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奇怪」的日常(文:羅健熙) (09:00)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前在記者會被問到有關民主黨參選來屆立法會議題時表示,「如果有政黨有大批黨員,但又不議政、論政及參政,就會令人懷疑有關政黨的存在價值」,隨即引發社會各界討論,亦有不少揣測。因此,我有責任作出一些澄清及說明我們的立場。

民主黨參選立會否 9月會員大會判斷

民主黨是一個致力追求民主、自由的政黨,即使現在面對如此艱難的環境,初心不變,而黨內就重大議題的決策亦奉行民主機制。民主黨不是一言堂政黨,黨友就不同議題發表己見實在正常不過,偶有火花亦是自由意志、互動激撞、無可避免的事。至於是否參選立法會,黨員會於9月底召開的會員大會時,按各人對香港前景、政治形勢、未來發展、風險及動員能力等的評估作判斷。

林鄭認為政黨不參選「有點奇怪」,懷疑有關政黨的存在價值。市民就此說有不同解讀,有批評其「講風涼話」,有說是「脅迫參選」,暫時而言我仍未感受到有脅迫或警告意味。部分網民則發揮創意造句:「高官違反限聚兼受款待只罰五千,有點奇怪」;「警員在法庭給假口供沒有後果,有點奇怪」;「幾百個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政府只告8個人,有點奇怪」;「林鄭把香港搞成這樣都未辭職還想連任,才最奇怪」,未能盡錄。今時今日的香港,「奇怪」才是新常態。

民主黨沒鼓吹攬炒 沒想過「以不參選要脅中央」

除了林鄭,亦有建制派人士表示「民主黨尋求活路,最重要的是,放棄對抗性的攬炒思維」,我對此說也感到有點奇怪。民主黨過去只有被人批評沒有攬炒意志,因為我們從來沒有鼓吹攬炒或秉持他口中的攬炒思維,更遑論要去放棄。另外,亦指我們是「以不參選要脅中央從輕發落被捕的民主黨人士」,則不止有點奇怪,而是匪夷所思,必須澄清民主黨沒有這個想法,亦未聞任何黨友有此想法。

林鄭想減少「怪事」 要告訴社會「紅線」在哪

港府過往曾多次表示,香港政黨人數不多,是次記者會林鄭突然又指政黨有大批黨員,說法不單前後矛盾,也昧於事實。以現時社會的氣氛,願意全身參政的人很多都已卻步;而區議員中,亦有大量不欲與政府再糾纏於DQ甚或追薪的漩渦而抽身離任。之前政府和建制派說宣誓有多神聖、多重要、多緊急,現在忽然又可以完全不迫切,都是向市民示範現今政府和建制派政客的「奇怪」。

最近鄭松泰被裁定不符合愛國者的原則,失去選委兼立法會議員資格,也令人覺得十分奇怪。如果林鄭月娥想減少社會的「奇怪」事,最需要的其實是清楚告訴社會那條「紅線」究竟在哪裏。可惜,大家也知道叫政府清楚交代一下理據已是緣木求魚了。

最後,民主黨9月召開會員大會前,我們會一如既往,繼續在黨內進行不同的討論,讓不同意見的黨友多作交流、辯論,同時亦歡迎市民給予意見,我們都會虛心聆聽。

作者是民主黨主席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