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喀布爾時刻」:霸權終結與世界機遇(文:歐陽五) (09:00)

美軍撤離阿富汗的「喀布爾時刻」,向世界集中展示了美國政策失敗、信譽破產、應對危機慌亂失措的各種「靠不住」。以「歷史終結」說著稱的政治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已經多年不輕易用「終結」這個詞了,現在卻再次使用「終結」來論斷美國霸權。毫無疑問,「美國霸權終結」,已成為國際最熱話題。愈來愈多的專家學者開始思考「後霸權時代」,甚至詳細研究美元霸權的「發生細節」,推演下一步美元霸權消亡的路線圖和時間表。

各國湧出對美國霸權清算反思之聲

筆者對美國霸權的終結並沒有那麼樂觀,畢竟歷史上還沒有一個霸權勢力會主動退出歷史舞台,更何况是仍然保有實力第一的美國。但是,一個真正值得觀察的動向是,與談論「美國霸權終結」聲音同樣多的,是世界各國對美國霸權清算、反思的聲音,這些長久以來被壓制、被無視的聲音,也隨美國霸權在阿富汗「潰堤」一起湧出。

以阿富汗為例,有指美國在阿富汗幾十年來為扶植恐怖主義勢力、傀儡政府,鼓勵罌粟種植,販賣鴉片,使阿富汗成為世界毒品犯罪最大的罌粟產地和供應國。美軍倉皇潰退的同時還計劃大規模的轟炸,並大肆散播阿富汗地下存在「萬億礦藏」言論,為日後甩鍋抹黑其他幫助阿富汗的國家「埋樁腳」,這些作為無不體現美國干涉的極致邪惡。

就在「喀布爾時刻」發生的同時,美國的盟友們也迅速調整和反思對美國的跟從政策。深受其害的法國阿爾斯通前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Frédéric Pierucci)以親身經歷著出的《美國陷阱》重新受到關注,盟國媒體紛紛深刻批判美國在經濟上以法律偽裝單邊主義的超級「長臂」。德國記者米夏埃爾.呂德斯(Michael Lüders)撰寫的《偽聖美國》則被視為揭示美國從伊拉克戰爭到新冠疫情實施輿論霸權的「教科書」。

中國是美國近年霸權行徑重點對象

中國,更是美國近年霸權行徑的重點對象,有各種遭受美國霸權打壓的典型案例。不論是美國單邊發起的對華貿易戰、打壓中國高科技企業、製造孟晚舟案,還是在新冠疫情上「甩鍋栽贓」,甚至對新疆揑造出種族滅絕的指控,如此種種,不一而足。中國為了應對來自美國眼花撩亂的攻擊抹黑,從官方到學界都在惡補美國霸權史。有學者曾告訴筆者一個有趣的研究發現——美國拿出來給中國貼的「邪惡標籤」,其實都是其自身問題的影射。如「種族滅絕」,包括最新發現的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下的大量無名兒童屍骨,也是當年加拿大向美國「取經」解決「印第安人問題」經驗而出的「成果」。這無疑為回擊美國的潑污抹黑提供了一個有效的思路。只要順着美國「邪惡標籤」查,一定能在其自身找到驚人的答案。

同理,美國在新冠疫情上,一直宣揚的陰謀論「武漢病毒實驗室泄漏」,其實很大程度上就是美國自身發生過的「實實在在」的情况。日前,中國數以千萬計民眾就聯署要求國際調查美國德特里克堡軍事生化實驗基地,以及有指美國遍佈全球的200多個生化實驗室等。這一調查如果落實,即使不一定能直接揭示新冠病毒疫情的起源,也極可能揭開一個驚世陰謀的蓋子。據報道,包括美國國務院內,早有警告其領導人的聲音——不要調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否則,可能會打開一個「裝滿蠕蟲的罐子」。

本周將是拜登要求情報機構交出新冠病毒源頭調查報告的期限,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都在關注——以「洗衣粉」炮製伊拉克化武證據、自導自演「炭疽粉末」等一系列虛假情報,劣迹斑斑的美國情報機構這次將怎樣展現美國黑暗構陷、栽贓嫁禍的能力。中國顯然不是伊拉克,不會任由「洗衣粉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這一精心打造的報告,很可能為美國日漸消散的公信力再招致沉重一擊。

能與美霸權抗衡的國際力量日益壯大

筆者樂見更多對美國霸權罪行和技巧的研究,這無疑有利於人們解構美國霸權的強大話語,鬆動其在世界幾十年來根深柢固的格局,有利於清除霸權主義——這一當今世界發展最大的前進障礙。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喀布爾時刻」,也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給世界的一次重要機遇——這必將帶來世界對霸權主義的反思和認知,帶來對霸權罪行的審判和世界觀念的更新,人類社會對世界文明、國際秩序的思考也將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當然,這一過程還未知長短。不過,可以看到,世界上反對美國霸權的大氛圍已經逐漸出現,能夠與美國霸權抗衡的國際力量也日益壯大,不止中東,拉美也在醞釀更大的反霸權風暴,包括中國在內的多數國家主張維護國際秩序,呼籲一個和平、民主、平等、公正、多元、包容的國際社會之聲音,日益成為主流。同時,美國內部理性的思考聲音也一直都在,很多有識之士和媒體對美國霸權的批判尤為深刻。這些都可以看作為世界把握機遇的有利因素,值得深度觀察。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