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阿富汗反恐戰後的國際局勢(文:劉慧君) (09:00)

由奧巴馬揚言撤兵受挫,再到特朗普撤軍大計不成,20年戰火終由拜登結束。被視為美國最長的戰爭,阿富汗戰爭既是反恐之戰,亦是復仇之戰。原本這場戰役已不受國際關注,始料不及的是,一度被打至潰不成軍的塔利班東山再起,甚至在短時間內全面奪得政權。雖然戰爭歷經4任總統,但作為在任總統,現時的亂局或者只能由拜登一力承擔。敗仗已定,塔利班再度抬頭,更值得關注的應是今後的國際形勢。

阿富汗政府腐敗 塔利班愈戰愈強

在反恐戰之前,阿富汗大抵由塔利班掌握。9.11恐襲後,塔利班拒絕交出其時身處阿富汗的拉登,於是美軍便大舉入侵阿富汗。軍力懸殊,美軍迅速推倒了塔利班政權,但卻未能捉到拉登,而拉登隨後逃到與美國有密切關係的巴基斯坦。在擊潰塔利班之後,美國把重點放在阿富汗內政上,試圖在大中東世界(The Greater Middle East)建立一個西方式的民主國家,冀以此方式穩定阿富汗的局勢。

但阿富汗是一個極貧窮且貪腐的國家,多年來在西方國家的幫助下,仍無法富國強兵。塔利班看準阿富汗政府的腐敗,不斷發動游擊式的襲擊,勢力重新坐大,逼得誓言反戰的奧巴馬亦要兩度增兵阿富汗,卻始終未能將塔利班連根拔起。三軍未發,糧草先行。可是,阿富汗前線士兵往往缺乏充足糧食,遑論援兵支援,只得在彈盡糧絕的情况下投降。另一邊廂,在美軍與北約聯軍前後開始撤兵之際,塔利班則是愈戰愈強,在最後關鍵一周能攻佔大部分省會都市,並取下首都,很多時都是不戰而勝。兩方鮮明對比下,阿富汗的敗局是早已寫下的。

難再期望美國出兵介入各國衝突

阿富汗戰爭起初固然是為了緝拿拉登,隨後美國欲藉軍事勢力輸出民主,從而維繫自身的地緣政治利益,但這樣謀略最終徒勞無功。反恐戰歷時20年,在窮兵黷武下,美國不論在人力或財力都付上極大代價,仍無法在阿富汗建立一個穩定的民主政權,這導致華府各方近年對以軍事手段處理國際問題極為小心。正當塔利班橫掃阿富汗領土之時,美國兩黨選擇沉默,民間社會亦未有多大反應,鮮有人再認為美軍有責任為阿富汗政府保衛主權。這種心態反映,除非國際形勢有逆倒性的轉變,否則國際社會或難以期望美國會動輒出兵介入各國衝突,因美國要防止再度陷入如阿富汗戰爭的泥沼中。

塔利班不包庇極端組織?

相比起阿富汗局勢,恐怖勢力會否捲土重來,則更為國際社會關注。伊拉克戰爭的教訓猶新,2003年喬治布殊揮軍入侵伊拉克,在推翻薩達姆的獨裁政權之後,美國同樣希望助其建立民主。但伊拉克隨後卻長年捲入教派之爭,美國於中東的民主夢又一次夢碎。最終,奧巴馬宣布從伊拉克撤軍,造成軍力的真空,間接造成「伊斯蘭國」崛起。

如今阿富汗與當年伊拉克的形勢極其相似,惟不同的是,塔利班不用等撤軍後數年,便能重新崛起。雖然歷經20年時光,但阿富汗一下子又回到20年前的局勢。雖按特朗普政府與塔利班簽訂的和平協議,塔利班同意不會包庇阿爾蓋達等極端組織,但外界鮮有信心塔利班會信守協議。

恐怖主義已主打思想滲透

正當阿富汗彷彿「消失」20年,恐怖主義在這些年間起着顯著的變遷。恐怖組織傾向不再以實體基地去培訓恐怖分子,而是透過宣揚激進思想,以意識形態的方式吸引全球各地的聖戰者效忠,讓他們於本土發動恐襲。9.11事件後,多年來全球的反恐開支達天文數字,除對恐怖組織進行大規模的軍事行動外,亦重點建立情報系統,傳統9.11式的恐襲或難以再現,但恐怖主義並不會在西方鐵腕反恐下走到盡頭,取而代之的便是更多的孤狼式恐襲。

日後,美軍希望依靠巴基斯坦作為反恐的第一道防線,但外界屢屢質疑巴基斯坦的可靠性。當年拉登就是在巴基斯坦遭美軍擊斃,而事實上,巴基斯坦往往被指暗允恐怖組織於其領土生存,以利用它們作為代理人,在中東維繫其區內影響力。

美國或者能扭盡六壬讓阿富汗不會成為恐怖分子的基地,但在網絡科技發達的年代下,恐怖主義將會變得無大台化。當局要關注的再也不是武裝力量或是組織問題,而是思想滲透的問題。

中國要確保新疆穩定

另一個較少獲得國際關注的焦點,是中國、阿富汗與塔利班的三角關係。

有指中共以反恐之名,於新疆大規模設集中營,主要源於由維吾爾族人在新疆發起「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他們一度以阿富汗為行事基地,接受阿爾蓋達的訓練,並在塔利班的庇護下,多番向新疆策劃及發動恐襲,藉此為手段告訴世界,維吾爾族人受到中共的壓迫,以爭取新疆獨立,並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政權。9.11恐襲後,中國多次批評美國於阿富汗的軍事行動,視之為干預別國內政的軍事侵略;而美國為爭取中國支持其出兵阿富汗,便將東伊運定性為恐怖組織,中國恍如在新疆問題取得重大勝利。但及後於特朗普時代,美國政府將東伊運從恐怖組織名單中刪除,使中共以反恐之名打壓維吾爾族人少了一份正當性。

西方社會對阿富汗當前局勢感到憂慮,中共亦然。與之不同的是,相較西方的敵對態度,中共卻選擇與塔利班高調「建交」。對於中共而言,不論是塔利班或是阿富汗「前政府」掌權,並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阿富汗領土絕對不能再次成為東伊運的溫牀,讓其捲土重來,危害新疆政局的穩定。因此,中共眼見塔利班勝仗連連之時,便試圖加以籠絡,在天津以高規格姿態接待了塔利班。對塔利班而言,這次會面標誌着其在國際外交上取得重大突破,而中共亦成功換取塔利班承諾,不會對中國領土構成威脅。

中國要維繫一帶一路經濟得益

除了政治的謀略,中共亦要維繫其經濟利益。

在一帶一路的鴻圖大計下,中共一直希望透過阿富汗的地理優勢,把中國與中東及西方世界連接起來,但礙於政局不穩及美國關係而寸步難行,故中國在阿富汗的投資並不龐大。可是,全球都覬覦中東石油資源,中國亦不例外。中共遂轉移方向,投資以數百億美元計,大力發展「中巴經濟走廊」。過往中國輸入中東石油,主要依靠海路,當中需經由印度洋再到太平洋,然後經南海進入天津;但「中巴經濟走廊」大大縮減運輸路程,經陸路只需由巴基斯坦南部瓜達爾(Gwadar)便直達新疆喀什。該投資被稱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亦反映中共之利益所在。過往巴基斯坦一直與塔利班過從甚密,這解釋了為何中共樂於與塔利班做朋友。現今塔利班得勢,兩者的友好關係能讓中共加快於阿富汗發展,並進一步縮減中國與中東的運輸距離。故在政治及經濟考量下,相信中國與塔利班的關係只會愈趨緊密。

美國畢竟是外來之客,離開是時間問題。雖然稱不上歌舞昇平,但不少阿富汗人始終能經歷20年平淡的光陰。如今一下全部推翻重來,影響之遠或不能想像,但肯定的是,受苦的終究是平民百姓。

作者是自由撰稿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