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如何教授?(文:曾志豪) (09:00)

新學年開課,有些「少了」,有些「多了」。

「少了」的是課堂中「少了」學生、老師,不論是移民找新出路,還是藍絲所講「走咗唔好返」,教育界都要面對有人離開香港的事實。

「多了」的是什麼?便是「公民與社會發展科」,開始取代「通識教育科」,有教育界直言這一科目最難教授,因為怕說錯教錯被人找錯。

這個學科如何結合實際,教授學生?

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究竟如何判斷一個機構有罪?

舊一代的認知,是要由警察拘捕、律政司起訴、法庭判案,這才叫「定罪」。但今天這個世代,完全沒有了這種「程序」,你看看消失了的教協,從頭至尾,都沒有任何一個人被拘捕,更不要提律政司起訴,有的只是一些建制頭臉人物在輿論上呼風喚雨、指點江山,用許多不同的字眼,什麼「縱容」、「包庇」、「黑暴老師」,再加一個「幕後資金」,便扣上許多頂山大的帽子,然後這個組織便要自行解散!

612基金也是新規矩下的祭品,一句「調查捐款是否涉及外國資金」,便自動引伸為涉嫌「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

如何教授學生,在香港一個人是如何由無罪變成有罪?看看何韻詩的例子,幾個月前,她仍然是一個正常的社會知名人士,即使行為受到關注,也仍然享有正常的公民權利。但她忽然被香港某些建制報章「點名」,指控她可能觸犯(記住只是可能觸犯)《國安法》,她的命運已經完全改變,一個本來即將舉行、申請手續齊備的音樂會,突然就被主辦單位取消,理由是「可能危害公共秩序或安全」,但毋須任何填充解釋如何「可能危害」。

是良民還是犯法者 居然由輿論主導

我們該告訴學生,今天香港,你是良民還是犯法者,原來不是由執法部門決定,也毋須法庭審理,居然是由輿論主導;報紙說你是黑暴你便翻不了身,左派說你可能觸犯國安法,你便插翼難逃。最不堪的是,連執法部門自己也跟隨歪風,不講證據便拋出「顏色革命」之類的指控。這些都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新秩序,學生要好好記住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