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肢體不全如何共同富裕?(文:劉銳紹) (09:00)

內地近期一個熱門話題,就是共同富裕。中央高層強調共同富裕的重要性,表示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徵」;此外,在推動共同富裕的同時,也講求「市場化和法治化」的原則,避免陷於外界擔心的「共產」。我對這問題有4點觀察:

(1)經濟問題和貧富懸殊嚴重

種種迹象顯示,內地長期積累了一大串經濟問題,已到了浮上水面的地步;中央雖然認為有應對之法,但惡浪的危機揮之不去,還有迫在眉睫之勢。很多經濟專家已用數據預示了這種擔憂,在此不贅。與此同時,貧富懸殊的情况惡化,更是雪上加霜,加劇了經濟惡化而導致民怨和民亂的可能。在最近的高層會議上,聽取的匯報中包括了中央農辦的報告,或多或少也反映了農村和農民是否穩定的情况非常值得關注。須知道,中共也是依靠工農結合而起家的。

其實,內地官方不想正式公布反映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但經濟和社會學家可自行計算,至少早已超出0.4的國際警戒線了。即使是公開的0.47左右,也讓人懷疑是否準確,只能姑妄言之,姑妄聽之。所以,官方採取多種方法來平衡利益的合理分配,收窄貧富懸殊的差距,是可以理解和研究的。

(2)關鍵在於政策是否對頭

人民普遍認同必須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但關鍵是:採取什麼政策和措施?眼前,人民關注的主要問題包括:

.共同富裕、回報社會的政策和措施是否一視同仁?

按目前可見的情况,被要求共同富裕和回報社會的對象主要是民間富戶、富可敵國的財團、壟斷一方的大企業(我不一概反對向他們提出適當要求),但同樣享受巨大利益分配成果的達官貴人、皇親國戚,以及其主導的商業集體,會否作出同樣的捐獻和承擔?也許以後會,但眼前外界看不見。

還有,實際的國情顯示,很多隱名於後的權貴企業往往也是貧富懸殊的利益一方;他們又會否被要求同樣比例的回報社會呢?至於國有企業,也是一個享受龐大利益的群體,它們又是否需要主動獻身呢?如果這些公平原則得不到落實,單靠政策或「勸喻」,只會淪為另一種脅迫手段。外界擔心1950年代的共產風,正由此起,對中國發展多元化的經濟模式大大不利。

.眼前政策似新還舊欠說服力

官方鼓勵共同富裕的時候,也強調跟以前的共產概念不同,例如「共同富裕不等於平均富裕,不等於財富均等」,「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但這些解說似新還舊,跟1980年代的語言差不多,還有很多解說不清之處。例如,「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幫後富,重點鼓勵辛勤勞動、合法經營、敢於創業的致富帶頭人」,官方的目標很清晰,但在人民眼中,這些內容也許只流於理論;再跟多年來的實際情况比較,人民就會問:先富起來的到底是哪些人?是有權有勢的人,而不是民營企業家;後者屬於辛勤勞動的後富,但也可能被視為「非法經營」,「致富帶頭人」也許變成「致富在囚人」,因為所有標準都掌控在官方手裏。當然,我不排除確實有個別不法商人,但官方今天的解說已被他們過去的實踐影響,甚至破壞了可信度,變成人民(包括民營企業主)眼中的空話;即使不是空話,但至少不是實話。

.用行政手段蓋過經濟手段

不少專家已經提出,解決貧富懸殊問題,首先應以經濟政策為主,例如完善稅制(包括適當的累進稅率、遺產稅、增值稅等),這也是官方說的「再分配」,有別於通過勞動或投資回報的「初次分配」。可是,「再分配」的工作還未完善,官方已加緊推動「三次分配」,即「透過公益慈善捐助,由社會主體自願參與的財富調節流動」。這類官話落到民間,已掩蓋不了抽水以至「掠水」的感覺。

(3)1980年代提及的解決方法

到底什麼方法可以比較妥善地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呢?這又是一個欷歔感嘆的問題。其實,1980年代改革開放之初,已有很多中外專家提過如山似海的建議,大家都想中國好。但如今回過頭來,這些建議芳蹤何處呢?在此,不妨懷舊一番,且看會否再見伊人踏月來?

.公職人員的財產申報制度

這個建議提出之時,曾在當年的開放氣氛下成為一時話題,但始終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內地流行試點計劃,廣東曾作(中級幹部)財產申報制度的試點,做了不少準備,但最後在公開推行之前煞停,也許擔心早晚會延伸至高層官員。今天大家都問,官員財產不公開,那就難以監督他們直接或間接掌控的資產,愈高級就愈難,這樣就更難要他們「共同富裕」了:因為如果他們願意回報社會,豈不是暴露「財產與官職不相稱」嗎?

.反貪腐的質量飄忽不定

每一代領導人都強調必須反貪腐,否則就會出現亡黨亡國的危機。所以,反貪腐工作都是不同年代的共同目標。外界看到在不同時候確有一些成績,近年來的打貪工作也讓人饒有新意,例如最新出現的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下台,也給人一種感覺:即使被視為「之江新軍」的高幹也會「被嚴刑峻法」。不過,必須承認,中國至今只能讓人感到選擇性反貪,而未能建立制度性反貪的形象;因此,鼓勵大家共同富裕的努力就變得事倍功半了。

上述制度不立,即制度上的肢體不全,如何讓全民心悅誠服地共同富裕?

(4)強推共同富裕可能出現的狀况

──各方只會擔心共同富裕的界線不斷下降,動搖中產人士的信心。

──有能力的人士「走資」的速度將會更快;即使官方也會早為之計,但未來將是「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的比併。

──處於低層的創業人士仍會努力耕耘,但到達某個水平的商界人士也許會謀定而後動,這就會影響各種創新(包括科技和制度創新)的探索。

──其實中國今天的主流要求已經不是社會主義,但又必須在這個招牌下實行非社會主義經濟。故此,中國內部的凝聚力可能出現變化。

──假如「共同富裕」無限擴大,更會影響外資和各界對香港的信心。

上述之言,非唱反調,而是講出實情,免蹈覆轍而已。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