氣候變化這一議題,上升到中美關係的全局高度,頗有為中美關係定調的意味。或許克里認為自己的身分不足以支撐中美關係的「大局」,但是他也表態說,美方願以相互尊重的方式與中方加強對話合作,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為兩國關係改善發展注入動力。從中美關係「脫困」的角度而言,中美高官在「各說各話」中,還是取得了一定的共識與默契。

中美關係處於一個抉擇時刻,是超越大國政治悲劇進入「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時代,還是落入「新冷戰」的陷阱?美國的思路是合作、對抗和競爭的三位一體,基於美國的判斷,「就事論事」地處理中美關係。在氣候變化議題上,美方離不開中國的合作。克里在半年內兩度訪華,無疑是中美關係的「亮點」。中方的思路則是要為中美關係「定調」,綱舉目張,議題綑綁,開啟中美關係的新階段。質而言之,中美雙方關注的是雙邊關係的主導權、話語權,而氣候變化議題則處於兩種不同外交思路的「切面」上。克里的氣候外交之行,折射出中美關係的「綠洲」與「黃沙」。

作者是吉林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副所長、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