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十四五」為港新定位 開拓「再工業化」機遇新格局(文:羅崑) (09:00)

中央宣講團在港展開「十四五」規劃宣講,讓全港市民全面且深入地認識國家在「十四五」的發展方向,有助香港準確把握「十四五」之發展機遇,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體現了中央對香港的大力支持,同時充分說明香港在國家發展大局中將承擔更重要的角色和功能。

事實上,香港長期受到無休止的政治爭拗、全社會陷入內耗不斷的惡性循環當中,錯失了不少發展機遇。中央果斷出台實施《港區國安法》並主導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為落實「愛國者治港」提供了制度保障,有助推動「一國兩制」之實踐重回正軌,為港人創造了安居樂業、社會穩定的必要條件。

香港要不斷挖掘新優勢

當前,全球經濟不景氣,唯有擁抱內地龐大市場是港人最理想的選擇。香港一定要把握中央「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只有不斷提升及發揮好傳統競爭優勢,港人方可成為國內大循環的「參與者」;但要同時成為國際循環的「促進者」,香港更要不斷挖掘新優勢,在貢獻國家所需要時,更可以長遠拓展新優勢的發展動力與空間,讓更多港人切實得益於其中。因此,啟動香港「再工業化」,絕對是作為香港發展新優勢的重要出口。

周浩鼎立法會議員於7月中旬發表《香港工業化4.0——再工業化啟動建議書》,及後在立法會會議上提出「啟動本港再工業化發展的新階段」無約束力議案。概括來說,當中有部分是建議要「集中發展高增值產品的自動智能化輕工業」,而非勞動密集型低附加值產品;並建議與職訓局合作宣傳推廣,培育人才及鼓勵青年從事再工業化新時代的製造業,為年輕人帶來向上流動的新機會。

金融地產主導經濟 中產、基層未受益

坦率地說,香港一直被標榜為國際化城市,其主要特徵是金融與房地產,以及與其緊密結合的各種高端服務行業,是作為推動本地經濟發展動力的主要核心產業。但是,相關本地核心產業的利益主體是社會的精英階層、專業人士及依附頂端階層的人士,反而社會上大量的中小微企業,包括中產和基層群體,並未能從中受益。

假如我們用普羅大眾的話語去作進一步說明,就是:自回歸以來,香港的經濟雖然一直呈現增長的狀態,但由於一直欠缺產業的多元化及未找到發展新優勢的產業,致使大多數港人,尤其青年的就業選擇愈發狹窄。而且,社會一直吹捧本地的餐飲、零售等各種消費性服務行業的就業人數廣大,從而淡化並迴避推動發展新優勢產業的迫切性。惟必須指出的是,相關消費性服務行業並非屬於中等或高端增值的產業,其薪酬及福利的保障,全被掌握於少數企業家及投資人手上。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大部分從事此類行業的人士是依靠勞動謀生,收入的增長與財富的累積,是遠遠追不上精英階層資產財富的投機逐利增長模式,因而社會中、基層會長期存有怨氣。貧富差距及階層固化等問題,正是過去產業單一、香港欠缺發展新優勢產業所致。

本地製造業再發展 切斷「精英全盤掌控」

周浩鼎議員在「香港工業化4.0」的建議,值得港人認真深思,我們要把製造業帶回本地,推動本地有更多自家的產品品牌,這不僅可以提高本地社會的創新性活動;同時,本地「製造業經濟鏈」所支撐起本地的生產性服務行業,也是一直以來被低估的社會價值,作為青年,相信「再工業化」也能緩解對未能向上流動景况的憂慮。

篇幅所限,未能詳述更多。但平心而論,社會精英階層一直牢牢把持自身的「奶酪」,「贏者全取」的心態已使香港社會出現不少問題,值得再深思的一點是,推動本地製造業的再發展,是有效切斷精英階層全盤掌控本地經濟命脈的方式,對社會的均衡發展起到正面作用。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說:「不進則退,慢進也是退。」說的就是要「行動最實際」的道理。香港要保持既有的競爭優勢之外,更要行動起來,全速發展新優勢產業——「香港再工業化」。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秘書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