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誰有資格說教協民陣支聯會跪低?(文:陳帆川) (09:00)

教協、民陣和支聯會三大傳統泛民組織面臨瓦解,學聯及多間大學學生會名存實亡,612基金停運,即使民主派仍然動員參加立法會選舉,似乎亦是窮途末路。不過有些既得利益者為了絕處逢生,不惜對同路人落井下石引領輿論風向,令人側目。

以上談及的組織,都是本土派和激進派昔日的攻擊目標,但自2019年冒起不分化、不割席的理念,這種互相攻擊的做法一度被邊緣化,直至《國安法》實施後,才死灰復燃。

投機者從黃絲市場收割利益

本土派昔日攻擊傳統泛民,除了出於利益,也出於激情和理念。然而,若今時今日仍對奄奄一息的民主派窮追猛打,爭名逐利之心則昭然若揭,不是網軍收錢辦事搞分化,就是投機者藉此從黃絲市場收割利益。

攻擊同路人永遠有捧場客,箇中的套路其實跟愛國戰狼並無二致:你說你很忠誠?我嫌你不夠忠誠,因此你是叛徒!情况就跟辯論比賽一樣,反方容易佔上風,因為破而不立,只要證明正方錯便贏了,自己卻不用提出具體的理念。

這樣做的利益何在?香港黃絲仍佔大多數,然而他們所支持的組織和人物,一年下來土崩瓦解,形成市場真空。部分小人物亟欲吸納這批受眾,礙於國安法卻不敢罵對家,於是只好罵自己人,讓自己顯得更黃。即使這樣做會得罪九成黃絲,但只要一成人買帳,他們也賺了。

客觀條件下 根本無法有所作為

因此我們聽到有聲音說教協、民陣和支聯會跪低,說它們自亂陣腳,解散的過程不夠民主等等。換着在以前,這些批評尚有討論空間,因為可能促使進步,現在它們在客觀條件下卻根本無法有所作為。而即使退場也不能算是跪低,因為它們本身就是和理非大台,希望在合法的框架下支持民主運動,現在是遊戲規則變了。

形勢混亂造成利益板塊移動,便有人想從中獲利。今日是對耕耘經年的團體一沉百踩,他日就可能是抹黑在海外為香港發聲的領袖,藉貶低別人以抬高自己。如此行徑,不應受到追捧。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