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面對西方話語霸凌 「沉默時代」正在過去(文:歐陽五) (09:00)

近來,國際社會正在發生一些具有時代潮流意義的新動向:無論是48國致函世衛反對病毒溯源政治化,還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廣大發展中國家表達對西方人權問題的嚴重關切,皆表明被西方長期壟斷的國際話語格局正在發生改變。世界各國追求公平正義的聲音正在醞釀匯聚出一股時代潮流。

這當中,特別值得觀察的是對西方「人權」話語霸凌的突圍。在日前閉幕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上,中國罕見主動控訴「美西方」國家種種人權罪行,逾90國通過聯署、聯合致函、單獨發言等方式支持中國,共同戳穿西方藉人權行干預的虛偽面具,揭露西方從歷史到現實欠下的人權孽債。對那些慣於在世界上扮演「人權法官」的西方國家而言,這些不再沉默的心聲,顯然是西方幾乎數十年從未遭遇過的迎頭一擊。然而於全球而言,其中醞釀着建構更公正、平等的新話語體系的契機。

西方雙重標準嚴重

新加坡前資深外交官馬凱碩,就曾批評西方雙重標準嚴重,將人權問題當成便利的「地緣政治武器」,即使自己也有嚴重人權問題。長久以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以「人權」之名「審判」他國、行干預之實,對內卻製造或懸置種種人權危機。滅絕原住民、種族歧視、強迫勞動、槍支暴力、對別國非法軍事干涉、濫殺別國平民等罪行,都是「人權法官」製造的人道災難。譬如,聲稱關心穆斯林的美國,國內穆斯林群體卻是欺凌、偏執和仇恨犯罪的目標。根據報道,調查顯示,50%的美國穆斯林認為,近年來在美國做一名穆斯林變得更加困難。然而,美國政府非但不去解決國內穆斯林的人權困境,倒以反恐之名發動、參與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戰爭,造成難以計數的穆斯林平民死傷。更甚者,美國去年將「東伊運」從「恐怖主義組織」名單中删除,公然為暴恐勢力站台。

美國等西方國家,自身人權劣迹斑斑,卻能長期把持「人權法官」之位,一則憑恃其強大的綜合實力,二則在於美西方長期掌控人權、民主、自由等話語霸權。法國著名哲學家米歇爾.福柯曾論「話語即權力」,就此而言,西方對「人權」話語的壟斷,亦是其全球霸權的組成部分。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國聲言伊拉克有生化武器,發動伊拉克戰爭,即使多年後美國揑造證據的真相被揭露,美西方主流媒體卻選擇性失聲,國際社會也甚少為伊拉克討回公道的聲音。廣大發展中國家,所受的不止是西方話語霸凌,更是其話語背後的炮火焦土、屍骨血淚。

中國仗義執言 獲廣泛支持

壓迫與霸凌固然不可能長盛不衰,一旦被霸凌者不再沉默,團結發聲,就是重建國際話語體系的起點。中國此番作為被霸凌群體的代表,仗義執言,勇敢發聲,獲得了廣泛支持。中國近年不斷遭受西方空前無底線的抹黑、誣陷。西方將香港、新疆、西藏等中國內政事務,納入其「人權」話語武器框架,無非是以此阻遏中國的和平發展。在西方炮製出「種族滅絕」的謊言圍攻中國後,中國已是忍無可忍,退無可退。值得注意的是,中國選擇的反擊方式,不是以往一對一的被動回應,而是選擇在聯合國框架下,用大量西方國家人權劣迹的事實主動發起控訴議題,這既是對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的維護,也是推動聯合國在主持國際社會公平正義上發揮更積極作用。

將人權視作切實的生存發展權

中國能夠得到各國的支持和聲援,一方面是順應了國際呼喚平等、公平、正義的時代潮流;另一方面,亦與中國人權理論所獲認可密不可分。中國將人權視作切實的生存發展權,更切合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社會現實。此外,中國反對以人權干涉主權,主張衡量一國人權事業的標準,關鍵在於本國民眾是否滿意,而不是任由高高在上的外國「人權法官」敲打指摘。此次,中國代表團提交的「發展對享有所有人權的貢獻」決議在大會最後時刻表決通過。中方認為,「發展」才是解決人權問題的關鍵所在,目前擺在全球人民面前的最為嚴峻的困難是新冠疫情,世界各國應當共同合作,以攻克這一難關。這一議題設置的務實和建設性,顯然贏得了絕大多數國家的認同。

當更加有共識的國際社會價值理念,和建設性的國際框架、機制都具備時,國際社會話語格局的真正變革就為之不遠了。肉眼可見的是,那個世界各國面對美西方話語霸權的「沉默時代」正在過去。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