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大學生是否願意將來做記者?(文:林怡欣、蘇鑰機) (09:00)

近年香港的新聞生態面臨前所未見的挑戰,媒體特別是報紙經營困難,廣告收入下降,讀者付費意欲有增加但仍未符期望。記者工時長、壓力大、薪酬低,加上遇到各種採訪限制,甚至有因工受傷的風險。這些因素無疑為新聞系大學生帶來負面的工作前景。

記者多年來都是社會上「高學歷、低月薪」的一群,根據記協在2016年的調查,32%受訪新聞工作者的月薪介乎1萬至1.5萬元,只有16%月薪達3萬元以上,比例與2011年一樣,顯示新聞工作者的薪酬待遇在近年沒有改善。

我們在去年底及今年初向本地大學生做了一項網上問卷調查,了解他們對新聞業的看法,特別是他們在畢業後是否願意做記者,主修新聞的同學有沒有後悔修讀此科及其原因等。我們又比對不同學系、不同年級大學生,在入學時及「現在」的想法,並詢問他們在考慮當記者時有什麼因素。調查共收到354份有效回應,主修新聞的學生佔114人,其他傳播科系學生82人,其他非新聞傳播科系學生158人。此外,我們也訪問了幾位來自不同學系的大學生,以了解他們對做記者的經歷和看法。

新聞系生入讀後 做記者意欲下降

表1顯示不同主修學生在以前和現在想做記者的意欲。在主修新聞的同學中,未入學時有過半數人希望畢業後做記者,不想做的人少於兩成。現時的想法是,仍想做記者的人只佔約三分之一,不想做的也是三分之一。修讀了新聞科目、對行業多些了解後,主修新聞的學生對做記者的意欲明顯下降。

他們究竟在大學4年中何時開始不想做記者?原來頭兩年很多新聞系主修生仍然有興趣做記者,畢業後想入行的比例佔了多數。但到了第三年,入行意願有下降趨勢,想做記者和不想做的比例相若。到了第四年,願意做記者的比例進一步降低。

現時就讀新聞系的C同學表示,她在報讀時已經知道記者的薪酬過低,但當時認為記者的工作很有意義,不顧家人的反對,報讀了,「這個理想和現實的差距一直都在,但我不肯面對」。她入讀新聞系不久便後悔,在暑假做了全職實習記者,之後繼續擔任兼職記者,但畢業後未必會做記者,「始終經濟上有困難,選擇做記者是一件不實際的事」。

同樣主修新聞系的S同學,笑言從入學時「打死都不做記者」,到經歷近年一些重大社會事件後,變成現時「打死都要做」。他看到新聞工作者主動追求真相,認為社會需要有尋找公義的記者。

另一類是修讀傳播(但非新聞主修)的學生,他們來自廣告、公關、新媒體、影視等範疇。他們未入大學前想做記者的意願只有兩成,現時更跌至約一成。主修其他學科的學生,入學前和現在的想法沒有明顯變化,只有約一成人考慮畢業後做記者,六成人沒有這種想法。

現時就讀政政系的陳同學表示,以往同系的學生很少想做記者,但在這兩年間卻變多了。他在暑假擔任實習記者後,也萌生了「想做記者」的念頭,因為可以去記錄歷史,覺得記者有責任告訴外界事情的全貌。

由重視抱負理想 到重視薪酬待遇

表2列出不同主修學生在考慮畢業後當記者與否的各種因素。主修新聞的學生中,剛入大學時最重要的考慮因素依次是抱負理想、工作滿足感、工作內容和個人能力。這些都是很「合理」的想法,以理想和工作期盼先行。他們對於薪酬待遇、發展機會、工作環境、社會地位和穩定性不大介意。但修讀一段時間後,薪酬待遇變成最主要因素,其次是個人能力、工作環境和發展機會。抱負理想和工作內容的重要性已跌至中游位置,工作滿足感和自主度的重要性也下降了。

修讀傳播(非新聞主修)的學生,入學時最重要的考慮因素也是抱負理想、工作內容、個人能力和工作滿足感。但現時的想法同樣變得較為「現實」,薪酬待遇最重要,工作環境、穩定性、發展機會和工作自主度升到較前位置。抱負理想、工作滿足感和工作內容的重要性排到很後。

來自其他主修科目的學生,剛進大學時要考慮將來做記者的話,他們也是把抱負理想、個人能力和工作內容列為最主要因素。到了現時,他們的想法沒有很大變化,仍以抱負理想和工作內容為重,但他們較強調工作環境,薪酬待遇始終未算很重要。

在主修新聞的學生中,雖然畢業後當記者的意欲減低了,但七成多的人沒有後悔選擇新聞作為主修,感到後悔的人只有約一成。在沒有後悔的原因當中,過半數主修新聞的學生覺得此科很有意義,及對內容有興趣;也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修讀新聞系有助自己發展其他事業;有兩成人表示學習內容與自己的預期接近,也有兩成人認為個人能力適合修讀此科。

對某些學生來說,新聞工作始終有吸引力。主修新聞的學生中,一半認為記者工作很吸引自己,不同意的比例約佔四分之一。在非新聞主修的學生中,認為新聞工作有吸引力的仍有近三成,表示沒有吸引力的則有四成。

難有絕對正確選擇

是否入讀新聞系?將來要不要做記者?追求理想還是回歸現實?對很多同學來說都是兩難問題,不容易有滿意的答案。折衷的想法可以是先按自己理想選讀新聞系,着眼修讀新聞課程有助日後發展其他事業,實習或剛畢業時短期體會做記者的苦與樂,之後按情况再決定自己長遠要走的路。站在人生交叉點上,因應不同標準和個人喜好,難有絕對正確的選擇,重要的是在事前仔細思量,以免他朝後悔。

作者林怡欣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生,蘇鑰機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